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岁月如歌亦如酒_1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一条窄窄的山间公路,象裤带一般挂在半山腰上,弯弯曲曲伸向远方。头上是望不到顶的山峰,脚下是看不见底的深谷,远远望去,深谷里还有一方蓝莹莹的湖水,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里册峪水库。一辆装满了木头的大卡车,摇摇晃晃地行驶在这条裤带路上。我和父亲就坐在车顶的木头上,身体随着车子一摇一晃,好象随时都有可能翻下山去,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屁股下的木头,车子每晃一次,我的心就揪紧一次。那年我14岁,刚刚考入卫庄初中,搭乘了一辆拉木头的卡车去学校报到。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下山,据说卫庄离我的家乡桑池村有60多里路,如果让我走,可能要整整走上一天。   载满木头的卡车,在又是悬崖又是水库的山间公路上盘旋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卫庄镇。那时候,卫庄镇对我来说就是大地方,到处都是新鲜好奇的。我的家乡是在深深的大山里,山里人穷,我家更穷,送我上学的父亲临走时给我留下十元钱,说是半个月的生活费,嘱咐我要好好学习。从未离开过父母怀抱的我,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难过的想哭。   学校的条件并不如我想象的好,学生宿舍也不够住。我和堂妹妞妞借住在学校旁边一个老乡的旧房子里。我们住得房子很破,是他们弃用的一个小角厦,没有门帘,窗户透风,后墙上还有一条裂缝,墙体倾斜,好象随时都要倒塌,墙体两边各有一根碗口粗的木头支撑着,才让人觉得踏实一点。妞妞和我是同村,又是同班同学,也是刚刚考上初中。我们俩一起住在透风漏雨的房子里,刚刚住下时,我时常晚上吓得不敢睡沉,几次梦到在废墟中挣扎。   学校食堂有两个灶,一个是专门卖面食的,一个是卖菜的。父亲留给我的钱是吃不起菜的,我们每天的主要伙食就是面条和馒头。面条也就是汤面,每顿一碗面或者一个馒头。记忆中,每天总是感觉饿。饥饿和寒冷,是卫庄学校留给我一生最难忘的记忆。   第一个学期的那个冬天,就在我和妞妞住的那所破房子里,我对寒冷第一次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冬季来临,西北风怒吼,四面透风的房子里,犹如冰窖一般的冰冷蚀骨。晚自习后的作业,我和妞妞就爬在这屋里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各占一头,昏暗的灯光下,握笔的手冻得没有知觉,写不了几个字,就得使劲的哈气来暖和手掌。“能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父亲对我的教诲。父母亲远在老家的山里,靠挖药砍柴卖钱供我上学,我怎能因为这冬天的寒冷而不用功学习让他们寒心?想到这里,再苦再冷我都不怕了。夜里,我们缩成一团,相互用身体依偎着取暖,但仍抵挡不住刺骨的寒冷,到天明,我们的手脚都是冰冷的,从来没有暖热过。   记得那次我们中午泡在盆里的衣服,下学后连盆子都冻成了一坨坚冰。因为第二天还要换衣服,但又没有办法洗,我和妞妞看着冰坨一般的洗衣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在屋子角落里看到一只小竹篓,我们俩就合计着把小竹篓拆开了,点着了火去烧洗衣盆,希望冰块裹着的衣服能赶紧化开。当那一根根竹条烧起来时,火焰把我们两个的脸照得红通通的,感觉好暖和啊,真的希望这冬天里的一把火永远不要熄灭,让我们一直这样温暖下去。最后水盆里的冰不但没有化开,衣服露出的个别地方还让火苗烧焦了,房东大妈将我们好一顿臭骂。原来那小竹篓是她们家用来在春天孵小鸡用的,却被我们两个用来烤火化冰了。   饥饿那时是每天都在困扰我们的事。因为生活费不够,我不能像城里的同学一样,天天去买菜打饭。大多时间是到食堂去领一个馒头,回到教室里,一边温习课本一边啃着馒头。在那个衣食不能与城里孩子同步的年代,成绩成了我们唯一的光环。吃罢馒头,再爬到水管上一顿牛饮,接着重回教室,读书,作业。   漫长的一个学期,寒冷加上饥饿,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饥寒交加”。也似乎明白了山里孩子为什么屡屡辍学的原因。   就在期末考试的那一天,我的饭票已经全部用完了。因为没有钱买饭票,那天中午我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同学们进食堂去吃饭,而自己却躲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拿碗接了一碗自来水,装作吃饭的样子喝下。下午强忍着饥饿,又参加了考试。到第二天的时候,实在饿得不行了,我找到一个曾经借过我钱的同学,要回了她欠我的一元钱。正想着有了这一块钱今天就可以不再挨饿了,却看到妞妞也没有进食堂吃饭,一问才知道,原来她的饭票也已用完,同样是在饿着肚子参加考试。于是,我们俩就一起走到街上,用一块钱买了两个烧饼,一人一个。买之前,我们就给烧饼铺的老板讲好条件,买两个烧饼要给我们各搭一碗开水。当我们拿着两个烧饼,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滾开水往回走时,已经饿了两天的我们,别提心里多么幸福了!浑身都是热乎乎的,想吃的感觉急不可耐。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等我们端着开水走回到我们住的破屋时,刚刚还烫手的开水碗已经冰冷,开水喝到嘴巴里,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热气了。饿急了的我们,迫不及待地拿起饼子就往嘴巴里塞去。刚咬了两口,妞妞忽然一声欣喜的惊叫,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两眼发亮,紧紧盯着窗台。原来窗台上不知道是谁扔的两块剩馒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扔下的,只见黑乎乎的落满了灰尘,像几块黑乎乎的炭块。妞妞几步跑过去,把两块黑乎乎的干馒头捡起来,用嘴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说今晚咱们就吃这个吧,饼子留着明天回家路上吃。妞妞说完,把一块稍大点的干馒头送给了我。我接过来,看到馒头硬的像块石头,上面的灰尘没有办法吹干净,我拿着就在桌子上使劲地磕,咣当咣当直响,就像石头砸在地板上的感觉。但是肚子在咕咕地叫,嘴巴里已经流下了涎水,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们把干馒头放进开水碗里,等不到泡软,就呼呼噜噜连吃带喝起来。眨眼间,碗里就比猫舔过的还干净。妞妞看看我,我看看妞妞,两个人的嘴边都是黑乎乎的。妞妞咂着嘴巴说:“怎么感觉就和没吃一样呢?”我说:“我也是,肚子感觉还是空。”两个人都同时看看桌子上放的那两个饼子,妞妞说:“咱们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我们两个用坚强的意志抵挡住了两块饼子的诱惑,钻进了被窝里去。   睡到半夜,我被牙齿咯咯咯的声音敲醒了。好冷啊,我想把头缩进被子里,摸了几下,却没有摸到被子。门外的西北风正吼的吓人,冷飕飕的风一股一股往身上扑。我爬起来开了灯,看见妞妞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头,簌簌发抖,嘴里一个劲地说:“冷,冷……”我说:“你把我的被子都扯走了,还冷!”妞妞窘笑一下说:“今天咋就么冷呢?”我说:“饿的。你没听戏里唱的,肚里无食身上寒?”妞妞说:“你一说我更饿了,我要吃饼子!”说着就腾地一下坐起来,不管不顾地抓起桌子上的饼子就啃。看着妞妞馋的样子,我也忍不住了,跑过去抓起另外一块饼子就往嘴巴里塞。我们两个风卷残云,一眨眼一块饼子就没了。饼子吃完了,可肚子里还是感觉特别饿,两个人只有依偎在一起,缩在被子里,打着哈欠,流着眼泪,哆哆嗦嗦等天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第二天,学校放寒假了,我和妞妞背着自己的书包和行李沿着来时的山路回家。那时候我们就盼着能快点回家,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热乎乎的饭菜,我们再不会饿肚子了。但是已经饿了三天的我们,不知道回家的路有多么漫长,不知道那60里山路何时才能走到头。   走了不到十几里路,我们就感觉已经走不动了。腿发软,头发晕,脚下象踩上了棉花一般软虚。走一段路就得歇歇。半道上,遇到一辆过路迎亲的大卡车,绑着大红花,我们一下子觉得有了希望。只要能搭上顺风车,中午就可以保证到家。我们一改平时的羞怯和矜持,两个人站在公路当中挥舞着双手,大喊大叫着拦车。汽车快到我们跟前时车速慢了下来,我们兴奋而又激动,就在我们俩满心欢喜,以为车子要停下来主动退让到路边时,却听到呜一声,汽车猛然加速扬长而去,留下我们呆呆望着一路烟尘,欲哭无泪。   走到一个叫斜曲村的地方,妞妞想起来这个村里有一个远房亲戚,妞妞提出到那个远房亲戚家里去,亲戚肯定会管顿饭吃的。我们满怀希望地到了亲戚家,可是等了半天,亲戚丝毫没有要给我们做饭的迹象,尽管我们肚子饿得直叫唤,但就是不好意思给人家讨饭吃,最后只好告辞。就在要出门时,那个亲戚塞给妞妞一个白胖胖的蒸馍,我眼巴巴地看着,可是人家亲戚却没有看我。出来后,妞妞把蒸馍分给我半块,我们俩跑到村外的小河边,趴在河里喝几口冷水,就着半个蒸馍吃了下去。尽管只有半个馍,但是我们顿时就觉得身上有了力气,开始继续往回走。   那天,我们不知道60里的山路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回去的。走到离家还有十几里路的时候,天已经黑下了。山里的夜一片死寂,两边黑压压的群山中,不时传来一声不明状物的叫唤声。我们俩都只觉得头皮发麻,谁也不敢出声。我们忘了饥饿,忘了寒冷,只是一个劲地奔跑。黑暗中我们分不清那里是路,哪里是水,哪里是沟,哪里是坎,踩到哪里算哪里,摔倒了我们再爬起,当时就一个心念:我要回家!   终于,远远地传来了几声狗叫,我们知道,我们到家了。   回到家里,饥困交迫的我有点昏昏沉沉,进门就说:“妈,我饿!”可是,等妈妈给我拿来热好的馒头和菜时,我却已经趴在炕沿上睡着了,手里的书包都没有来及放下,滑跌在地上。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的儿子已读市重点高中,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也许永远是个故事。而我,经常会想起自己那一段求学的日子。不管过往有多少苦难,如今回想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和值得回味。岁月如歌亦如酒,越久越醇香。 湖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武汉哪家医院治肌阵挛癫痫武汉治癫痫有效医院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