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征文】落叶归根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中考作文
无破坏:无 阅读:1537发表时间:2014-07-28 11:16:24 七岁那年,吴树遇上了大饥荒,家人为了保全他,将所有能够吃的下去的东西都给了他,而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镇上还有一丝力气的人都在竭尽全力地往外跑去,他们要到更远的地方,到一个没有饥荒的地方,求得一些施舍,让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   那时的吴树少不更事,但是他知道自己得要活下去,活下去才不辜负了亲人的离世。他随着那些出乡人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远离自己的家乡。每走几步,他就要回头看一眼,他要记着回家的路。如果有天自己能够不再为衣食发愁,那他一定会回到这里。这里有他的家,这里有他童年的回忆,这里还有埋葬了他的亲人的沃土,他不愿就这样割舍。   仿佛只是一瞬间,一个七岁的小男孩,瞬间变得成熟起来。他永远也忘不了他的母亲临终前对他说的那句话:“树子,记着,要活着,活着才不辜负我们,只有活着,希望才有地方生根!”   他知道,此后的路上,他都要一个人勇敢地走下去。也许孤独,也许艰险,可他已经无法重新选择。如今,为了活下去,他必须竭尽全力,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逃难的人行色匆匆,没有谁顾的上谁,他们只是一直朝前,一直朝前,仿佛前方就是希望的所在。吴树被远远地甩在后头,但他尽量地将距离缩短,即便是远远的,他也要能够看到他们行进的方向,这样才能够不掉队。   一路上怎样的艰险他都遇见过,多少次就差点那样死去,可他最终是来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小镇。小镇的人很是热心,给了他们那段时间以来最饱的一顿饭。之后,有的人留在当地打工,有的人继续前行,寻找下一个希望。吴树则被小镇上的一户热心人家给收留了。   如今的吴树已近古稀之年,回忆起这些之时,他总是表现的那般平静,但却难掩岁月浮沉带来的沧桑感。   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当年收养他的养父养母却早已驾鹤西去。而在他的养父母还在世之时,也举家搬到了一个更加陌生的地方。那里,距离他最初的家乡更远,距离他的记忆更远。   多少年来,他每一天都在努力回忆着回家的路,生怕有一天自己会将它忘却。可是,最终的,这些零星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好像根本就不曾在脑海中浮现过那般。他年龄大了,实在是记不住太多的东西。   “我想回去看看。”他对儿子说道。   “爸,可您现在的身体,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颠簸?”儿子一脸焦虑地看着他。   “我决定了,明天,明天你和我一同回去!”可是他那沙哑的声音下掩盖的坚决不容任何人拒绝。   “可爸,您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就您说的平林镇,我甚至都查不到,这么多年了,它还在吗?”   吴树突然沉默了,儿子讲的也并非不无道理。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没有人再提及过那个小镇,它又是否是被湮没在了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他不信,不信小镇会这样轻易武汉癫痫病的手术治疗地毁灭。可他也知道,他只是不愿意相信,他总是愿意,愿意看着小镇在的时候的样子。   也许它还在,也许它消失了,但无论哪种结果,他都希望是肯定的,而不是一种假设的可能。可若小镇不在了,那小镇原来的所在是变成了一片荒凉,亦或是成了别的什么建筑?他总想要弄清楚,那样才能毫无遗憾地死去。   他的时间越剩越少,要寻回平林镇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可他的身体真的已经无法支撑得起他归乡的灵魂了。   “平林镇还在吗?”病床上的他见到儿子来就问道。   儿子摇了摇头,随后便能听到吴树一阵长长地叹息了。如果这一生不能回到平林镇,那么他这一辈子将都是遗憾。如今,他已经是行将就木之人,他不知道上天还给自己留下多少时间,自己最终又究竟会不会是带着这些遗憾闭上双眼?   他只央求儿子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平林,哪怕是平林已经消失了,他也要亲耳听到。   儿子含泪而去,答应一定完成父亲这个最后的愿望。   几天时间过去之后,儿子突然欢喜地跑到医院,告诉吴树找到平林镇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吴树一改连日来的衰颓神色,暗淡的脸庞也忽然有了光亮。   “你说真的?”   “真的真的?”儿子连连答应,“您看,这是现在的平林镇的介绍。”他递上了一本小册子。   可是,接过小册子看了没几页,吴树就又突然显得沮丧了起来,扔了小册子,重新躺了下去,默默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怎,怎么了?”儿子焦急地问道。   但吴树只是一直地闭着眼睛,根本不再开口说话。儿媳见他这般也便疑惑了,拿起小册子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才明白。   原来上面介绍的并非是“平林镇”,而是“苹林镇”,虽说这有可能是后来改了名字的吧,但是平林镇明明是位于南方,上面介绍的却是北方的小镇。小镇再怎么变化,也总不可能跨越南北的。   看到父亲如此叹息,儿子也是万分无奈。这辈子父亲已经如此辛劳,他一直觉得自己未尽到孝,一直想要弥补,如今若是让父亲带着这些遗憾入土,他真的觉得难过。他下定决心了,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平林镇的下落。他想要父亲的最后一程是带着希望,带着欣喜而去的。父亲无憾,他便无憾。   最后一次出发,他只嘱托妻子好生照顾着父亲,一定要撑到他回来。此后,他依着父亲的描述,四处打听,跑了许许多多的地方,几乎是走遍了大半个北方。他还去查了各地的行政区划图,试图从上面寻找平林镇的踪迹,可却一无所获。   原本若是父亲能够记得平林镇具体的位置,那样找起来就省事许多,可是奈何父亲除了知道平林镇是在南方以外,所有黄冈癫痫病常见的治疗方法有哪些的细节都已忘却。但是这也不能够怪父亲,这些年他的身体一直不好,记忆力也大不如前。再者说了,这几十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便父亲记着去到平林镇的路,怕也是根本走不通了。几十年了,就便是平林还在,那些路,却也断不可能依如那时。   距离离开医院已经整整一个月过去了,妻子打电话告诉他父亲快要不行了,要他立即赶回去。他一听当即吓傻了,只让父亲一定要多撑一会儿。可是,妻子哭着告诉他,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   “你让父亲接电话!”他说道。   “爸,您要撑着,我找着平林镇了,平林镇这些年发展的可好了,都是盖的大楼,我多拍几张照片回去给您看,您一定要撑着!”儿子热泪盈眶,这样欺骗父亲,他只是想父亲能多撑一会儿,至少能等到自己回去。   “好,好啊。”湖北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父亲的声音很小,但是那种欢喜却是怎样都掩盖不住的。   在拍了一些照片之后,儿子连夜飞了回去,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奄奄一息了。   “爸!”他冲上去,眼泪当即就流了下来。   “照片呢?”父亲问道。   “哦,这里呢,”儿子赶紧拿出手机一张张翻给父亲看,“您看,平林这些年建设的很好,大家生活的都很好了,这些您看,都是高高的楼。”   “嗯,嗯,只要在就好,”父亲满意地点着头,“我是不能亲自回去了,等我死后,你们把我的骨灰带回平林,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   “放心吧,父亲,我们会的。”儿子慌忙答应着,声音早已因为哭泣而变得沙哑。“好,好啊。”   父亲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便平静地闭上了双眼,唯一令人欣慰的只是,父亲走的时候脸上是挂的笑容,那便说明了他没有带着遗憾。   但是他的离去对于家人而言却是万般哀痛,儿子和儿媳抱着哭了许久许久,直到医院的人来要将吴树推走,他们才缓缓地平复了心情。   “你真的找到平林了?”妻子问道。   “没有,”儿子摇了摇头,“只是别的小镇的图片,只是希望父亲没有遗憾。”   其实平林镇早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现代化的度假村。这么多年过去了,平林改了很多次名,在岁月的沧桑中多次跌倒,又多次爬起,如今,终于是在度假村的掩埋下,永远地消逝成为一个回忆,这也就难怪为什么那样的寻找都不能找得到了。   可是,如今吴树去了,平林小镇的记忆也便随着他而去。现实的平林早已经不在,可是平林的魂,却从来同吴树紧紧相依。儿子确实骗了他,可是那样的欺骗却终于让他不再为了回不到平林而耿耿于怀,终于可以在临闭目前一刻带上笑容离开。现实的平林,灭了,但是心中的平林,却终于同吴树一样用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永恒,从此再不分离。 共 30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