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漂泊边城的“破烂王”_1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中考作文
破坏: 阅读:735广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ont>发表时间:2018-02-10 14:52:30

可能是靠几亩土地维持一家6口人的生活太不容易了,他经和妻子一商量,便放弃了家乡的那几亩土地,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边城乌鲁木齐,走上以收破烂为生的生存之路。
   刚开始,为了减轻生活的压力,他将两个女儿老大和老二丢在故乡由父母亲照看,生活条件稍微有点转机,且身边的两个小的孩子也大了一点,他便和妻子将丢在故乡的两个孩子也接到了身边。此后,一家人亲情温暖是有了,但是生活的压力却大了。
   四个孩子要上学,怎么办?
   他东托朋友西托朋友帮助联系学校,朋友很同情他,为他联系了一所学校,但人家校方说只能收两个入学。朋友说校方一下收他四个孩子入学很为难。
   他心里说:先上两个大的,剩下的两个小的再想办法。然而,当他正准备将两个大一点的孩子送去入学的时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另一朋友帮他联系孩子入学的事情也有眉目了,一所远在乌鲁木齐市郊区的学校,同意一次性接收他的四个孩子同时入学。
   朋友的善举,让他和妻子感激不已,每每和朋友闲聊时,他和妻子都会禁不住喃喃着说:“来到乌鲁木齐,办事这么不容易,却到处遇到能够帮忙的好心人!”
   事实上,四个孩子同在一所学校上学,让他和妻子省了不少的心。
   孩子们年龄不同,为使他们能够做到相互依照,他和妻子给两个大点的孩子进行了严格的分工,由大女儿负责照料四儿子的生活起居,二女儿负责照料三女儿的生活起居。
   每天上学前,他和妻子都将孩子们的午饭钱发给老大和老二,由老大和老二各自负责和妹妹、弟弟一起吃午饭。
   这样,孩子们之间相互依恋,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后坐车回家。一次,他曾经和朋友闲聊时笑着说:“小儿子有时候连他妈的话都不听,却听他大姐的!”
   孩子上学后,他和妻子就可以很放心地拉着个小车子,在乌鲁木齐市区走街穿巷地收破烂。
   也可能是收破烂要比耕种故乡的那几亩土地的收成好的多,他开始动员自己的弟弟也来乌鲁木齐和他一样收破烂。弟弟曾经在故乡的一个派出所工作,工资确实低,经不住哥哥的游说,便辞掉了派出所的工作和辞掉了学校民办教师工作的妻子,带着小儿子,也远离故乡来到了遥远的乌鲁木齐。
   为了生活,任何亲情都是可以相互带动的。
   在他的影响下,弟弟一家人来后不久,岳父、岳母,还有妻子的弟弟和他们的一双儿女,妻子的妹妹、妹夫和他们的一个小女儿也都分别来到了乌鲁木齐,并很快都加入了以收破烂为生的行列。
   于是,他和他“一大家子”的亲属从此靠收破烂生活在边城乌鲁木齐的边缘。
   说是生活在边城的边缘并非不无道理,原因是他们租住的房子大都地处郊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越是偏僻,相应来说房租就越便宜。
   孩子就读于郊区的学校,也不是没有道理。市区的学校是他和妻子不敢奢望的,因为就近的本地子女入学都很紧,每逢新生入学时间,教室爆满,更何况他和家人还都属于外来户。但就是生活在这城市的边缘,虽然各方条件简陋,他和“一大家子”亲属们却生活得和和睦睦。用他妻子的话来说就是:“亲人们只要生活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光阴似箭,一晃几年过去了,孩子们个个也逐渐大了,他开始和妻子琢磨着开个废品收购站。
   他有自己的目标,他不情愿永远拉着车子在乌鲁木齐走街串巷混下去,和任何一个有梦想的人一样,他也有向上发展的愿望。
   他说前几年实在是想开个废品收购站,但是现实条件不允许,因为孩子们太小了,除了两个稍大点,两个小的手牵一个,怀里还抱着一个,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没有办法开。
   不过,前些年在乌鲁木齐开废品收购站,在人们的眼里普遍不大看好的,甚至不屑一顾,还遭冷眼,但就是在这个普遍不为人看好的行业,一些人以此为契机大赚了一笔,挣了不少的钱。
   现在,他想开废品收购站了,但有很多问题却困扰着他,首先就是找地方:租金太贵了拿不起,太偏僻了没生意;距离居民区太近了,又担心人家以影响生活环境为由举报到城市管理执法部门。
   最终,在和平渠边一个破产企业,他找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据说是一个做汽车配件生意的租用乌河管理处下属水管站的,租了几年不清楚,双方互签了租用合同。
   做汽车配件的租用这个地方一年是3000元,租给他开废品收购站用年租金却是12000元,这是后来他看了乌河管理处下属水管站和做汽车配件生意的签定的合同后才知道的。当他知道其中内情时,也试图和转租者商量,能否将12000元租金降低到8000元,但没有成功。
   先前,这个地方人家曾经开过修理厂,因为生意不好搬走了,所庆幸的是人家在这里开修理厂时,盖了三间小平房,在人家修理厂搬走时没有拆除。他和妻子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等将废品收购站开起来了,再将孩子们从原来租住的房子搬过来,一起住在这三间小平房里,一可以省点钱,二可以全家人生活在一起。江苏南京癫痫医院
   不管怎么样,先搬过来再说。
   纵然天气很是寒冷,他还是和妻子决定在这里开废品收购站。办营业执照很顺利,营业执照办好后,生意正式开张,却并不怎么好,没有几个收破烂的或居民把破烂卖到他这里来的。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发展的过程,这个他能想明白。
   晚上,他一个人住在废品收购站的几乎滴水成冰的一间小平房里;白天,妻子过来给他帮忙。因为生意不好,没有多少活儿干,晚上妻子再骑自行车赶到他们在乌鲁木齐王家梁租住的房子里,因为那里住着他们的四个孩子,晚上不回去显然对孩子们是不放心的。
   天气转暖,冰雪融化。
   废品收购站的生意略显好一点,他和妻子的脸上也有了少有的微笑。
   正在他和妻子感到可以放心经营的时候,废品收购站北侧的被称为茶畜公司的找上门来,说他的废品收购站北侧不应该开门,门外面是人家单位的院子,朝哪个方向开都行就是不能朝这个方向开,并以命令他的口气给他说,要求他尽快将北侧开的门用砖砌封,不然,将派人用砖将其门砌封。
   他找人说,不行给人家领导家里送点礼行不行。岂料,人家领导也很是坚持原则,直接回绝说:“你不要给我送东西,这不是送东西的事情!你们有四个孩子,生活不容易,我也很理解,但是你们是废品收购站的,你就是不开这个门,我们也不允许你们在这里开废品收购站,原因是对我们的修理厂构成了安全隐患。你们也知道,新疆德汇商贸城发生了火灾,现在上下都在抓安全,你们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找麻烦呀!”
   才开两个月时间,就面临着要关门。这还能行?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找到了转租给他的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做汽车配件生意的给他说:“你不要怕!不要理会他们,尽管做你的生意,这是乌河管理处护河道的地方,在和平渠两边15米之内,属于乌河管理处的地方,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没有理会茶畜公司的让他封门的事情,几天过后,人家带话过来说:“限你三天封门,否则,我们将报告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将你废品收购站的东西给你拉走!”
   他仍然没有理会,但又过了几天后,茶畜公司的没有找,距离废品收购站西侧几十米外的一家超市的几个人却找上门来,说北侧开的门是他们的地方,是原茶畜公司租给他们的,限他尽快将废品收购站搬走,并将一张“限期搬走”的通知帖在了废品收购站的门上,妻子感到气愤,这些人一走,她便将“限期搬走”通知给撕掉了。
   这该怎么办?
   他又找到了转租给他的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又给他说:“我把和乌河管理处签定租用此地的合同复印件给你,如果他们谁再过来找麻烦,你可以将此合同给他们看,让他们看看此地到底归谁管?”
   事实上,也就是在此时,他看了乌河管理处下属水管站和做汽车配件生意的签定的合同,知道了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年租金是3000元,而租给他开废品收购站年租金却是12000元。
   此后,西侧不远的超市的人再没有过来。但在一天下午,城市管理行政执法中队的穿着制服、戴着大沿帽的却开着车过来了,为首的直接说:“有群众举报你们了,说你们开废品收购站影响居民环境!”并当场将一台磅秤抬到了执法车上给予了暂扣,他和他们争夺磅秤,为首的又说:“你不要夺,我们也是执行公务,你们只要具有乌鲁木齐市商务局准发的绿色环保经营许可证,我们永远不会再过来找你的麻烦!”
   明白人都知道,有居民举报他开废品收购站影响居民环境确实是无中生有,原因是:废品收购站前后是汽车修理厂车间,左边是汽车修理厂的一个小院子,右边是个出口,出口外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单位院落通往超市的路呀!根本就没有居民楼,如何影响的居民环境?
   后来,他找到了乌鲁木齐市商务局,才知道办这个许可证要花5000元钱才给办。为此,他暗自调查了距离他所开废品收购站不远的几个废品收购站,发现都没有办绿色环保经营许可证。后经朋友帮忙说话:“要办绿色环保经营许可证就都要办,他这一家不是个例!”
   执法中队自从暂扣了磅秤后就再没有过来。但是,事情并不就此完结。
   一天,距离他所开的废品收购站西南方向不远的鸿鑫物业公司的两个人来了,说他开废品收购站的地方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是他们的地方,因此租金应该交给他们物业公司,租金不应该交给做汽车配件生意的转租者,并说如果不相信可以到鸿鑫物业公司看乌鲁木齐规划图。这下他更糊涂了。
   乌鲁木齐规划图上标明的地方很多,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吗?他到底没有将租金交到鸿鑫物业公司。于是,鸿鑫物业公司就打电话说如果再不交就拉废品收购站的东西!他这时因为有了不是他们属地的充分证据,就很硬气地说:“只要你们敢拉就拉吧!”
   最终他们没有人过来拉东西,也没有人再过来找他说什么话。
   自从他在这里开废品收购站后,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四周围轮番的有人过来找事情,让他不止一次地晚上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唉声叹气,有时嘴里还会喃喃自语:“不行的话,咱就将院子里的货处理掉,不干啦!咱继续拉车子收破烂!想休息就休息,也不受窝囊气!”往往这时,妻子都会给他鼓气,并开导他说:“咱既然扎了这个摊子,说啥也得干上一年,你光叹气有啥用呢!”
   说也奇怪,连续两个月,除了过来收治安费和卫生费的外,类似上面的麻烦事情再没有发生。于是,他和妻子顿时感到心里安静多了。此时,他们想到的是尽快将院子里面的一间不足10平方米小平房子收拾一下,将仍租住在王家梁的四个孩子搬过来居住。一个星期天,四个孩子搬过来了,一家人总算住在了一起,因为有了孩子们的存在,小小的一个废品收购站从此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天长日久,废品收购站的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知道的人也多了起天津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来。附近住宅小区的一些老人或孩子,每天都会将所拣矿泉水瓶或废书纸过来卖,街上一些拉车子收破烂的,知道了这里开了个废品收购站后,也不再舍近求远到别的地方去买了。当然,他的亲属们——弟弟,岳父、岳母,还有妻子的弟弟,妻子的妹夫也都会将各自所收到的破烂卖给他的废品收购站,所收购亲属们送来的破烂价格和外人送来的一样,可以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没有因为是亲情关系就和外人的收购价格不一样。就是岳父、岳母推着车子将所收的破烂送过来了,妻子也会如同对待外人一样,先将父母所收来的东西逐个放到磅秤一一进行过磅,称一下公斤数,再用圆珠笔在小本子上算一下应该得的钱数,当场将钱数给岳父母,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在废品收购站,废书、报纸,铁,塑料制品,玻璃酒瓶,便将整个小院子里堆放得满满当当。有时间过路都不方便,初来时感到宽阔的小院子此时却感到拥挤了。
   这些用现金一分一分收购来的破烂,经过他和妻子认真细致地整理分类后,再租车卖到乌鲁木齐火车北站货场,从中获取不算太厚的利润。他说:一万元收来的破烂,经过整理分类后卖给北站货场,除掉本钱,能赚一千元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每当装车的时候,他的仍拉车子走街穿巷收购破烂的弟弟,岳父,还有妻子的弟弟都会过来帮助装车。因为天气热,装车时间大多选择在晚上。车装完后,他和亲属们会聚集在小平房里摆个小桌子,拌上几个凉拌菜,喝上几杯啤酒,然后无论天再黑,都各自回到租住的房子去。
   白天,他和妻子轮换着收破烂,累得筋疲力尽,到了晚上,还要对收来的破烂进行整理分类,饭都顾不上吃。
   对收来的破烂进行整理分类,是一道复杂而繁重程序,也是最累人的一道程序。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对收购来的破烂不进行整理分类,那就成了真正的破烂垃圾,有谁愿意要?
   对于废铁,里面或许有铜、铝、铅等,价格也不一样,分类存放;对于旧书、报纸,要分类,书是书,报纸是报纸,书和报纸的价格不一样,分开后再扎成捆,以便于装车;对于矿泉水塑料瓶,先收过来堆积,攒多了,再用手一个个剥去广告,将剥去广告的瓶子一个个装到袋子里,他说不剥去广告也可以,那收购的价格就很低廉!有时,收到一些皮电线,如果里面有铜丝或铝丝,他都要和妻子用刀片将电线划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铜丝或铝丝抽出来,以图卖个好价钱。

共 602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