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泪洒青海湖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摘要:自然的世界,拥有着神奇的魔力!它会让你哭,也会让你笑,更会把生活的哲理讲述给你听。只要你肯用心感悟,荒芜的心灵也会鲜花盛开。 行走在路上,总有那么一刻会惊叹!会雀跃!也会潸然落泪。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行走诠释生命的另一种活法。曾经穿着白大衣,用自己冰凉的手去抚慰病榻上恹恹欲绝的灵魂;曾经寂寞的写着只有自己懂的文字。青冥之长天浩荡,人与物,亲与情,遇见,分离。相遇,错过。迷茫与焦躁便会侵扰。有时我想,若能做一颗孤星该有多好,免除任何人与物的牵系,然后拖成长长的银光坠落,朴素到绝美。这样就能免除亲人间分离的痛苦。这也是人在低谷时所呈现出的弱点。选择了长途行走,是自然界宽厚、绝美、静谧的情怀,让我深深懂得了放下、宽容、和尊重生命。自豪,不是你走了多少路,是丰美了多少精神世界,继而用完备的人格魅力,去生活。      ——题记      我们骑着摩托车在青海省境内的公路奔驰,一路奔上了高山旷野。连绵起伏的草原,幽幽碧绿铺陈四野,洁净银亮的雪山隐秘在翠绿的群山之后,若隐若现。山与草原组成流线型的韵律,匍伏,无限的向远方延伸。我躲进极乐的静谧,没有妄念,没有波澜起伏的情绪,纯粹而安静,只是一味的向前奔走。   草原,是游牧民族的夏季牧场。随处可见的牛羊,悠然踱步吃草。因了它们,寂寞的草原便灵动鲜活起来。我们驰行在山间公路,每行进一段,就见临时简陋的放牧藏包。在每座藏包门口都有牌子写着:自做酸奶,5元一杯。   灵魂的饱餐终究抵制不了肉体的饥饿与寒冷。高原寒风渐渐刺透筋骨,我萎靡下来,忍着冻,眼中不由泛出了泪花。此时,俊秀的高山与敞阔的草原,好像没了柔情,显得漫长而冷漠。虽然依旧是蓝天白云日光耀眼,却不再是阳光向暖。就在我冻得已经无法忍受的时候,老麻雀在一处藏包前停下车问我:吃不吃酸奶?我瞬间崩溃,狂喊:冻死了,还吃什么酸奶。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他说:“你赶紧进藏包里暖和去,我再给你把摩服的防风膜加上。”我抹擦眼泪走向藏包。   藏包里一位大姐和阿妈迎了出来,包里并不暖和,只是没了风而已。我冻得浑身上下颤抖个不停,大姐见状,忙往炉子里填上牦牛粪,点燃。我找个小凳子坐在炉火旁等候取暖。老麻雀进来了,他给我的摩服内里挂上了防风膜,薄薄的样子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我们点了酸奶,大姐从一口大锅里端出两碗像果冻一样的酸奶。轻轻尝了一口,真酸。我用勺子挖了一大勺白砂糖洒在上面,无意抬头看见大姐疼惜的眼神,顿时不安起来。偏僻山区,白糖对于她们来说应该是很珍贵的东西,不该肆意无节制。又凉又酸的一碗酸奶,我吃的小心翼翼。   再次出发便不那样寒冷了,很快我们骑行到下山路段,风小了许多,太阳在湛蓝的画布中央,卓尔不群,草原与我都鲜亮起来。   驶出山区,路上多了车辆与行人,路边又见抱着羊羔的小姑娘,还有牵着牦牛的藏族壮汉与妇女,他们大声吆喝着,招揽游人拍照。我心里乐开了花,见到人烟,就像遇到了温暖,叫醒喧哗了脑中尘世那根神经。终究还是生活在尘世中,才多久不见人烟,便念了。正想着,忽然前方出现熟悉的景致,额滴神啊!这不是去年我们去西藏路过的日月山吗?山上就是文成公主挥别家乡的日月双亭啊!我激动的大声喊起来!老麻雀没有停车,我频频回头瞭望,真想停下来,好好观望回味一番。但它们还是远去了,远离了我的视线。相遇,分别,如同风中的宿命,匆匆别过,或许再见!或许再也不见!经年,真的是瞬间的事。   阳光最是能让人慵懒的,渐渐我便有困倦之意,我咬紧嘴唇避免睡去。就在我昏昏沉沉间,远方映入视野的怎么像是海市蜃楼?我一下便来了精神。只见前方,大片大片打着卷的云朵在碧蓝的天空中盛大的簇拥在一起,其中好像有岛?有碧蓝的海水?太远了,我还分辨不清出。这景象绝美的让人讶异!我分不清我看到的是不是真实之境,还是真的出现了海市蜃楼?我睁大眼睛,望着,望着,这是天堂啊!是的,是天堂!原来天堂在这里,原来天堂是在这里啊!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见到已经过世的爸爸妈妈了呢?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美轮美奂的景象,让我找到了叫做天堂的地方。舒卷低垂的巨大白云堆里,仿若隐藏了玄妙的一扇门,爸爸妈妈就站在那里,疼爱的望着我。我的灵魂插上了飘飞的羽翼,伸出手,就可以触及。   青海湖的美实在是炫目,唤醒了我最不敢碰触的那一根神经,泪水不断的涌出。五、六年了,对逝去的父母亲,我第一次有了强烈贴近的感觉。失散了这么多年,原来你们藏在这里。就这样想着,就这样念着,就这样擦拭停不下来的泪水。   越过观赏景致的人们,我们在一处无人的地方停下摩托车。我坐在草地上,越过湖面的水平线望向云端,感受着父母亲的慈爱。我能强烈感觉到爸爸妈妈还站在云端里,你们看见我了,我很快乐,没有你们的庇护也可以好好的活,只是一个人走得好孤独。我再一次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其实,爸爸的离去让我赢得了一个荣誉。那是我们医院接诊首例甲流,那时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类型的病毒,具有怎样的传染性?并且来就诊住院的是一群上小学的孩子们,家长老师是不允许陪护的。那时我的爸爸已经很虚弱了,如果我提出来,领导不会让我进入隔离病房工作的。因为一进去,我们所有的生活就被限制隔离,除了固定的区域,与外界完全脱离,怕把病毒散播到人群。但是,是爸爸的教育影响了我一生的作为,我没有言语家里的情况,带着我挑选的兵,冲上了隔离区。老爸是我们地区有名的医学专家,就在我工作隔离病区期间,疼爱我的爸爸追随我的妈妈去了。去世的前一天,他还一遍遍问我的嫂子,“我姑娘回来了吗?”我作为他唯一的女儿,他怎能放得下牵挂。手里捧着荣誉证书的那一刻,我万般滋味在心头。   迸涌的泪水倾泻了我万念之痛!就许我哭个痛快吧!这时,老麻雀走过来,一把将我拽起来说:“走,去湖边,去拍照。”我有些不好意思,抹去泪水,踉踉跄跄随他走到湖边。   青海湖面,海天一色通透的蓝,微风吹皱一湖粼粼波光,脚下一波一波的潮汐轻吻脚面。在水岸线上行走,敞阔的湖面吸纳了我所有的痛,心渐渐平静下来。只是湖的另一边飘来了乌云,似乎在下雨。我总想着,是不是爸爸妈妈看见我也哭了呢?   我一生最为自豪的是拥有众多的朋友,想起了他们,我双手合十,为我最亲爱的朋友们祈福!我大声喊着老麻雀给我拍照,我要做个“爱你”的手势,拍下来回去给我的朋友们看。随即,我又蹲于地下捂着红肿的眼睛偷笑,实在是为刚才的失控不好意思。   湖的对面,乌云散去,彩虹升起。不经风雨,怎么见彩虹呢?你看它安然于天际,就像一个坚定的信念,你爱了这个世界,世界便爱了你!   遥看一痕远山,一湖碧水,灵魂超越于尘外审视,你会学会宽容清和,高而不空。人生不过是一半一半,一半明媚,一半风雨,不惊,不扰,简静的日子,素美的清喜,足够安好!自此,该带上澄明的心性,踏上新的旅途,遇见新的自己。这就是自然世界神奇的魔力!它会让你哭,也会让你笑,更会把生活的哲理讲述给你听。只要你肯用心感悟,荒芜的心灵也会鲜花盛开。   银川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一家?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可以治疗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有哪些呢北京治癫痫有名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