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519的夜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小说
平安夜,寒风、冷雨。   阴西郊区,府北工业大学安然如故。   夜更深了,风更大了,雨更密了。   府工大中点点黄晕在雨帘后微微闪动。双虎楼519宿舍里,老k正端坐在电脑前,紧盯屏幕,十枝手指在屏幕前不停地击打着,屏幕中的老k也在不停地击打着,一阵阵的呐喊和呻吟通过一根黑线不停地传入他的双耳。老k姓孔,喜欢游戏、嗜好拳皇、钟情老K。因而自称老K。虽说他总玩游戏,可天不酬勤,十输八九。今晚却不同,他已连赢7局,故而心情大好,企图乘胜追击,一雪前耻。   20:06。“嘎吱——”破门一开,圆仔走了进来。圆仔体胖,形似椭圆,故为圆仔。所谓空穴不来风,慵懒才体胖,圆仔刚放下书,就端上盆子准备洗漱上床,躺着玩电脑。   20:11。圆仔从卫生间回来,正欲关门,外来一手抵住,原来张博回来了。   “Hello,小博。你上什么课呀?”圆仔睁大了他的小眼睛。   “犯罪——呃——我说老K,你怎么不去上课啊?”小博拍拍老K的椅背,又马上回应着圆仔的惊讶:“犯罪心理学呀!你以为学校还教你犯罪?”   老K则摘下耳机,满脸疑惑:“上课!什么课?”   小博翻翻白眼,转身放下书包,“我就不该给你占位置!”   “啊啊!糟糕糟糕!今天星期四哦!”老K又戴上耳机才突然领悟过来。   “你这就叫‘占着茅坑不拉屎了’吧。哈哈!”已经爬上床的圆仔插上一句。   “不过没关系,一节课不去,老师也不敢那我怎样。”屏幕上的老K就要死了,老K却依然乐观。   小博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夹在书堆间,没有理他。   圆仔却开始抱怨道:“好冷啊今天!”   “嗯,大慨只有一两度的样子。”小博望着圆仔,发现自己无事可做。   “又下雨又刮风的,路都要结冰了,滑得很。”   “诶,你们听说后山出事了吗?估计死人了。”   “什么!”   “死人了。”   “啊!”   “什么时候?”   “就是刚上课的时候,”小博望望圆仔,又盯着老K屏幕里死了的老K,“听说是在后山滑倒了,掉进了山下断河里。”   “那还不死定了!”圆仔感叹着。   “不一定,“老K继续乐观,“河里嘛,死不了的。”   “大晚上的这么冷,冻都冻死了。”圆仔争辩着。“打捞上来没有?”他又问。   “没有。警察和救护车都来啦。估计怎么着也得明天白天。”   老K又开了一局,没有反应。圆仔则点点头:“嗯。那学校......”      “哐——当——”20:19。顺子一脸黑线疾步入内,特务一般迅速扫视着整个寝室,特别是这几个人的脸。   “嘿,顺子。哪儿去了呀?你不是没课吗?”小博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顺子扔下伞就爬上了床,什么也没说。   圆仔则接过话茬:“呵呵,那还用说。肯定失去陪嫂子啦塞。”露出一脸奸笑。   小博连向圆仔使劲摆手,示意他闭口,寝室里只有小博知道,顺子和蕾蕾闹矛盾已经好几天了。然而就在此时,一向寡言的老K却开口道:“蕾蕾吗?好几天没见了。”   “快下来,顺子!你看你鞋还在滴水呢!哪儿去弄的,满脚都是泥。”小博措手不及,只好岔开话题。顺子趴在上铺急切地找着什么东西。双脚悬在空中,不时滴下一滴泥水,又浑又浊。   “快、快、快下来。”   说着顺子就跳了下来,在地板上砸出一对齐整的泥脚印。接着脚印又迅速延伸向储物柜。开锁,开门,顺子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又在里面翻找起来。   “你找啥?”寝室里的几个人都发现了不对劲,六只眼睛齐齐地盯着他,以至于老K又被打死了一次。   “顺子,你找啥?”   “没什么!”小博的“你找啥”还没说完,顺子就脱口门而去。“诶诶,你去哪里?顺子,去哪儿?”小博追出门外,向楼下叫道。   然而,只有“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的脚步声,急促、渐远。   “他去哪儿?”一进寝室,圆仔就问小博。   ……      20:29。“好大的雨啊。老子跑个步,淋了一身!”还未进屋,山哥的骂声就传入了519。   “知道下雨你还跑步!”圆仔看着满身湿透的山哥,不屑的说,“像我从来就不跑步!”   “阴西这天气,老子受不了了,大冬天还总下雨!”山哥脱下外衣,拿起香皂,放在盆里。   老K瞥了一眼山哥,淡淡的说到:“下雨了哦?那阿峰还没回来!”   “对哈,阿峰不也没课吗?”   “呃——”小博放下刚刚拿起的书。   “阿峰啊?”走到门边的山哥又折了回来“你们猜我今天看到啥了!”   “呃?”   “啥嘛?”   山哥压低声音,“顺子没回来吧?”   “没有。”   “刚出去。”   山哥又将头伸出门外望了望,悄声道:我在后山跑步的时候,看到了,阿峰搂着蕾蕾,好亲密的样子啊!”说着,他又在寝室内外四处张望。“我回来再告诉你们啊,”山哥擦擦光膀子,“真他妈的太冷了!”跑向了澡堂。   屋里几个人,早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山哥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然而,啊、乱了乱了全乱了,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寝室里又沉默了下吕梁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来。   老K依然玩着他的老K。   圆仔躺在床上浏览着今天的各种新闻。   小博拿起一本英语书胡乱翻着。   “我说,”几分钟后,小博终于打破了沉寂,“刚刚顺子那样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有可能。”   “也许是山哥看错了也不一定啊。”老K干脆关掉了游戏。   “但愿如此吧!”圆仔望着天花板,拖长了声音。   又是“咚”的一声,山河南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哥打着哆嗦跳了进来。   “山哥,你确定、你看清楚了,是他们俩?”小博一边比着手势。   “啊,啥?”   “就......”   “哦,顺子呢!”   “他不在。”   “真不在?”   “快说!”   “嗯,今晚上,我跑步到后山那边,迎面走来一对情侣。虽然打着伞,但是迎着灯光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就是阿峰和蕾蕾。幸好我是背光的,趁他们没认出我,连忙从银杏大道下来。害得我今天的锻炼计划都没完成。”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是他们俩,峰和蕾?”小博双眉紧锁,锁着山哥的双眼。   山哥也看着小博:“不说100%,也有90%。”   “惨了吧。”圆仔叫道。   “那怎么办,顺子可能已经知道了。”   “嗯对,他刚刚回来好反常的样子。”老K插治疗癫痫病用奥卡西平怎么样话。   “呃,刚刚就这样跑出去了,也不说去了哪里。”   “不是吧!他怎么知道的。”山哥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我们得想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老K若有所思,“这种事儿居然发生在了我们寝室。”   “废话,关键是怎么弄啊。这种问题和平解决的了吗!”   ......   每每这种时西安癫痫病哪看的好候,寝室里吵吵闹闹的,但无疑是他们最团结的时候。   22:30。寝室里已经停息争论好久了,现在异常安静,静的空气都结了冰。顺子和阿峰都还没回来。山哥和小博开始打电话。半小时过去了,阿峰的电话一直关机,顺子则一直无人接听。   23:00,寝室熄灯,缺2人,所幸无人查寝。   雨还没有停,气温更低了。寒风从窗户的缝隙中溜进来,吹得窗帘不停晃动,以致射入的微光斑斓闪烁。   23:30。无人叩门。电话还是打不通,连蕾蕾的电话也无人接听。作为室长的山哥,开始犹豫,是否要把这个消息告知辅导员。   没人回答他,没有谁不是矛盾的。   “那我就打啦。”一年多了,寝室六个人从来没人夜不归宿,而这次,两个人无故未归,又遇上这种情况。   “打吧。”小博终于应了一声。   “好。”   “笃笃笃笃笃……”   “谁呀?”山哥刚刚找到号码,就按下挂机键,心想总算是回来了。”   “快开门!”   怎么是宿管大爷的声音!   “什么事儿?”山哥停下脚步,勉强应对着。   “开门!”是另一个人的声音,“我们是警察。”   这声音洪亮清晰,每个人都听得清楚。老K放下手机,圆仔也坐了起来。山哥和小博匆匆对视了一下,连忙打开了门。   门外,宿管大爷身旁,果然站着两名警察。两束手电光在几张惊愕而畏惧的脸上不断晃动。   两警察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谁是李德顺?”一个警察问。   “李德顺!他、没回来。”   “那就对啦,果然是两张空床。”另一个警察掀开了两床被子——那是山哥为防止宿管的检查而使的障眼法。   时间正好23:33。      “是的,是我。”   顺子一动不动地坐在审讯室角落的铁椅上,一脸平静。惨白的灯光照着他苍白的僵硬的瘦脸,像极了博物馆里的蜡像。   坐在他对面的警官刘越和罗玉燕相互看了一眼,又注视着顺子。他们对顺子如此爽快的认罪并不习惯。   刘越用笔头敲了敲桌子:“李德顺,你今年19岁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你具备独立辨别事务的能力,同时你也具备了承担一切刑事责任的条件,你必须对你今天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我再问你一遍,昨天晚上,是你在府工大后山将你的室友淳于峰推下山崖的吗?”   “”没错,是我。”   罗警官满意地做着记录,笔和纸的每一次接触都能在这封闭的钢铁牢笼里产生回音。   “嚓”刘越点燃了一支烟,站了起来。   “抽吗?”刘越走到顺子面前,另外抽出一支。   “不。”   “那就给我们好好讲一讲当时的情况吧,详细点儿!”刘越转过身,侧坐在桌子上。“小罗,做好记录。”   “嗯。”顺子仍然一脸平静,只是稍微轮了轮眼珠。   刘越低下头看着燃着的烟头,烟头上不断有光点由红变黑,变成灰,又有新的烟丝不断变红。烟气弥漫了整个房间。而外面,天已经发白了,下了一天的雨在午夜时分终于停了下来。519寝室里,四个人都没有睡着。这一夜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共同的漫长的噩梦。望着两张空床,他们绝不相信他们的亲密室友现在一个掉下山崖,生死不明,另一个则是这种情况的制造者。如果不是学校阻止,他们一定要出去找到顺子,找到阿峰问清楚,去证明推阿峰下山的不是顺子,而是他人。   然而此时的审讯室里,顺子已经亲口承认,不是别人,就是自己。昨晚警察在案发现场发现了顺子的手机,当他们找到车站的时候,顺子果然在那里。   “好了,你说。”罗警官打开了录音机。   顺子仰起头,罗警官握着笔看着笔记,刘警官抽着烟盯着外面。于是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裤包。慢慢的说:淳于峰睡在我下铺。他有洁癖,不许寝室里有一点不干净的。我是校足球队的,每天都踢球,有时候身上有很大的汗味儿,衣服和鞋子也很脏,又有脚臭,有时候没洗脚就从他床上踩上去,因此他总是说我,在全班同学面前也总是给我难堪。昨天晚上在后山看见他,他又说这个事儿,我本来因为球赛输了,心情不好,就和他吵起来了。”   “什么球赛?”   “就是我们学校的足球联赛。”   “嗯,继续。”   “我们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我是气急了,就把他一推,没想到就推了下去。”   “等等!”罗警官抬起头,“你在——”   “让他说完。”刘警官依然盯着外面,却阻止罗警官。   “我的手机在打架的时候也掉下去了。后来我回了寝室,拿了钱,准备逃走,这个我们寝室有人可以作证的,后来到了车站,我就改变了主意,决定不逃了。”   “为什么不逃?”刘越转过头。   “我想从宽处理。”顺子的嘴角竟然翘了起来。   罗警官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顺子。刘越盯着顺子,也笑了起来。      今天的天亮得异常的早,当山哥他们到达警局时,天已经大亮了。虽然地面还有积水,但太阳的出现却让人惊喜,相信地面不久就好能晒干。   “你们跟我来!“一名警察把山哥四人带进了刘越的办公室。   “你们好,我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刘越。”刘警官站起来。“你们就是李德顺,淳于峰的室友吧,随便坐。”   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还有些紧张,都听话的坐下了。   “我们本来还想叫人去接你们的,没想到你们自己来了。“刘越笑着说到。   “我们能去看看他吗?“山哥试探着说。   “这个,现在不行。我们正在努力,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真相。“   “不可能的,不会是顺子干的,我们可以证明。”圆仔有些激动。   刘越盯着圆仔的眼睛,依然保持着笑:“你确定?”   圆仔低下头,无法回答。   “刘警官,你问吧。我们都会告诉你的,我相信不是他。“小博拍拍圆仔肩膀说道。   “嗯,好。“刘越走到门口:“小罗,过来。”      “越队,都合得上。”罗警官来到门口,刘越正蹲在那里抽烟。   “嗯。”刘越点点头,丢下烟头,站起来又进去。他又向那个审讯室走去,只是坐在里面的不再是顺子,而是蕾蕾。 共 1024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