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两个儿子来了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摘要:孩子们不知道,在我一年半的班主任生涯中,他们就像花儿朵朵绽放在我人生的每一个路口,甜蜜、芬芳…… 一   两周前的星期六那天,中学教干竞聘,我们办公室的几个人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忙到下午六点才结束。回家的路上,手机突然响起,是个陌生号码,响了一会儿,看上去不像打错的样子,我便接听了。“猜猜我是谁?”声音听起来不是很熟悉,但是从语气上就能感受到电话那端传来不可抑制的喜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我竟一下子想不起是谁,便讪讪地回话说:“你再说一遍我听听。”我想给自己一点回想的余地,谁知,我话音刚落,“俺娘来……”一句熟悉的口头语暴露了他的身份。尽管当时车上还有领导在,但是我顾不了那么多,压抑着内心的喜悦,激动地低声喊:“范贤强!想死我了!”“我也是,不然,就不打电话了。老师,明天我想和王浩楠一起去看你。”我愉快地应着:“好呀!来吧,我请你们吃饭!”   第二天,我和外甥女从莒南做完礼拜,我和老范电话联系好后,我们从莒南出发,他和王浩楠从壮岗出发,一起赶往临港一中相聚。因为经常听我说起他俩的糗事,所以,外甥女很期待他俩的这次到来,我电话一挂她就冲我笑着说:“我看看你这俩儿子究竟啥样?”谁会想到,在坪上换车的时候,我刚坐定,一抬头的功夫,老范和王浩楠仿若从天而降一般正冲这辆车走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地边喊边招手,老范两个人也一下子看到了我,顿时加快了脚步,一前一后走上车,大家满脸都是笑,我们心头都充盈着相同的惊喜,仿佛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感叹:这么巧!这么巧,约好的也没有这么巧呢!“是我们的缘分太深了,不然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我感叹道,大家也都心有戚戚。   我们分开有两个月了吧,有太多的话要说。何况,最近发生那么重大的事。昨天在电话里,老范问我知不知道车祸的事,我说知道。其实,我的知道,是指知道那件事,具体的情况是不知道的,要知道,我是多么不愿听到那一切,不管是发生在谁的身上。我真的不敢想象那该是一场多少人、多么巨大的悲痛。那几天,我心头一直萦绕着《圣经》上的一句话——那是一场极大的哀哭。老范接着说郝国强这件事后懂事了,还说要去看看郝国强。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心想:“郝国强这次期末考试考得很差,怎么能算懂事了呢?”只一瞬,我脑子里便迅速闪过一个极可怕的念头。事发的第二天,我听说西村好像有个人出事,我的脑海中曾闪过郝国强妈妈的念头,只一瞬,就被我给掐灭,仿若那么一猜测,都是对别人的大不敬和咒诅一般,我为自己的这一邪恶念想自责不已。我试探着问:“郝国强怎么了?”老范的回答,让我惊得半天没回过神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天哪!郝国强刚刚十四岁!有妈妈管着都不行,一米八的个子,整天就知道玩,无论你说什么,都说不到他心里去的感觉。如今,妈妈去了,他该怎么办?怎么办……那天下午,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单位骑车回到家的。   郝国强,当初转学来我班的时候,成绩还是班里三十多名的样子,那么帅帅的一大男孩,又没穿我校的校服,一度成为全年级学生的焦点,以致我班很多女生下课后都喜欢有事没事围在他旁边,作为班主任的我还为此大伤过一番脑筋,老是担心郝国强会在班里卷起一股早恋的旋风,因在这之前,班里就有这样的苗头。因为郝国强成绩还不错,个子又高,座位不能往前调,实在没办法,我就找学习好的学生和他一桌,为的是帮助帮助他。谁会想到,老师和学生反映他犯错误的情况竟然越来越多,要么是作业不完成,要么是迟到,要么就是上课不专心听讲。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是考数学,数学老师监考,我恰巧路过,同学们都在忙着做题,郝国强的头竟突兀地扭向楼后,足足有两分钟的工夫,直至有学生提醒,他才转过头来。考试结束后,我问他在看什么,他说看楼后小学生打架的,我简直无语了……因为郝国强的妈妈一直很关心孩子的成绩,所以,我电话联系郝国强的妈妈到校交流,并议定一起督促孩子的学习。为此,我也和郝国强多次谈话,任课老师也没少提醒他,谁会想到,不论大家怎么努力,就是撼动不了他那颗贪玩的心。对他来说,只要不学习,做什么都行。记得一次学校劳动,要求一个班里去几个学生捡石头,当我问谁想去的时候,“我、我、我……”郝国强的手举得比谁都高,喊的声音比谁都大,那份执着和热情都让你不忍心拒绝他,当我答应了他的时候,他竟像中了头彩一样高兴,和几个比他矮一头的同学欢呼雀跃着直奔劳动现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颇有感慨,他不过是个孩子,只是他的身高常常让做老师的我们忽略了他的年龄,以致总是用比他年龄相仿的孩子高一些的标准来要求他。“这么大个子了,不害羞吗?”几乎成了老师们批评郝国强的专用语。上课时间到了,郝国强还没有回教室,我便跑去看个究竟。原来,任务还没完成,餐厅楼前,孩子们有的在捡石头,有的坐在一边休息,有的在捡着玩,郝国强却推着装满石头的小推车欢快地跑着,满脸通红,汗水从额头一直流到脖底,只一瞬,我便打心底喜欢上这个孩子。一个爱劳动的孩子,学习上绝不会无药可救的。当我在办公室里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老师们一致说:“要是不提学习,每个孩子都是好孩子。”的确,我又想起在劳动课和快乐大课间上,孩子们的懂事和体贴,舒展和奔放,每每让我感动满满,那才是一个孩子应有的样子。本该是学习的年龄,因着各种原因造成的基础差让很难在学习上找到自信的孩子们视学习如敌寇,加上贪玩的心和自制力差使然,各种电子产品的诱惑让他们更是远离学习,郝国强就属这类学生。如今的郝国强,成绩一路下滑,身子胖了不少,再也吸引不了女生的目光,我再也不必为早恋的事担忧,但是,郝国强的不学习却让我怎么也放心不下。只是我这一调走,放不下也得放下了。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孩子,竟然成了没妈的孩子。我都不敢去想,郝国强是怎么面对这一切的。      二   不知不觉,车到站,我们把大包小包的东西让老范和王浩楠提着,一起往学校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老范拿出手机让我看扣扣里郝国强的留言: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简直呆了,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妈妈一走,我什么都懂了……   谁最伟大?母亲……   最爱我的人走了……   放学后一直等在巷子里的那个人,再也不见……   扣扣里,郝国强不停地发表着自己的说说,仿佛只有那样,才能减轻一点心头的痛楚。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能说出如此大彻大悟、令人心碎的话,该是何等的悲伤!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说真的,要不是他俩到来的喜悦支撑着我,我会为郝国强的遭遇大大痛哭一番。我班四十五个孩子,说真的,都如我的孩子一般。   我和外甥女做饭,他俩坐在那里玩,桌子上摆着我给他们买的好吃的,我在找东西的时候,老范说:“你还是那时候的样子,找东西时就好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老范不知道,他的这句话让我多么感动。是的,我做班主任的那会儿,整天几乎长在班里,那是多么的充实和忙碌呀,手里忙着这个,心里却又想着那个。谁会想到,这一切竟会被一个孩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往日的一幕幕又涌上心头,我是一个特别见不得别人对自己好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好激动。   感动于课间操跑步差点被脚下的石头绊倒,跑在旁边的老范一句“慢点”,看似不经意的话,让我心里暖暖,暖暖。   快乐大课间期间,为了参加区里的越野赛,老范一直在操场训练。一次,我抽了点空到操场去看看他,谁知,他看到我竟呼呼跑向我,问我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他不知道,在我心底,一个都不能少的意义。如今,我却缺席,他们该是极不适应的。尤其是老范,或许他太调皮,我对他关注太多的缘故;或许他很争气,让我很欣慰的缘故;或许是那次他的叛逆让我们不打不相识的缘故……总之,这孩子,该是班里对我感情最深的一个。      三   吃饭的时候,我看出了老范饮食的不良习惯,饮料一口气喝完,什么菜都不喜欢吃,米饭拌白糖,孩子气十足。我想告诉他,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习惯,他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我竟无可奈何了。我的儿子也挑食,每次做饭、吃饭都让我很犯难,何况,老范不在我的身边,我又怎能管得了他。但愿看到我写的文字,他能明白这一切。王浩楠吃饭比老范要好很多,其实,从体型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饮食习惯和胃口。   吃过饭,我们沿操场走了一会儿,我随口一说:“老范,跑一圈吧。”善跑的老范竟真得摆起胳膊跑了起来,还是那副架势,两条胳膊伸开着,开飞机一样,极不标准的跑步姿势。可是,运动会上整个年级比赛,不论长跑还是短跑,老范怎么跑都是冠军的资本,让谁也不会再对其跑步姿势提出异议,看来,实力最有话语权。   我们步行走到路边,已是下午五点,本来没怎么着急,可是,竟不见车来。这时,老范妈妈来电话催问,我的心竟越发着急起来。好不容易来了辆车,竟无视我们四个人焦急的挥手,扬长而去。就在我们翘首以待的时候,一辆私家车似从天而降一般停在我们面前,车窗打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人,用他本人的话说,一个好人,就是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及时出现的那个人。这是我们今天遭遇的第二次不可思议。一句话,缘分太深,没办法!      四   孩子们上车走了,我也如释重负,心里却涌动着老范的那句话:“老师,你知不知道你来我班之前班长是谁?”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当老范问这句话的时候,我问王浩楠:“你不会为此生老师的气吧?”王浩楠失口否认,我相信,就王浩楠的性格,他或许会理解我的选择,但是,我也有些担心,他毕竟是个孩子。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很不好的想法,王浩楠的妈妈以忙着挣钱为借口从来不参加家长会,不会也和此事有关吧?要是如此的话,那也太不值了,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但愿,这都是我多想了。关于我换班长的事,我应该和王浩楠事先交流一番的,我不该忽略一个孩子的感受,何况,当初班里乱,也不全是一个孩子的错。说真的,当初安排我做班主任,我真是措手不及,以致忙着考虑怎么接手这个班级,而将一些事放下。其实,我一直在关注王浩楠,为的就是弥补在班长替换这件事上给它带来的不适。之所以换班长,我是听取了老师们和学生的建议,我虽然没有做班主任的经验,但是,我却清楚一个优秀的班长对班级的重要性,可以说,我接手这个班时,老师们普遍反映,此班纪律是整个年级最差的一个。后来的成效证明了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在班级管理上,王蕊和张芸丽似我的左膀右臂,以致,班级的综合考评一直名列前茅。当然,起初,对班里贡献最大的要数王浩楠和老范,脏活累活他俩总是冲在前面,就连年级主任都多次说,这两个孩子真不错。   我知道老范对王浩楠的感情,那是兄弟般的情谊。忘不了老范对我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老师,你写一写王浩楠,那样他会更喜欢学习的。”我知道,这次要不是老范约,王浩楠是不会主动来的。王浩楠这次来话不多,老是抱着个手机不放,对我的关于要好好学习的劝说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不知道,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只有等长大后后悔如今的悖拗了,他不知道,我是多么不愿他为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是个急脾气的人,有时,真巴不得把他们弄在跟前看着,但是,他的不开化也让我最终明白,就像花的花期有长有短一样,他就是那一朵晚开的花,急不得。   年前,教研室的徐主任说:“最近写什么了?”我说:“离开孩子,没得写了。”他笑笑说:“和孩子们在一起也真不错,每天都有事发生,能带来写作的灵感。”对此,我心有戚戚,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忙却幸福着。   前两天,班里的孩子们都在扣扣里送我新年的祝福,王蕊还说,老范和王浩楠偷偷来看我也不和她们说……我感觉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美的礼物,因为每句话背后都是一个孩子对我的心心念念,就像我虽然离开他们却一直惦念着他们一样。   孩子们不知道,在我一年半的班主任生涯中,他们就像花儿朵朵绽放在我人生的每一个路口,甜蜜、芬芳…… 随州那家医院能治癫痫武汉癫痫是怎么治疗的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羊羔疯西安治癫痫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