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荼糜最暖烟月凉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伤感散文
(1)少爷苏湛
   “哟,李少身边的女伴又换人了呀!”一身黑色正装的苏家少爷见李慕枫撑着伞被一藏蓝色旗袍的女子挽着,不由地调侃道,“那女子可陪了李少不少时日呢,李少怎么舍得把她也给换了呢!”
   “苏湛。”李慕枫压低声音,略带提醒地直呼黑衣男子的名字。
   见藏蓝色旗袍女子那死灰般的脸,久经情场的苏大少爷哪里会不知道,这正是李少家里的妻呀。谁料,一女子不卑不亢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你说的那女子是我么?!”
   缓缓举高手中的油纸伞,林乐薇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脸慢慢显露了出来:“你口中所说的那女子,是我么?”眨着灵动的眼睛,林乐薇很无辜地笑着,笑得苏湛的心都软了。然,坦率如他,苏湛也是一如既往地笑着调侃道:“没错,我口中所说的那女子就是林小姐!”
   林乐薇迎上苏湛的笑,自顾自地嘲讽:“我不过一风花场的女子,对于贵少爷,不过如衣服,嫌弃了换掉便是!我可不比那书香门第出身的贵小姐,要才情有才情,要家世有家世!对吧,李少?!”
   李慕枫看着一旁妻子的脸色,只好低垂下自己的头。林乐薇浅笑,他当真是靠女人发迹的穷少爷,如何能指望他。
   苏湛接下林乐薇的话茬:“既然如此,那么林小姐,您可否介意陪苏某跳舞呢?”说罢,苏湛扔掉手中的伞,向那外表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女子伸出了手。
   林乐薇亦扔下手中的伞,将手放在苏湛的手心里。随即,苏湛打了一个响指,他身边的侍从立即从风都里把乐队拉了出来。在风都舞厅门外,那黑色正装的男子与绯红色洋裙的女子在雨中淡然地舞着。
   那气势那排场,绝对算得上空前绝后,不由吸引了很多路人围观。藏蓝色旗袍女子冷笑着对身边的男子道:“这林小姐真是厉害至极,怪不得把你的魂儿都给勾了去呢!”话毕,冷哼一声便走开。
   “宁儿!”李慕枫撑着伞追了过去。
   苏林两人径自忘情地舞着,淋沥的小雨微微打湿他们的头发,他们不但没有狼狈,反而更增加了一股诗意。舞毕,苏湛把嘴巴凑到林乐薇耳边小声说:“林小姐,你今天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皇,那些贵小姐全被你比下去了哟!”
   林乐薇知他口中的贵小姐是指李慕枫的妻:“若不是你安排这支舞,我也不会有这出气的机会吧?!要好好谢谢苏少了!”林乐薇说话一针见血,正中苏湛下怀。
   “那么林小姐,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安排的这支舞呢?”
   “你想我怎么感谢你呢?”聪明如林乐薇,她反问苏湛,“苏少爷,你打算我怎么感谢才能表明我的诚意呢?”
   苏湛灿灿一笑,拉起林乐薇的手,对着风都门外的众人信誓旦旦地说:“今日起,林小姐是我的女伴,除了我,谁都不准与她跳舞!”
   林乐薇听完苏湛的言语就笑了,风都呆了多年,她早已达到宠辱不惊的境界,况且,能让她心底起涟漪的人能有几个?放眼当下,也就是一个李慕枫而已。
   李慕枫,曾经与自己爱得死去活来,如今不照样是形同陌路吗。所以林乐薇对苏湛的这番话只当是玩笑话罢了,或者苏湛藉由着自己与李慕枫暗中较劲罢了。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爱。
   爱,多么奢侈的字眼。来风都消遣的每一个男子,哪个嘴巴上不是抹了蜜一样缠着你说爱你!可惜,那些虚假的字眼林乐薇这个高傲的苍白女子还是轻信了。
   (2)少爷慕枫
   自苏湛放话后,林乐薇的确只与他一人跳舞。然,近几日的天气如她的身体一样浑浑噩噩的。早上十点多的光景吧,她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卧室的窗帘,见外面阴霾的天气,她惹不住叹口气。
   李慕枫遇见林乐薇的时候,也是一个如此阴霾的天气。那日,她在台下给几位捧场的客人敬酒,李慕枫过来搭讪。
   一切都是那样顺理成章,一切都是那样合情合理。
   林乐薇转步移到楼下那蔷薇花架旁,手指抚上那半开半合的红色蔷薇自言自语不止。
   “这半架蔷薇,还是慕枫在时为我种下的呢。如今花期在即,他却不知在了何处!”
   “他原是畏惧妻子之人,当初又何苦来招惹我呢!”
   “咳咳……咳咳……”一阵剧烈地咳嗽之后,林乐薇下意识紧了紧衣裳。
   “冷了?”苏湛蹙眉问道,顺势从林乐薇身后轻轻抱住了她的腰。
   女子犹疑:“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说李慕枫为什么招惹你的时候来的呀!”苏湛带着一丝宠溺的口气答道,“不过我可以给你答案,他之所以招惹你,是因为我跟他打了一个赌!”
   林乐薇来了兴趣:“什么样的赌?”
   “你猜?”
   “我若猜出,何必问你!”
   “那你亲我一下,”苏湛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不!”林乐薇挣脱了他的抱,强势道,“我宁可不知道,我也不要亲你!”
   苏湛愣了一下,随即一笑带过:“好,我的女皇,我说,我说还不行嘛!”林乐薇孩子气地哼了一声:“你爱说就说,不说就算了,我这会子倒懒得听你废话呢!”
   知林乐薇这傲慢的性子,苏湛偷偷亲了她脸颊:“我说,我当然说了!你不亲亲我,我亲亲你也是一样的呵!”
   “无赖!”林乐薇抬眼瞪了苏湛,“莫不是你们想用我来证明你们的魅力吧?!”
   苏湛“呵呵”一笑:“薇,你好聪明呀!可惜我一起身就被一醉鬼吐了一身,所以那天你见到的是李慕枫!否则,你早就进我怀抱了,又怎会念着那负心的李慕枫!”
   “谁让你被人吐了一身错过了我,命中注定如此,苏少你认了便是!”林乐薇冷冷道,“因了你的错过,所以有了李慕枫这孽缘。命中注定如此,我认了就是!”
   “那么薇,我是不是该很公平地告诉你,那安暖宁,并不是李慕枫发迹的女人,而是李慕枫的青梅竹马!”苏湛坦诚道,“我是说不了谎的呀,李慕枫对安暖宁听之任之,并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愧对!你看你多厉害,只一眼便把李慕枫从这个青梅竹马身边拉了过来!”苏湛径自说着,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羡慕与嫉妒。
   “我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本是一舞场女子,怎比得了那名门出身的大家闺秀!”女子转过脸对着这阔家少爷,苦苦地笑着,“我这等女子,竟会入了苏少您的眼!”
   “我苏湛还就是看上你这等舞场女子了!”苏少听见她贬低自己的话气得半死,“上天给每个人的出身是不一样的,但是上天是公平的,对每个都是!”
   “哦,”林乐薇轻笑,很武汉哪家医院可以看颠痫症仔细地打量着苏湛的脸,“那么上天对我的公平在哪里?”
   “是我的爱!”苏湛十分郑重地说,“上天对你的公平就是让我无可救药的爱你!”
   林乐薇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任苏湛环抱着。过了许久,年轻的阔家少爷打破了这平静:“薇,你可知我见你第一眼,就认定你是我的。可因果际遇,还是李慕枫抢了先!不过薇,我的爱,不管你以后会在谁边,那爱都会随着我的存在而存在。哪怕你以后成了家有了小孩,只要你过得不好,我会第一时间去找你!”
   林乐薇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苏湛,你的话说得真好听,这是我活这么大,第一次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说罢林乐薇笑了几声,把这最好听的情话当玩笑话略过了。
   “出来这么久,你身子本来就弱,我抱你进出休息!”苏湛关心地说着,不顾林乐薇的反对把她横腰抱起。
   他们刚上楼,然后就下雨了。雨,多么多情的东西。所以,一切都是那样顺理成章,一切都是那样合情合理。比如,苏湛留下来陪着害怕雷声的林乐薇;再比如,沉默的李慕枫与压抑的安暖宁吵得不可开交。
   “宁儿,我只见林乐薇一眼,只一眼我便断了对她的念头!”小洋楼里,沉默的少爷终于开口了,“看在我要去前线的份上,让我去看看她吧,就一眼,就一眼呀!”
   “呵!”名门出身的女子就是不一样,明明气得快死了,还要不动声色,“李慕枫,我与你青梅竹马这么多年,都抵不过你与林乐薇的一面之缘呀!只一面,你就对她动了心思!只一面,你便把我丢在一边不闻不问!你不爱我,你一直就不爱我,只是你的祖父与我祖父订的婚约在,你就顺从的娶了我罢了。如果你早点认识了林乐薇,是不是早就想悔婚了啊!呵呵,真可笑!”安暖宁冷冷地笑着,笑得整张脸都僵硬了,“对于你这不爱我的男人,我留你也没用了!不过李慕枫,你给我听清楚了,既然要不痛快,那大家就都别痛快了,只要有我安暖宁在一天,你就休息看见林乐薇那贱人!”
   “你!”李慕枫气急,只道了四个字,“不可理喻!”说完就捂着胸口缓缓倒在了地板上。
   清楚李慕枫心脏病犯了,安暖宁吩咐下人把他抬房间里照顾,自己在厅里点了一支烟吸了起来。她本性纯良,自李慕枫招惹了舞场女子林乐薇,她竟学会了吸烟这东西。
   “太太!”女佣急忙来报,“先生状况很不好,您去看看吧!”
   起身,上楼。
   雨下得很大的样子,林乐薇的那架蔷薇,被吹打得七零八落,而医院里的李慕枫只反复念着一句话:让我见她一眼吧,就一眼……就一眼……
   (3)名门闺秀
   凭着素日里的交情,苏湛当然是听说了李慕枫住院的消息。好巧不巧,在卧室里梳妆的林乐薇也听见苏湛手下人报告的这消息了。然后,她手中的梳子掉了。
   苏湛遣走了下人,进了卧室对着镜子里的心上人说:“薇,我们一起去看李少吧!”
   林乐薇点头:“好。”
   一路上林乐薇都在想,自己是想看个热闹听个笑话,还是关心那个负了自己的人呢?大概猜到她的心事,苏湛牵着她的手:“薇,有我在呢,不怕!”
   林乐薇倏尔一笑:“那就谢谢你喽!谢谢你在我身边,把我从落魄变成赢家!”
   “谁敢动我的女王,我当然跟那人拼命咯!”苏湛用一如既往的那种语气,林乐薇分不清是真是假的那种语气。
   见了来人,安暖宁最后的伪装都尽消除了。
   “苏少上次说慕枫还女伴速度快,依我看这林小姐换男伴的速度也不慢呀!”
   林乐薇刚要说什么,却被苏湛抢了先:“蒙林小姐看得上我这等败家少爷,为林小姐鞍前马后,苏某自觉荣幸得很!”说罢,无比暧昧地看着这纯白如羽的舞场女子,若换了她言语,想必又会是什么舞场女子换男伴正常得很这种贬低自己的话。
   安暖宁换了话茬,没好气地明知故问道:“不知苏少大驾医院所为何事?!”
   苏湛亦没好气答道:“当然是看被某人气得心脏病发住院的李慕枫了!”
   “看慕枫呀!”安暖宁十分冷淡道,“你可以,至于她,”安暖宁用手指着林乐薇,终于说出了下话,“不可能!”
   “你以为我苏湛的女人稀罕看李慕枫呀!”苏湛调侃,“薇是被我拉过来陪着我的,她看别的男人我当然是要吃醋的!所以李太太你是误会了,以李慕枫那厮的能力,怎么能跟我比呢!”
   见苏湛潇洒地走进病房,安暖宁气得跺脚,将一腔怒火转向门外的苍白女子:“林乐薇,你这不要脸的贱人!”说着,抬起右手狠狠向眼前的“罪魁祸首”煽去。
   林乐薇没有防备,真的没有防备。这一巴掌狠狠煽过来,她那瘦弱的小身躯直接倒在地上了。可是安暖宁不依不饶呀:“你活该,你个见人抢我丈夫,你咎由自取……”
   闻声而来的苏湛一眼就明白了,他怒视安暖宁,丝毫不留情面道:“林乐薇现在是我的女人,你再打她一下,我绝对命女佣打你十下!抢你丈夫?你丈夫他妈的爱你还会被别人抢走啊,自己看不住男人,是你自己无能!安暖宁,你他妈给我听清楚了,李慕枫看与不看,都黑龙江癫痫哪治疗好是那不死不活的样儿,我苏湛今天与你们绝交,你们再敢动我女人,我绝不客气!”说着,慌忙去扶正在起身的林乐薇,见她那半张略微肿起的脸,见她那掩藏着委屈却一直装高傲的表情,苏湛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阿布!”苏湛不动声色地吩咐一旁的侍从,“去,把林小姐的痛苦十倍的补回来!”
   “是。”
   “还有,以后有人要欺负林小姐,如果我不在,你要保护好她,因为——”苏湛故意顿了顿,然后无比温柔地看着林乐薇,手指轻轻抚摸她伤痕累累的脸,“因为林小姐是我未来的妻,你未来的女主子!”
   “是。”阿布干脆地答道,不过苏少这是第一次说粗话,也是第一次让自己教训一个女人。
   因为林乐薇,苏湛变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些不可理喻。
   “苏湛你看,我好看吗?”林乐薇昂起脸,傻傻地看着苏湛笑。
   苏湛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薇,你永远是最好看的。”然后刚才怒气冲天的少爷瞬间如温顺的绵羊,把那超凡脱俗的苍白女子揽进怀里,轻声安慰。
   “什么名门闺秀?!事情出来,狐狸尾巴还不就露出来了!平日装得那么辛苦,原来也是如此不堪一击呀!”苏湛如是说,“李慕枫不死不活地在病床上躺着,她一口一个贱人地跟你闹着,哪里有一丝大家闺秀的样子!”
   “真正的大家闺秀,在人前装得若无其事,在人后再一哭二闹三上吊罢了!”林乐薇苦笑,“更何况,他的丈夫在里面躺着,她就开始大呼小叫了!”
   “乐薇……”无比安静的走廊,突然传出李慕枫虚弱的声音,“乐薇……”

共 6231 字 2 页 首页湖北能治愈癫痫吗class="curren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338529&pn2=1&pn=1">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