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殇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然后就是行政部陈经理,逐一通知公司员工去会议室接受警察的问询,警察从员工的口里掌握了张纪翔的最后动向,公司门卫是最后见过他的人,前天晚上他没开他的专用座驾奔驰2015款S600,开着一辆大众于前天晚上九点出了公司大门,后面再无人见过他,也没人和他联系上。第二天上班,人们找不到他,硬是等到二十四小时,才报警了。警察调出的他的电话清单,运管部经理辨别出,最后一个打进的电话,是四川分公司的一名老司机赵金发,警察电话问询赵金发。   赵金发回答说:“我给董事长打电话是反映目前危险品运输途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但张董事长说他很忙,告诉我以后再说就挂了电话。”   警察接着问:“当时打电话时,你在哪里?你知道张总在哪里?”   赵金发回答:“我在贵州回四川的路上,当时还在贵州境内,我不知道张总在哪里。”   警察通过局里帮助核实卫星定位查询,赵金发打电话时,人和车确实都在贵州。张总的手机定位显示当时在金鸡市东边的成县地段,这是最后出现的地理位置信息。   警察问询了张召和王西清,确定前天晚上九点之后,张总的电话没有和家里联系过,张召和王西清当晚都在伏尔加庄园。   警察走访了张纪翔的朋友熟人圈,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张纪翔生死未卜,案件一时扑朔迷离,传言中张纪翔在安西市美容线上的情人都被翻得浮出了“水面”,警察也走访了那个女人,也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   张召无疑要挑起公司的大梁,他一贯反对父亲张纪翔的用人,他陆陆续续招募了一些同学进来,开会时,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公司不是养老的地方,你们看,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走人。”公司的元老辞职了一些,剩下的不是不想辞职,或者无处高就。主要是懂得里边的厉害关系,感念老董事长对自己的恩德,不好意思辞职,忍着张召的飞扬跋扈,想着为老董事长再坚持一段时间,仁至义尽,等张召真的能扛起公司的大梁,自己再走。   公司以缓慢的方式衰退着,元老们想尽办法,但硫酸价格的低落,危险品运输行业的严管,尤其是不允许超载,运输成本急剧增加,大幅度的缩减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一个月以后,金鸡市翠湖水库的渔船,在水库东边公路下边的水下,发现了汽车样物品,打捞起来,是张总失踪当晚从公司开出的汽车车号,金鸡市警察迅速赶到现场,从死者身上找到了张纪翔的驾驶证。   张召听到父亲开的车落水的消息时,同时在死者身上找到了父亲的驾驶证。心疼难忍,他想哭,却哭不出来。他纠结万分,他幻想着车里的驾驶员不是父亲。      二   张召淡定地下了飞机,一脸凝重地走过长长的机场廊道,在安西机场的出口通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和西服,才开始在心里闪了一念:“会是谁来接我?”他习惯性地甩了甩头,大步来到出口,父亲的司机老孟远远地喊他:“张召,在这。”   两个人都快步向对方走过去,握手,老孟看着张召说:“回来了就好,你瘦多了。”   张召笑笑说:“孟叔,你可是没有啥变化,还是那么年轻!”   老孟自嘲道:“拉倒吧,我可是老多了。你爸这两年也老多了,头发都白了。   张召耸了一下肩,故作轻松地问:“我爸还是那么固执和守旧?”   老孟抬眼看了看张召,没有说话,从张召手里接过拉杆箱,说了一句:“先回家吧,你妈在家等你呢!”然后,前面走了,张召跟着。   一路上张召和老孟也都没有再找话头说,老孟专心开车,张召看着窗外,还在回忆英国的同学和妹妹,他不知道叫他回来能干什么?   机场高速下来,往西一拐,就到了张召家所在的伏尔加庄园别墅区门口,老孟将车子开进别墅区,左转过弯就到了张召家门口,停了车到后备箱提箱子,王西清就开了门迎出来,穿过门口艳丽的黄色月季花丛,向着张召奔过来,张召高兴地叫了一声:“妈!”   王西清抓着儿子的手,左看看、右看看,感叹道:“儿子,你瘦多了!你回来了,梅梅好吗?”   张召拉着妈妈的手往屋里走,小声问他妈:“梅梅挺好的,我爸不是喜欢梅梅嘛,干嘛不让她回来管理公司?我和他见面就吵架……”   进了屋,王西清才叹息道:“唉,召召呀,你咋这傻呢?梅梅回来管理公司,你将来有什么呀?她早晚是要嫁人的。是我坚持要你回来管理公司的,还借助了你舅舅的力量!你要好好干。”   张召一脸鄙夷地看着他妈道:“妈,你可真多事,我根本不想要他的公司!”   王西清骂了儿子一句:“你就是个二百五!我去给你煮饺子,专门包的你喜欢的大肉莲菜馅。”说着就起身去厨房了。趁这会儿功夫,张召去他的房间看了看,和他出国前的摆设一样,他的吉他还斜立在书桌上,书柜里的书位置都没动,房间里窗明几净,床上新铺着蓝色的床罩,被子上套着浅咖色的被罩,透着温馨和母爱的温暖。张召沮丧地坐下来,想起以后就要和父亲张纪翔天天呆在公司,就发怵得阴沉下脸来。   一会儿餐厅就传来王西清的声音“召召,吃饭了。”   张召无精打采地站起来,去到餐厅。旋转餐桌上刚放上他妈调的蘸水,他闻了闻母亲调的蘸水,深深吸一口,赞叹道:“妈,真香。”   张召从妈妈手里接过筷子,就夹起一只饺子在蘸水里蘸了蘸,吃进嘴里,就惊叹:“妈,饺子太好吃了。只有回家,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饺子和这么正宗的醋。”   王西清母爱爆棚地看着张召,疼惜地说:“看把我娃可怜地,外国有个啥好?看把我娃瘦成啥样了?”   王西清想了想,又叮咛道:“你这次回来,是要帮你爸弄公司的事,等你对公司熟悉了,你爸就要把公司交给你了。”   张召反驳他妈:“妈,到今天我都发怵呢?我和爸的见解和理念差得太远了,根本就不能共事,又和以前一样,见了就吵架,最后又把我撵出国!”   王西清叹息道:“你让让你爸爸,多听取他的意见,向他学习,怎么会吵架呢?”   张召认真地说:“妈,你干嘛叫我回来接手公司?我爸喜欢我妹,就让我妹回来帮助他,多好!我根本不想回来。”   王西清严肃警告张召:“这话你今天说完,就不准再说了!你必须和你爸处好关系,把公司拿到你手里再说。”张召瞪了他妈一眼,不再说话。   王西清刚收拾完厨房,手机就响了,姐们叫她去健身房,她给张召喊了一句,就走了。   张召索性上床睡觉去了,黄昏的时候,他才来到客厅,看见张纪翔正坐在沙发上接电话,张召就直接去卫生间了。过他爸身后的时候,看到他爸的头发真的白了很多,张召心里莫名揪了一下,他鼻子有些发酸,感觉这几年他爸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加快衰老着,张召在看见他爸一头白头发的时刻,下决心和他爸好好学习,好好打理公司。   张召出来的时候,他爸还在打电话。他悄悄坐在他爸对面的沙发上,等他爸打完了电话,赶紧叫了声:“爸”。张纪翔看到张召,明显还是动了感情,嘴唇嚅动但最终没有亲热地叫出声,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肃说:“回来了就好,进公司好好和几个业务经理学习学习,要踏实,只要肯吃苦,肯学,就上手快。”张召看着父亲,坚定地点了点头。      三   第二天大清早小鸟就在树上啾啾鸣叫,张召推开窗户,天气晴朗,他心情一下也明朗了许多。他和父亲一起坐着老孟开的车去公司,张召看到几个还是他出国前的老员工,莫名的烦躁涌上他的心头,他对父亲的用人有很大的看法,他觉得年龄四五十岁的员工,缺少闯劲,这是公司逐渐走向衰退的原因。   张召大嗤嗤地走进会议室,公司主要负责人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张召一副傲慢的神情扫视了一圈,看到销售部的王经理一脸淡定、镇定自若地翻看着他的笔记本。张召记得他出国时,王经理就来公司了,在销售经理的位置上干了五年,公司业务居然萎缩了;张召又看到财务部还是那个李经理,头发都花白了,就知道婆婆妈妈地抠抠索索,根本没有财务管理的先进理念,父亲居然不换掉她。他扫视了一圈,实话说他一个也没有看上。张纪翔夹着包走进来,张召收敛了自己扫视的目光,坐直了身体。   按照会议安排,财务部李经理先介绍:“大家好!首先我来谈谈广西分公司的目前已经到位的投资情况,一期公司购置车辆十辆,购车款四百五十万;车载罐十个购置费用一百六十万;车辆购置费、各种保险,上户费小计六十万;办公场地和停车场半年的费用十六万,合计六百八十六万已经到位,车辆正在挂牌中。后续的流动资金,待人员到位,财务部可以保证流动资金及时到位。”   销售公司王经理咳了一声后,介绍说:“各位好!广西分公司从考察,业务洽谈,合同签订,车辆购置,场地租赁的方方面面,都凝聚了公司同仁的心血和智慧,这么短的时间,签订了运输合同,公司运作是相当快速的。广西分公司的主要业务呢,是运输硫酸,优点是业务量稳定;缺点是运输路途有些远;还有将近二百里的路况不好,存在安全隐患。需要加强安全管理。我就说这些。”   安全部邱经理讲话说:“王经理提到的广西分公司道路安全隐患,安全部也考虑到了问题的重要性,和张总商量过,所以派出了公司优秀员工杨集雄去负责广西的安全工作了,他起早摸黑地排队等候挂牌,事实证明杨集雄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同志!杨集雄是个老同志了,对于安全管理富有经验,和交通局运输部协调关系,也很有亲和力与经验,和他本人谈过多次,他才同意去。去了后,工作开展的也很顺利。后续总部会重视和杨集雄及时沟通,第一时间掌握广西分公司的安全情况。”   最后,张总讲话:“刚才各部门负责人介绍的情况,很切实,很用心。事先都和我商量过,我都是支持的。现在我们讨论一下,派谁去管理广西分公司?”各个经理面面相觑,这个人员他们没有权利越俎代庖,只有听张总的。   张召看了一圈,提议说:“我提议我同学杨毅,他在某某大学是学企业管理的,学业优秀,能力强,负责一个分公司绰绰有余。如果有意向,我可以约他来面试。”   张纪翔想了想,回应:“那就约来谈谈。”   张召一脸得意地回答:“好的,会后我就给他打电话。”   张纪翔接着又说:“广西分公司,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要引起足够的重视。这是我们公司打翻身仗的机会。一来业务量比较大,二来,二来经济效益预期会很好。这是我们开展沿海城市业务的试点,需要我们上上下下齐心协力,一定要努力保证试点成功。”在一阵掌声中,会议结束了。      四   张纪翔带着张召和张召的同学杨毅,赶赴广西分公司,一方面送杨毅上任,主要是去参加一个招标会。在南宁吴圩机场下了飞机,吃完饭,登记了荣荣宾馆休息,闲着的功夫,张纪翔就趁机给杨毅讲述危险品运输公司管理方面的细节和注意事项。张召直接就顶撞道:“爸,人家杨毅是学企业管理的,你应该支持他按照他的先进管理方法,给公司探索一条新的管理路子,不要再复制你陈旧的管理理念。”   张纪翔非常生气地说:“危险品运输,由不得你尽想着发挥学校的书本理念,你首先按照交通局的安全责任保障措施,基本的管理方法就出来了。这么多年,总公司,还是分公司,从没有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就说明我的管理理念没有问题,你张召应该谦虚一些,多向公司的元老管理人员学习取经,你看看你,西方的管理理念,也不是死搬硬套吧?你在公司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上。如果不是我的面子搁在里边,你认为公司有谁看得上你?”   张召非常气愤地说:“因为公司都是你任用的人,他们当然不服我。如果我将公司管理人员大换血,有谁不服我?”   张纪翔更生气了:“张召,你纯粹被你妈惯坏了,整个一个败家子思维和行为方式!”   张召回应:“是你要我回来败你的家的,我根本就不想回来!”   湖北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癫痫病对人啥伤害?西安可以治疗小儿癫痫武汉羊角风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