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风吹不到的地方是天堂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随笔散文

红色的夕阳洒在江面上,一位古铜肤色的老叟站在打渔船上,向远方眺望,也打量周遭。他,在寻找着最为合适的捕鱼点。布满青筋的手,捋着渔网;一个转身,渔网向空中一甩,溅起水花……随后便是鱼儿逃窜,四处撞击渔网的动静。那拉着渔网的手,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份跳动。徐徐收网,爷爷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这样的画面,时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只是爷爷那瘦小的身影,再也不见。他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唤作天堂。他不在的这几年里,时常怀念,怀念与爷爷度过的点点滴滴,也有与爷爷之间的不如意。但这几年里,突如其来的噩耗,将我未曾说出的话语,只能化作如今的形式,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这头诉说;一个人在天国的那头聆听。爷爷的耳朵有点背,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我说的话?远在天国的他,是否也在想念我,是否也在惦念他的心肝宝贝,他一直未曾放下的牵挂。

自懂事以来,爷爷便一直继续着他的捕鱼生涯。即使后来家庭生活有改进,加上爷爷年纪越来越大,还患有高血压等病,却从未放弃过捕鱼。或许,捕鱼,原先是他的一种谋生手段;到后来,却演变为他的一种兴趣、一种爱好。就像是某个人,喜欢去钓鱼一般,原先是为了给家里加餐;到后来,生活富裕,钓的便是一种内在的乐趣,钓的是人生。爷爷的一生,亦如是。

总是习惯性地想起,上小学的时候,那时经济生活条件没现在这么好,母亲平时不给零花钱。每每爷爷卖鱼回来,便以光速跑向他,伸出小小的手,用那充满无比可怜的眼神望着爷爷。爷爷会意,笑了笑,很“慷慨”地掏出一元钱(上小学时,一元钱对于我来说,是一大笔钱)摸了摸我的头。准备说话,我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总是这样,把灰暗的背影,留给了他。而现如今,想看一看爷爷瘦弱的背影,都成为了一种奢侈,一个永远也实现不了的梦!这,难道就是对我的惩罚?

光阴就是这样,当你真正去在乎一些东西时,那些美好早已远去,留下的只是曾经,不曾好好珍惜的曾经。现如今,只有为挥霍的曾经而付出代价,用一生的时间去愧疚。

记得有一次,爷爷特意留了一尾和我差不多高的大鲤鱼,中午用鲤鱼炒粉,全家共享这份盛宴。那顿吃的特别丰盛;或许那次,是我吃的最好吃的炒粉了,爷爷亲自下厨。那水煮鱼,鲜!辣!特别的有味。当时就是一顿横扫,结果吃的特别撑。其实我知道,这次爷爷是下了狠心的,一般情况下,怎么大的鱼,是要摆在别人家的餐桌上的。不是有句这样的话吗?砌墙师傅家里没房子住,木匠师傅家里没桌凳用。这句话,同样适合爷爷。在打的鱼特别多或者是鱼卖不出去的时候,家里才会有鱼吃的。

就这样,一路的风风雨雨,爷爷度过了他“潦草”而单调的一生,可以说他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放下船桨和渔网的他,因为一次不小心的跌倒,本身就患有高血压的他,之后便躺在床上,数月未起。一次不小心的跌倒,从此半身不遂便缠上了他,直到生命的终结。爷爷去世的时候,正是在农忙的六月,便悄然无声的走了,没给家人留下最后一句话。他总是这样,不给家里人添乱。

在之后患有半身不遂的艰难岁月里,他总是为家里人分忧。有时候,被他们这种精神平凉失眠猪婆疯科医院 所感动,所折服。拄着根拐杖,拖着另一条腿缓慢地前进。有时候,作为子女我们也会嚼他几句,您没事就消停会,不要老是走来走去的。爷爷会很生气地拿起他的拐杖帮手,指着我们,你们这些人啊!接着是一阵唏嘘。

爷爷也是一个很偏执的人,有一次他忘记了吃药;结果第二天便大小便失禁,弄了一身。我们发现后要为他洗身子,换衣服。他坚决不肯,说是要自己去换。还说了一句特令人钦佩的话——我自己的事,自己做!还有说,你们守着我这一糟老头子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还批评道:“年轻人不去工作,整天守在家干什么。”其实我们大家在家陪他,是因为怕爷爷心理上缓不过来,那么好胜不服输的他,从一个能自由方便行走,转眼间却得依靠拐杖来走路,还那么缓慢。这样的瞬间转变,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呢?

爷爷就是这样,苦了一辈子的他却一直努力地学习着。听爷爷说,他小的时候家里条件拮据,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去供他读书;那时候,爷爷便早早地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去帮别人家放牛,到田地里去拔草。以便一年下来,可以换取点粮食,来充实家庭。我上小学的时候,爷爷也常翻看我的书本,一是敦促我努力学习,再者他也从中学新知识,多认几个字。记得有一次,村里面举行村干部选举,爷爷投票时,把“广”误写成“厂”。结果念票权的时候,全场一阵惊愕,接下来便是一场哗然;若细心观察,明显可以看到爷爷低下了头,喉咙,哽咽。迷离的眼神中,有对这场“笑话”的后悔,但更多的的是对知识的渴求。

在半身不遂的日子里,爷爷可以忘记吃饭、吃药,却唯独未曾放下,那散发着淡淡清香的书本。在他的床头,我总是会看到一两本书,整齐地摆放在那里。记得爷爷看了一本名叫《方与圆》的书,教人如何为人处世,运用方圆之道,完善自我,懂得说话方面的艺术。他看完之后,总是会拉着我,听他讲心得。教会我方圆之道,那些话,我似懂非懂。有时候,还嫌他唠叨,一直讲个不停……他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孙子,爷爷刚才讲的话要铭记;懂得这些,你才会在当织金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今这个社会活的更轻松一些。”告诫我,不要去损害别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在背后向别人下黑手。同时也给我灌输一些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正能量的东西,对我说,不要总是看到当今社会不好的一面,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因为某个个体而去否认这个和谐的大家庭。的确,当今社会有腐败和负能量的一面,但大多数人,还是心善的,人心向暖。其实,你光明,社会就并不黑暗。

现在回想这些&ldquo保定市最有效的治儿童母猪疯医院 ;只言碎语”,又是不一样的体会,曾经认为是唠叨,是多余;而如今,是沉甸甸的感动。放眼周边,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些呢?一颗永怀感恩的心,永远也没有停止跳动。他时刻激励着我,学会感恩,感恩周边的一切。只可惜,我明白的有点晚。

天国的爷爷,他在想我。在想一起坐在庭院里话家常的场景,六月的萤火虫,飞在稻田里,一闪一闪,那场景,好唯美。偶尔飞来一只萤火虫,我便淘气地用蒲扇将这小家伙拍落在地,拾起这战利品,把它囚禁在透明的罐子里。搬个小凳子,坐在爷爷的旁边,听着他讲幼时的生活,穿越时间轴去体验当时的生活场面。听着爷爷讲他的童年史,整天在稻田里跑来跑去,汗水挥洒在每一片原野。感受着这种原始的生活画面,让心灵回归质朴,回归人性的本真。

小时候的我,总是特别的淘气,调皮。家附近有条河,放学的时候,一溜烟的功夫,扔下书包,跑到河里去游泳。爷爷总是拿我没着,紧跟其后后,生怕我出现什么意外。看着我幼稚的姿势,爷爷轻轻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按耐不住,干脆下水教我游泳:拖着我的下巴,让我练习游泳,溅起的水花,晕染了这段美好的光阴。合着怕打湖水的韵律,记忆的霓虹灯亮起,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终在某个月圆之夜,眼泪决了堤。远在天国的你,是否可以感受到风捎去我的想念?岁岁年年,曾经的美好却转眼不见,我该如何书写这瘦损的光阴。难道只能写成流韵的断章、残缺的句点?

风吹瘦了光阴,却拉长了想念。

红色的夕阳洒在江面上,一位古铜肤色的老叟站在打渔船上,向远方眺望,也打量周遭。他,在寻找着最为合七台河市哪里治羊癫疯效果比较好 适的捕鱼点。布满青筋的手,捋着渔网;一个转身,渔网向空中一甩,溅起水花……随后便是鱼儿逃窜,四处撞击渔网的动静。那拉着渔网的手,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份跳动。徐徐收网,爷爷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脑海中时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弥留中,借着星光,仿佛看到一舟,一人,一翘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