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守望家乡的味道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摘要:“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献给即将回家的丈夫,遥望那些南方的岁月,祝每位游子早日结束飘泊。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从小到大吃惯了面食,对这样的生活习以为常。突然有一天来到南方,才惊异的发现这与北方相比,完全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   2006年我和丈夫结婚,我们同为北方人,但他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被分配到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工作。从此,他要扎根湘西,融入南方的生活,成为半个南方人了。当我婚后第一次来到湖南,才真正体验到南方人的生活,与我们北方大相径庭。首先是饮食习惯,南方人一日三餐几乎都以米为主。传统早餐是米粉,像面条一样有宽有细,又白又软又长。配料是各种臊子熬制成的汤,有牛肉的、猪肉木耳的、素的好几种,在冒着热气的开水锅中一煮。捞到碗里浇上臊子,洒上绿色的香葱末,真是色香味俱全。如果胃口好,还可以买一个咸鸡蛋去皮放在碗里,一顿有滋有味的早餐下肚,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大部分吉首人的生活就是从一碗米粉开始。   看到丈夫的一碗米粉吃得有滋有味,我的筷子在碗里搅了半天还剩好多。十几年的南方生活已把他“改造”成一个彻底的“南方人”了,我不太习惯早上吃油腻的食物。北方人的早餐以馒头、饼子、包子、面包为主,辅以有营养的牛奶或豆浆、豆腐脑、稀饭。一南一北,两种不同风味的早餐,就像两个性格迥异的孩子,截然相反。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饮食习惯,从早餐中可见一斑。渐渐地,我了解到南方人的中餐、晚餐都是米饭为主食,湘西人爱吃辣椒,每顿餐桌上的每道菜都离不开辣椒。甚至炒鸡蛋和鸭蛋也要配以绿色的辣椒,好像少了辣椒厨师就不会做菜,湖南人没有辣椒就吃不下去饭。就像宋祖英在一首歌中唱的:“辣妹子辣,辣妹子从小辣不怕,辣妹子长大不怕辣,辣妹子嫁人怕不辣,吊一串辣椒碰嘴巴。”来到湘西,我真正领略到了辣椒的滋味,它可以让你吐着舌头说不出话来。我们敬爱的毛主席就很爱吃辣椒和红烧肉,“毛氏红烧肉”因此成为一道名菜。   后来我才知道湖南气候潮湿,降雨量丰富,人们喜食辣椒是因为多吃辣椒能去除体内的湿气。丈夫习惯了常年吃辣椒,不辣的菜他反而觉得没味道。而我呢,自幼吃得清淡,父母都不能吃辣椒,所以我也养成了不喜食辣椒的习惯。面对一桌子美味佳肴,我们北方人能吃得下去的很少。渐渐地,我发现面条和馒头,在餐桌上被他们当做一道“菜”。南方人不会做手工面,只吃挂面,面条往往是在一盆小火锅吃完后,利用锅内的汤汁煮熟。每人捞一小筷子,吃那么几口就成,且面条里面不放任何佐料,无盐无醋,无色无味。南方人做的面点爱做成甜味,小馒头是奶香味的,可以蘸着蜂蜜吃,几乎和面包蛋糕无异。初来乍到,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好奇,充满神异色彩。我第一次吃到了令人胆顫心惊的蛇,人工饲养的青蛙,稀有珍贵的团鱼。   可呆的时日一长,在三十七八度高温的夏天,太阳尽情地炙烤着大地,呆在空调房都觉得口干舌燥。我不禁深切的怀念起家乡的面条来了!从小到大,每一天都未曾离开过面食,小麦,是北方人赖以生存的基础。每个北方人都不会忘记家乡的饭菜,无论你走到哪里,你的身上、心中深深根植着北方的烙印,一张口、一吃饭,别人一眼就能判断出你是个北方人!体验了一段南方人的生活,我就受不了煎熬了。除了天气炎热,更重要的就是饮食习惯的不同。心中一旦渴念着面条,对家乡的思念愈益强烈,挥之不去。   一日,我从网上看到家乡在轩辕广场举办“扁食大赛”。扁食是我们清水人的传统特色美食,因清水居民中回族居住较多,因而形成了汉族的荤扁食和回族的素扁食两种。汉族荤扁食的烹制分炒、包、煮、调四个过程,炒指的是炒大肉(猪肉)臊子。取上好的五花肉,起一厘米薄厚的长条,一刀一刀切成肉丁,配以盐、醋、酱油、料酒等各种调料腌制片刻,再用慢火炒制,火候要掌握得不大不小。包扁食是先将机压或手擀的面切成大小合适的梯形面片(饭店中多是压面机压制的面片),放一沓面片在手掌上,抓少许韭菜末,一折、一挑、一弯、一捏,变魔术般包成了耳朵状的扁食。煮扁食也很讲究,要煮的恰到好处,一般滚过两水便可出锅;调指的是将盛在碗里的扁食浇上精心炒制的大肉臊子,放些许葱花,调上油泼辣子、醋、盐,一碗色、香、味俱佳的清水荤扁食便呈现在你的面前。与荤扁食相比,回族素扁食讲究清淡味鲜,其烹制是用芹菜、萝卜、豆腐、韭菜等为馅,捞在碗里配以豆芽、菠菜等,浇上一勺纯胡麻油,调上辣椒、醋、盐即可食用。“扁食”与“遍食”谐音,是人们寄希望生活更加美好,遍食天水美食之意,因此,逢年过节吃扁食已成为清水人民的传统美食。   我只能通过互联网,看到来自民间的高手汇聚,在现场和面、擀面、包扁食、炒臊子,由现场的评委和老百姓品尝,选出获胜者。当我看到一幅幅诱人的扁食图片时,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于是当机立断,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我要做扁食!说干就干,去超市买来面粉、韭菜、核桃、猪肉等食材,幸好上中学时跟妈妈学过做饭,也能凑合着擀面条。在这个言语不通、饮食迥异的地方,要生存必须靠自己了。先和面,再将韭菜和擀成细末的核桃仁当馅,再将面擀成一张厚薄均匀的圆形,凭着小时候的记忆摸索着将面片切成梯形。然后一手拿面片一手放馅,两手配合包成一个个金元宝模样的扁食了。它的做法可不同于饺子,也不是人们常说的馄饨、云吞,可能只有我们清水县的老百姓知道吧?   第一次在湖南的军营里做扁食,我和丈夫吃得可香了。他好久不曾回家,一年吃不到几次面食,对我做的面食赞不绝口!受到夸奖,我信心倍增,此后尝试做油泼面、烩面片、刀销面、麻食等各种面食。每天的生活也顿觉忙碌起来,充实起来,看到丈夫每天下班回来开心地端起碗,吃上两大碗滋润滑爽的面条,我不由感叹道:北方人到底要吃面条才踏实呀!无论走到哪里,北方人的骨子里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根,那一个白馒头、一碗面条,比山珍海味还香。   久而久之,我做面条的名气传了出去,能吃一顿正宗的北方手擀面成了南方人的梦想。有时,丈夫也会让我多做一些面条,给邻居送一碗过去尝尝,或者叫同事下班后到家里来品尝我的手艺。他们会竖起大拇指:“手擀面就是筋道!”最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婚后第一年在古丈,丈夫结交了一位山西老乡。我们叫他孟叔,他是我在湖南见到的第一位老乡。孟叔中等个子,脸稍黑,开着一家“梦洁”床品专卖店。我们结婚时的蚕丝被、红色喜庆四件套就是在他的店里买的,当时,丈夫特意买了最贵最好的床品,作为给我结婚的礼物。后来他正好出差到武威,坐火车路过天水,在火车停留的几分钟,他把这千里迢迢带来的珍贵礼物递给了在站台等候的公公。这件小事让我特别感动,心里暧暧的,那是爱的感觉。   当我见到孟叔时,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不像南方人,他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北方人特有的目光。他用温和的语调问我:“我们的梦洁产品用着好吗?”我笑了笑说;“很不错的。”听说他给我们优惠了价钱,我对他充满了敬意。孟叔是当兵来到湖南的,后来就再没回老家,在当地娶妻生子,生活也平静安逸。有一次,我们邀请他来家里吃饭,知道他也时常自己做面条,我特意为他做了家乡最好吃的扁食。还没进门,远远地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北方的味道,这就是北方的味道!”我听到他这么怀念家乡,思念北方的味道,情绪也受了感染,浮上一股淡淡的忧伤。   那天,孟叔吃得很开心,可能是久别家乡,再没能尝到北方人做的面食吧?我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心中也很欣慰。我们几个北方老乡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北方的饭,记得孟叔还喝了酒,心情比较激动。我从孟叔身上体会到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滋味,也了解到了丈夫多年一个人在南方打拼的感受。听他们给我讲,丈夫想家的时候,一个人常常站在铁路边,向远方眺望。久久不愿回家,有一次是他们找到他硬拉他回去的。有时他们会在一起唱歌,丈夫爱唱费翔的《故乡的云》。“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的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唱着唱着,他会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我心后,心里竟也酸酸的,涩涩的。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乡的我,远嫁湖南,第一次来到中国的南方。第一次体会到离开家乡的感觉,从此,我更坚定了不离开丈夫的信念。   每次放假探亲,我都会系上围裙,走进厨房,为他做家乡的面条。让家不再遥远,让思念有所依托、维系,“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   癫痫病不治疗会怎么样天津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在哪呢?鄂州那家医院看癫痫好十堰治癫痫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