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大姐_1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科幻小说
破坏: 阅读:2334发表时间:2017-03-13 13:19:42

【笔尖】大姐(散文) 算到昨天,我和海琼姐,这也只是第五次见面而已。
   初见,始于一五年正月里,旗文联的一个会上。那时,鱼龙混杂的人群中,我即是一条懵懵懂懂、呆头呆脑的小虾米。而现场极为低调的海琼姐,显然是一条龙。只是当时,我全然不知。
   很幸运的是,那一年的微信里,我留下了会后和海琼姐的合影。但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位站在我身边,亲密地扶着我胳臂的随和女人,将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怎样的触动。
   凭着小牛犊般的勇敢,我和旗里的写作大咖们,混成了文字江湖中的同道中人。微信群里,每日快意恩愁,直抒胸臆,酸来酸往,甚是快乐。而这个群的始建者,便是海琼姐。
   秋天确是成熟与收获的季节。一年以后的秋末冬初,在海琼姐的号召下,在慷慨文友的组织下,群里的文友们,终于汇聚一堂,把酒共议我们的文字与人生。
   海琼姐的长发换成了精神干练的短发,坐在那里依然低调温和。只是谈到我们共同酷爱的文学,和这份因文结缘的情谊,大姐的目光和脸庞,就会散发出那么温暖的光彩,畅言起来,娓娓道来,每次发言都极大地激起了所有文友的共鸣。而自知青涩的我,在大姐温暖目光的鼓励下,也放松了许多,渐渐地、不自觉地融入了这场初见却如相知多年的美好氛围里。
   小聚结束时,大姐再次挽住我的胳膊,非常诚挚可爱地说:“肖潇,说好了,下次和你住一晚上,咱们好好聊聊!”。
   不是玩笑,第三次见面时,我们便真的就在床上。
   文学,说到底是精神的东西。对于海琼姐来说,首先是源自于几十年来风雨人生的滋养和打磨。从她热情四溢而又谦卑简洁的叙述中,我听到了一个天生好学上进的女人,一段段不同凡响的人生履历。
   从高考失利到几近抑郁,从成家育子到几次创业,从罹患风湿到遭遇车祸,生活的波折和困苦样样不少,听来心酸。
   只是大姐还说了,人过半百后,特别大难不死之后,好多问题都看开了。现如今,她将乐观豁达和敢于追求的天性,最终保留到了现在。虽然时时谦称自己只是普通家庭主妇一枚,但从一开始,她除了出色地完成着身为人妻人母的所有职责之外,在个人追求方面,从来没有懈怠过。
   学过裁缝,干过饭店,开着网店,代理会计,这些听起来一样比一样需要勇气和技术的活儿,大姐都干过。我想,现实版的“女汉子”不过如此。
   作为在商海里一直拼命追求与遨游的若干女人之一,海琼姐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并不只在事业上的成就,而在于她投身商海的同时,始终保留着自己对待生活的那份热情与纯真。这一点,在她多年一直从未间断过的文学创作里便能读到印证。
   聊到文字,就着窗外微凉的月光,两个女人的心绪一样静谧。是啊,生活赋予了每个人不一样的开篇,不一样的情节,不一样的结局。生命的种种,若想在某一个如此的夜晚,一时理清道白,已经不大可能。在漫漫无边的河水里,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走路的人,河流逆顺,如何上岸,向左向右,这是问题。而我们,除了向前,别无选择。
   我们常常用相机留住外在的一切,照出片段,记录现实。但用什么才能照出人的心灵和精神,对有些人而言,文字正好。人在现实中,无论做着怎样的选择和打拼,最终支持他的原动力,我想,还是取决于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最原始的精神驱动。从被动承载,到主动追求,微妙之间,有人会一五一十的用文字的方式“照”下来,对准内心,对准精神,真实地拍给自己。
   海琼姐就是这样的人。
   聊到她早年伏在小店柜面上写出的六万多字的《菜妹子》,和那篇极具高度的《爷爷》,海琼姐目光幽远,一脸恬实。她说她感恩生活给了她太多的创作素材,让她把岁月长河中沉淀出来的情绪,托以故事和故事中的人物,化成一行行她自己的心语,释放出来。这种非金钱能买到的畅快感,让她觉得,她最大的快乐莫过如此,超越一切。
   是啊,她说出的何尝不是所有热爱文字的人的心声啊,包括我。
   一夜长谈后,我们各自轻盈了许多。当我在简陋的厨房里,穿着睡衣,给第一次光顾的贵客做饭时,一点都不觉得难堪。我随意折腾,大姐跟在我屁股后面,继续叨叨,说这说那,偶尔还划开手机,对着又小又丑的我咔嚓咔嚓地拍两下……
   在她面前的我,彻底放松,不用刻意营造任何形象和氛围。我想,把脱去衣服的我,和我背后所有的真实,都呈现给这样的一个人,觉得心里很安适。也只有这样,才会叫我更加热爱某些东西,比如,当下的生活!
   元旦前夜,又有文友小聚。作为小城文联最活跃的作家之一,特别是海琼姐对待文字和文友的热情,让大家将共同的爱好提到了桌面上,热烈地讨论着。最终,共同决定:创建公众号。顺应时代潮流,将文友们的创作集中发表及宣传,让小城文学创作的氛围更具特色与活力!
   于是,新年伊时,名为“西草地文友沙龙”的一个文学公众号,便诞生在内蒙古大草原西部的这个小城里。我想,这个质朴、辽阔、带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着泥土清香的文学平台,一定会像草原上的草一样,像草原上的人一样:代代相传,经久不衰。
   正月里,我和老公像回娘家一样,去了趟海琼姐。海琼姐提前跑出小区到大路上等着我们。天气不暖,打老远看着站在街边跺着脚的大姐,车里的我有些泪盈——
   小小的我,何德何能?在这现实与文字如此冲突的社会里,在这心境渐趋麻凉的年轮里,居然能邂逅到如此真诚的情谊,我,幸福得有些眩晕……
   客厅里,书房里,卧室里,厨房里;读书的,写作的,孩子的,老人的,衣服的,炒菜的,过去的,从前的……
   一会儿我追着她说,一会儿她追着我说,两个女人聊得个如胶似漆、不可开交……
   直到把两个男人撂在旁边直打嗑睡,直到把他们聊饿,我俩才灰溜溜地、捂嘴偷笑着去煮饭。一看,已经午后两点多。
   ……
   想完这五次见面后,我想套用一句名人的话,描述一下我跟海琼姐这种相见甚欢的感觉。这句话应该是出自于杨绛先生在《我们仨》当中的一句。无奈书被别人借走,网页上又翻得好辛苦,索性大概回忆一下吧——
   杨绛先生大概的意思是说:读书写作,最大的快乐与收获,不外乎得遇知音,互相懂得,而已。
   我想,我和海琼姐,以及众多热爱写作的文友们,也就是这个感觉吧!

武汉专门治疗癫痫医院"flip">共 235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不同类型的癫痫症状ref="?PHPSESSID=d5c45optetsij3ioqkf6cokrq5">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