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烫手的爱情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景观

  他失恋后茶不思,饭不想,班也不上。母亲带着他走进我们心理诊所,恰巧李教授不在,作为实习医生的我只好硬着头皮接待了母子俩。

  

  详细地问了他的情况后,我拿出一只玻璃杯,接了一杯开水,一手托着杯底,一手拿着杯沿,递给他。

  

  他却没有按照我设想的那样接过水杯。杯子有点烫手,我用目光求助他的母亲。

  

  医生给你水,赶紧接着呀。他才伸手握住水杯。我盯着他十几秒钟,没出现我设想的效果。

  

  水杯不烫吗?我问他。

  

  烫。他轻轻地说。

  

  烫了怎么办呢?我又启发他。

  

  我忍着。他淡淡地说。

  

  失败,彻底失败!我心中暗自叫苦,一时间不知所措,额头渗出汗来。

  

  刚好李教授回来,我简单地和教授汇报了当前的状况。李教授拿出一只纸杯,接了一杯常温水递给他。

  

  他向教授示意手中有水。

  

  你不能喝那杯水!李教授严肃地说:那杯水只是个道具。

  

  他和母亲疑惑地看着教授。

  

  我的美女助手想和你进行一个心理测试。教授说:她故意用玻璃杯给你接了杯开水。正常情况下,人握着装热水的玻璃杯会感觉到烫手,会立即把杯子放下。这就如同你那段失去的恋情,已经伤到了你,就应该放下。可是你竟然握住杯子忍着烫。显然,由于你的不配合,这次测试失败了。来吧,把那个道具杯子给我,这杯水给你。

  

  他照做了。一时间诊所很静。他母亲问教授:怎么还不开始对他进行心理辅导?

  

  我们已经开始进行啦。李教授笑着说:我在和他交换水杯的时候,已经开始进行辅导了。那杯热水就代表他前一段恋情,他不怕热地握住杯子,证明他深深地留恋这段感情。当我用纸杯和他交换,他也痛快地答应了,证明他已经走出那段恋情,开始新的生活,是吧,帅哥?

  

  他母亲将信将疑地看着教授,又看着他。

  

  妈,我们走吧。他把水一饮而尽后说。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下午,他再次走进了诊所。

  

  嗨,你好,再给我倒杯水好吗?他微笑着求我。我才发现他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我用纸杯给他接了杯常温的水。

  

  啊呀,好烫!他接过水杯后,大叫一声,把水杯放在茶几上,不停地摇手。我大惊失色,常温水怎么会烫呢?我忙拿起他放下的水杯,不热啊?我不解地看着他。

  

  开玩笑啦。给你,谢谢你的烫手疗法!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束鲜花递给我。

  

  你不是来做心理辅导的?我疑惑地问他。

  

  你看他这样还用心理辅导吗?李教授笑着说。你说我还用心理辅导吗?他含情脉脉地问我。

  

  我和他开始了恋爱。仅过了一个星期,他说他妈想让我去家里吃饭。我说有点早吧。他说妈妈说了多交流有好处。我想也是。

  

  周六下午,我给他妈买了件毛衣,又买了一箱牛奶和一些水果。当我俩一起出现在他妈面前的时候,他妈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牛奶,心痛地看他的手是否被奶箱勒坏,让他赶紧进屋休息,让我去厨房帮忙打下手,却没接我手中的东西,我心中有点不快。

  

  说是让我打下手,其实他妈都准备好了,八个菜都是他的最爱。吃饭间,他妈一直在给我讲她这些年一个人带着他生活多么不易。

  

  饭后,他妈问我们喝点什么。他说茶,我还没说,他妈转身进了厨房。给他一杯绿茶,给我一杯白开水,他妈自己也端一杯绿茶和他肩挨着肩,头靠着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有种被轻视的委屈,泪水在眼圈儿打转。为了掩饰忍不住要流下的泪水,我故意去拿那杯开水。啊,好烫!我轻叫了一声,泪水恰好流了下了。

  

  妈,她手被烫了,怎么办?!他急切地问。

  

  哦,应该没事儿吧。他妈轻描淡写地说。他不再说话,我也低头不语,泪水滴在被烫的手掌上,莫名地舒服。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儿就是给他发了个分手的短信,然后把他的电话号码拉进黑名单。又打电话向李教授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那个男孩今天来诊所了。第二天,李教授打电话告诉我,他自己用玻璃杯接了杯开水,双手紧握杯子,流着泪,一语不发。

安阳市癫痫病治疗医院那家好长春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陇南权威癫痫病医院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