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那年那月】心若寒蝉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天已是午后了,四周死一般得寂静被左邻右舍做饭炒菜的声音打破。只有他家,没动烟没动火、冷冷清清的。老李抽了一会儿烟,缓过魂来,头也没有那么晕疼了,屋子里已经有点昏暗,想着一会儿女儿就快下班,就准备起身去厨房做饭。忽听门“咣”一声响,是香儿下班了,还没看见人,就听见咯咯地笑声夹着热乎乎的呼唤:“爸,爸。”这时候,眉头紧锁的老李心里倒觉暖洋洋的。香儿一步跑到爸爸身边,搂着爸爸一只胳膊一边摇晃一边笑嘻嘻地说:“爸,爸,今天我来做饭,你去休息,你看我买什么了?”香儿一只手从背后拎出一条鱼,一条还在喘气的鲤鱼。老李爱抚地看着女儿,虽然只是匆忙地瞟了刚才那女人一眼,却也有点印象,因为他发现女儿跟那个女人真得有点儿相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做饭吧,我去休息一会儿。”说完,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他搜遍记忆也没有记起一个与他们父女相识,又同香儿长得相像的人。而且对这个女人,老李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但是老李又在心里百般阻扰地把这恐惧感跟自己联系在一起,可是理智又无时不刻地告诉他,这个女人的出现,对他一定是个灾难。   女儿端着香喷喷的鱼放在客厅的大方桌上,对着老李的卧室叫道:“爸爸,快起来吃饭了。”老李慢腾腾从卧室出来,坐在大方桌旁,看着女儿做的色彩油亮的鱼,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胃口。香儿说:“爸,你先就着鱼喝酒,我去做个汤。”老李没有说什么,起身去桌子上拿酒,自己倒了大半杯,慢慢吃着。不一会香儿把汤也做好了,给自己和爸爸一人盛了一碗,一边吃着一边絮絮叨叨:“爸,隔壁的王大妈要我认她做干妈,你说好笑吧?”一句话触动了老李的心事,拿酒杯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差一点掉下来,香儿忙伸手接过爸爸的酒杯,说:“爸爸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老李把自己的头晃了一下,定下心来,望着女儿笑笑:“不要紧,刚才有点头晕,今天一天这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队长叫我早些回来了,这不,又犯了。”香儿着急地说:“要不要马上去医院啊,爸爸!”老李说:“不要,你给我倒杯水来,一会儿就没事了,可能是最近睡眠不太好的原因吧。”香儿把水端来给爸爸喝了几口,看见老李果然好一些了,又笑了起来:“爸爸,你吓死我了,干妈认不认不要紧,爸你可不能有个闪失呀。”说着把头靠在爸爸的肩上:“爸爸,哪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些吧,不然我不放心。”老李听着女儿这掏心掏肺的话,心里一阵酸楚,眼里不由得罩上一层雾,他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女儿柔软黢黑的长发,喃喃地说:“傻丫头,只要你不离开爸爸就好,爸爸那舍得离开你呢?”香儿抬起头来,温柔地看着爸爸,用手轻轻地抚摸爸爸已经两鬓花白的头发:“爸,你别喝酒了,光吃鱼吧,等舒服了再喝。明天咱们就去医院看看。爸,你先吃着,我去把米饭端来。”说着,进了厨房。老李目不转睛看着女儿已经长大的身形,不禁摇摇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半个月过去了。那个女人再也没有露面。老李的担忧也慢慢淡化一些了。每天下班以后爷俩有说不完的话,你说说你工作中的趣闻,我讲讲单位里的笑话,真是其乐融融。但是,渐渐的,老李心里又慢慢滋生了一股新的愁绪。他发现,女儿最近越来越喜欢打扮,原来朴朴素素的她,从来也不喜欢照镜子,现在一下班,吃了晚饭,就在镜子跟前梳头抹脸,开始还没有什么,后来打扮好以后就总是找个借口出去,一去,没有十点多不会回来。老李记得,以前爷俩吃完晚饭,香儿就给爸爸搬一个藤椅,放在门前的梧桐树下,再去拿一把大蒲扇,端一杯俨茶在树下趁凉,她收拾了家务,也端一个小板凳坐在爸爸身边,手里织着她或者爸爸的毛线活,东一句西一句唠着家常,这是老李感觉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一直到天黑了,才回家睡觉。可是现在?开始老李并没有太在意,时间一长,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妙,甚至觉得,这事比那女人出现还让人担忧。   每天晚上,女儿收拾好,借故出去的时候,老李都是默默地点个头,等她走以后,老李却无心再趁凉,而是又回到家里的长凳上吸烟,吸够了,就去打开电视,从头看到尾却不知道自己看得是什么?耳朵老是听着门外,一有动静就跑去开门,一开门,只见外面清风瑟瑟,路灯半明半暗,时不时一对对相依相偎的年轻人相拥而过,老李的心一紧,赶紧把门关上,就这样在焦急不安中,终于听到了女儿的走路声,听到女儿的开门声,听到女儿亲热的呼唤声。老李的心这时才“咣”一声落在实处。故意懒懒地问一声:“回来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香儿答应着:“嗯,知道了。”不一会儿,老李香甜的酣声就响彻屋宇。   十月的一个晚上,天出奇得好。女儿又借口班上开会出去了。老李照旧打开电视,却发现停电了,抽了一会儿烟,觉得很是烦闷不堪,索性把门一锁,向对面的小树林走去。秋意一天天浓厚,这在晚上,尤其在树林里,这种感觉更加强烈。树叶子一片片落下,有些已经干枯了,踩在厚厚的叶子上,有些滑,但也很舒服。老李吸着烟向树林中走去,微弱的月光,透过树木斑驳交错,若隐若现,更显出一种朦胧的意境。老李一辈子干泥瓦匠,又没有什么文化,只知道与砖瓦水泥打交道,这种情调同他历来无缘。今天也许是长久地把自己封闭的缘故吧?也许近来的事情的刺激吧?感情也变得有些纤弱了。老李慢慢地走着,细细体味这小树林的景致和给他的各种感觉,耳朵听着各种昆虫的鸣叫,心里好像比平时在家里要平静许多。走着,走着,发现前面不远的一株树下,有一对人影,老李定睛一看,好像是一男一女,身子贴的很近。老李轻轻地闪在一棵树后,想找机会悄悄离开,免得打扰他们。一阵风吹过来,老李打了个寒噤,随着风,传来了男子的声音:“老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总得让老人知道才是。”女的回答道:“我爸爸好像有点不愿意让我找对象。”老李听出来是女儿的声音,一颗心砰砰直跳,他想马上离开,又想看看那个男子的模样,并且也想听听他们到底说自己一些什么?   风停了,这对男女说话的声音也放低了,慢慢的,两个人的身体贴的更近,两个人的脸也贴在一起了。老李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他尽量放轻脚步,逃一般地回到自己黑洞洞的屋子里,一头栽在床上,脑袋一团浆糊,一遍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女儿的脚步声,开门声,呼唤声。老李没有吭声,香儿当爸爸已经睡熟了,也进了自己的小屋。不一会儿,整个世界安静了。老李却睁开眼睛看着黑暗安静的夜,心却像大海涨起的潮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香儿的一切又历历浮现在他的眼前……   香儿是在他二十几年前的一个春天里,在下班路上的路边上遇见的。只见那女孩儿蹲在路边一蓬荒草旁,在那里抽抽噎噎地哭,老李就走向前问道:“你是谁啊?”小女孩细细弱弱的声音:“我是香儿。”老李又问:“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不回家去啊?”香儿哇一声哭了:“我不知道我家在哪里?妈妈叫我在这里等着,说会有好心人来抱我回家吃肉肉的。”老李一听就明白了。那时候老李才二十七岁,也算是个好脾气,好长相,还有工作的好小伙子。当他抱着这个未满三岁的女孩回到他们单身宿舍的时候,大家都给他出主意,叫他赶快送人。看着瑟瑟发抖楚楚可怜的孩子,看她身上她妈妈留下的谢谢好心人收留的字条,特别是想起自己从小就是在后娘手里长大的不堪回首的经历,他不愿意送人。一有空就抱着孩子去寻找孩子的亲妈。心里想如果找到孩子的亲妈,如果她妈妈真的生活太艰难,他就想办法资助,一起来拉扯这孩子成人。然而翻山越岭几个月下来也渺无音讯。孩子太小,什么也不知道,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叫香儿。经不住朋友的劝说,再加上他自己的漂亮对象的一再规劝,老李只得把孩子送给一个脾气有点古怪的开小饭馆的老妇人。   第二年的春天,老李正准备置办结婚礼物时,一天,无意从他们厂机关食堂后面路过,发现一个好小好小的女孩子和一帮都比她大的孩子正在刚刚掏出来的还冒着热气的煤渣边捡没有燃尽的煤核。老李真是担心,仔细一看,那孩子不是香儿吗?将近一年了,香儿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更加瘦小了,香儿也认出了老李,因为在老李身边形影不离地呆了好几个月,她幼小的心灵已经深深地烙上了老李的形象,这会儿香儿怔怔地看着老李,把手里的小篮子一扔,“哇”地一声扑过来,两只手死死抱着老李的腿,把脸紧紧的埋在老李的两腿里大声地哭着,怎么也拉不开了。香儿一边哭,一边就爸爸、爸爸地叫着,也不管自己浑身都是煤灰。可怜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脚下竟还穿着不知道在哪里捡来的有些大的塑料凉鞋,现在才三月天气啊!两只小脚丫又脏又冻得通红。看着这一切,老李心疼地掉下泪来。几乎花掉了结婚用的所有钱,才从那恶毒而又吝啬的老妇人手里把香儿赎了回来。对象吹了,老李为了不让香儿受苦,非常谨慎地对待自己的婚姻问题。他慢慢体会到,找个未婚的,一个怕对方慢待香儿,也怕自己有了亲生孩子会对香儿的爱打折扣;找个有孩子的更麻烦,将来自己有了孩子,又是女方的孩子,又是香儿,不可能一碗水端平的。慢慢的,老李对待自己的婚事越来越没有信心,同时感觉自己跟香儿像是前世的渊缘,再苦再累看见香儿一切云消雾散。慢慢打消了成家的念头,一心一意养育着香儿,还通过民政局正式办理了领养手续,让香儿有了城镇户口,学习工作都有了便利条件。   不知不觉二十几年过去,香儿出落成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而且也参加了工作。老李也已经是五十多岁快要退休的年纪了。他把香儿看成是自己的一块心肝宝贝,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有一天会失去,会有人来要。所以那天看见那个女人在打听香儿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安。他怀疑那个女人是香儿的亲妈,担心了好一阵子。今天在树林里无意看见的一幕,就让老李觉得不仅仅是不安,简直就是恐怖了。他不能想象香儿如果离开自己,自己将怎么生活?他觉得没有了香儿他可能一天都活不下去,怎么办?怎么办呢?不行,失去理智的老李下了决心,要阻断女儿与那个男孩的来往……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收费随州那里治疗癫痫病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里作用好呢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