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胖大嫂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诗词
摘要:村里闲人们,活在是是非非中,口水乱飞!没事找事!    村子虽小,五脏俱全。超市、理发厅、浴池、服装店、麻将馆、饭店应有尽有。近二年,改革春风吹进门,引进了舞厅,几家欢喜,几家忧。震耳欲聋音乐,四邻不安!破坏了乡村宁静,扰乱了多少家庭团结。没办法,大局如此,只好见怪不怪了。   东家长西家短的长舌妇们,随着公共场所扩大,乐此不疲地,大说特说,大讲特讲。尤其在春暖花开后,不用出啥本钱,又不动车动辆的,有嘴即可。工作地点,田间地头,街头巷尾,有人地方就行,听众无需多,那逼真表情,比比划划的动作,就靠一张嘴,夸能把人,夸上天堂;损,直接打入地狱。这本事,实在不可小觑,唯一遗憾,这么卖力表演,没有薪水可拿,可惜了,这要是去美国百老汇,保不齐弄个大奖啥的,而真正的埋头苦干的妇女们,根本没时间扯闲皮的。上班的上班,养猪的养猪,种地的种地......,哪有闲暇功夫?   我的邻居,胖大嫂,就是这样的人。闲了一辈子,云山雾绕的麻将馆中,满腔爱国豪情,爱我中华,修我长城!别人家的讲完了,开讲自己老公,数落着一万个不是,但凡东北老爷们,早就一顿胖揍,打她个鼻青脸肿。大哥是个实在人,从不多言多语,默默苦干,毫无怨言。默默爱着,老黄牛一般,哪里舍得去打的。也不知,这胖大嫂前世,哪里修来的福分,干起活来,不是腰疼,就是屁股疼,经常把病挂在嘴上,如何如何严重。麻将馆一坐一天,咋能坐住?   她以农业专家自诩,什么头伏萝卜,二伏菜的......头头是道。谁家的菜地也不如她。附近颇有几分姿色大姐,说了一句名言,她家跳蚤都是双眼皮!一时间迅速传开,堪称经典!产量再高,也是白送人。也不能卖钱的。逞嘴皮功夫而已。   无意间,盖所房。对她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本来内心希望谁家,都不如她家的。气人有笑人无。总以为,我默默无闻,上个小班,拿豆包没当干粮。因房屋老旧,年久失修,被迫建房,她知道的。但从其眼神语气中,依稀感觉她比我痛苦,估计几夜没睡好,苦思冥想,他家哪里有钱的,不应该呀,辗转反侧,极度不平衡,尤其是房子远远强于她家,巴不得,我家破烂不堪,她才如愿。第二天早上起来,眼圈都黑了,明显憔悴许多。唉,又熬了一宿,实在不易,为我家房屋一事,她实在没少操劳?我年纪一把,哪能和这泼妇,一般见识?心知肚明,面带微笑,维系着邻里关系。好气又好笑!想起小时候,手点着青蛙肚子,口里说着,气鼓气鼓,气到八月十五。眼瞧着,肚子渐渐鼓起,煞是欢喜,周瑜咋死的,心胸不够,一点不冤。   要说这胖大嫂,也并非一无是处的。想当年,那也是有名的海城一枝花的。漂亮,浓眉大眼,双眼皮的。完全符合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女标准,远嫁辽阳多姊妹夫家,为老人赡养,为争夺家产,多多少少心里不平衡的,并以此欺压丈夫一辈子,大哥出卖力气挣钱,维持家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几十年,闹腾几次婚变,最终和好如初。大哥并非丑陋不堪,相反却帅的出奇,人品更好,只不愿与她斤斤计较,默默添水上肥,供养着这朵鲜花.没想到,越养越肥大越鲜艳,自己却日渐枯干,这就是爱吧!说不清楚,有人说这是克夫,我看他乐在此中。   她养育儿女一双,女儿早为人妇,儿子正当风华正茂之年,高大威猛,引来对象常住不走。胖大嫂暗喜,省下不少银两,要知道,麻将药钱两样之外,一分钱掰两半花的!每晚早早关灯,大吹自家电费少,自己持家有道,实则空有抠门之名,麻将不玩,那才叫做节省呢。而附近老姑家儿子而立之年,常年在外,收入不低,姻缘未到,苦于无妻,两家多年前结怨,为了小小面子。今又互相攻击,对着较劲,互说着对方不是。孔子七十二贤人中,两大“贤人”掐起来了,拿孩子说着事。一说,挣那么多钱有啥用?还是傻,不会处对象。咱这主动上门,有本事;一说,我有钱,对象扒拉着挑,不好的坚决不要,她家儿媳太磕碜,咱家不糊弄。因血缘,人情世故,围绕两家周围,无意中形成两大阵营。两伙人对吐口水,流成河!叹为观止,实则荒诞至极!不少人乐得看笑话。还有专人公共场所里,唯恐天下不乱,评论是与非,大讲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以及预测未来发展方向。也算轰动非常!看到双方亲属过来时,赶紧闭嘴。她们也怕惹麻烦,但实在管不住这张嘴。有时兴起,高谈阔论,如刘兰芳说岳飞一般,说的,抑扬顿挫,口若悬河;听的,津津有味,废寝忘食。偶尔忘了亲戚在场,被骂狗血喷头,仍是屡教不改,都是闲人啊,吃饱没事可干。比钱财,胖大嫂落败;比儿子婚姻,胖大嫂完胜,哭笑不得,比到啥时是个头呢?   我那群可爱的乡里乡亲呐!      洛阳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宁夏癫痫新的治疗方法武汉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黑龙江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