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芳的祖母绿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短篇小说

    早些年,我哥患了重病,不得已,母亲将一对耳坠卖掉了。具体卖了多少钱,母亲从未提及。那对耳坠是奶奶留给母亲的。

  后来的日子里,我才知道,那是一对祖母绿耳坠,大约八十多克拉。

  当年,爷爷跟随中国远征军进入云南地界,浴血奋战,抗击日寇,取得了赫赫战功。爷爷是戴安澜将军的贴身侍卫。就在将军出征前夕,曾把这对耳坠送给了爷爷保管。

  据说,这对耳坠是由文山州麻栗坡一位老匠人精心打磨而成的。原料自然出在麻栗坡,十分的昂贵。将军为何将这对耳坠交由爷爷保管,详情不得而知。

  抗战胜利后,好长一段时间,爷爷回到了老家,见过奶奶。那时候,家人以为爷爷早已不在人世了。当奶奶见到爷爷的那一刻,几乎怔了。傻了。

  那一夜,爷爷和奶奶仿佛平生第一次经历了岁月的恩赐和人生的美妙。奶奶兴奋地哽咽着,凭任爷爷的放纵和疯狂。临别时,爷爷将一直怀揣的耳坠小心地了交给了奶奶……

  文革那阵子,奶奶和家人在劫难逃了,注定成为了人民的公敌,专政的对象,整天挨斗,甚至几度被抄家。庆幸的是,那对耳坠并没有被发现。奶奶没有带在身上,只是用一块绸布厚厚地包裹着,藏在了墙壁的夹缝里,并且用泥巴堵着,刷上了一色的白土,任谁也不会轻易发觉的。那时,就有红卫兵指着奶奶的鼻尖或眼窝咆哮着:你这个国民党臭婆娘!家里还有什么东西没有交出来,快说!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就这样,奶奶在一次次的逼问和一次次的惨叫中,一条左腿果真就被棍棒或皮带打折了……

  从此,奶奶拖着一条残腿,依旧下田,依旧劳作,依旧维持着破败的家境……

  大约是文革结束的第七个年头,爷爷做为台商回到了老家。可是,爷爷再也没有见到奶奶。奶奶带着悲戚和哀怨,还有故土的那份亲情与寄托,随着萧瑟的季风,永远地走了。

  就在奶奶弥留人世的那一刻,奶奶让母亲从墙壁的夹缝里找到了那对耳坠。奶奶给母亲嗫嚅着,再三叮嘱:一定要保管好,这可是抗日名将的遗物哪……

  说完,奶奶双眼轻轻地闭合了。

  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戴安澜将军把这对耳坠亲手交给爷爷,是让爷爷时机卖掉,换做军饷,装备部队,坚持抗战。

  “国破山河在!决不能让小鬼子在我中华大地横行蹂躏!”将军掷地有声。

  “是!”爷爷给将军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爷爷深知耳坠的贵重。只因战火纷飞,无法找到合适的买主,更不能落入鬼子的手中。从此,耳坠就由爷爷一直珍藏着。为了安全,后来,交由奶奶保管了。

  那时,爷爷给奶奶说:做为军人,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放心吧。我会用心保管的。一定等你回来……”

  后来,爷爷转战南北,竟然去了台湾……

  如今,耳坠再也不知了下落。听母亲说,耳坠拿给了一家银行或当铺,换成了钱币。当时,我哥正患有白血病,急需一笔惊人的医疗费用……

  时隔多年,每每想起往事,母亲就很伤感,也很心疼,甚至成了一生的自责和愧疚。母亲说,本想忘掉一切,越是这样,越是刻骨铭心了。奶奶临终时的嘱托更是萦绕在了耳畔……

  后来听说,在一次国际苏富比拍卖会上,有一对祖母绿耳坠拍卖六百七十万元。几乎成为了天文数字。为此,我给母亲找来了样图辨认。母亲看过后,忽然老泪纵纵横了。喃喃着,只说:可惜这对耳坠了。如果将军在天有灵,但愿物归原主……

  这是一九九二年秋末的最后一天了。

  再后来,母亲到底收到了祖父从台湾寄来的信件。终于获知,那对耳坠再次回到了爷爷的身边。爷爷用高价拍得。因为爷爷从那对耳坠上看到了镌刻着将军的字号--海鸥。

  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历史的见证。

  如今,这对耳坠陈列在了戴安澜将军博物馆。每每看上去,是那样的翠绿清丽,璀璨夺目,执意绽放,犹如将军的爱国情怀,必将流芳后世了。

  当母亲得知这一消息后,终于宽慰地笑了。

  我第一次见过母亲笑的这么恬静而舒心。

  母亲说,这辈子,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即便离开人间,也能闭目了。

  从此,我记住了麻栗坡,也知道了祖母绿,更知道了爷爷和奶奶曾经的苦难和艰辛,以及母亲的那份眷念与祈盼……

  时过境迁,那对祖母绿耳坠是否还在?不得而知了。

  QQ:396920288

陕西猪婆疯哪家医院能治哈尔滨癫痫那个医院好癫痫中医治疗效果比西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