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咱也去看看明星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剧本
现如今,各地为提高知名度,扩大招商引资,增加政绩,变着花样出新添彩,各种节庆活动纷纷亮相。什么荷花节、梨花节、桃花节、西瓜节、辣椒节、大蒜节、红枣节、葡萄采摘节、草莓采摘节、柿子采摘节,还有赛牛比猪……真是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明星大腕到处走穴客串,忙的不亦乐乎,此起彼伏,锣鼓喧天;弄得老百姓天天都在过节,天天都在过年。清水小县,地域偏远,本无什么特色,有志者却挖空心思琢磨出以全县种植面积最大的红薯做起文章。为打造生态文化旅游品牌,决定倾全县之力,办个“红薯节”。要办好这么个大节,需要请领导,请名人,癫癫吃什么药请客商,需要办晚会造气氛,需要升气球、敲锣鼓、燃烟花,放鞭炮,需要上报纸、上电视扩大影响,需要吃,需要喝,需要接,需要送,需要奖品、礼品、土特产品……这么多需要,其实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字:钱。钱从何来?挤、凑、摊呗。
   科山乡牛乡长拿着红头文件正在犯愁,县政府办公室崔干事推门进来。小崔笑着说:“牛乡长,为搞好这次红薯节,县里特别重视科山乡的工作,特意把我派过来,协助你工作。”牛乡长说:“协助?甭说好听的,就说来督促,来监督,我也热烈欢迎啊。”小崔说:“领导说是协助,就是协助嘛!怎么着牛乡长,咱先开个会把任务分分,责任到人,承包到户,把任务分派下去咱再抓落实,你看咋样?”牛乡长说:“我说你真是屎催的,着急也不能随地大小便呀。喝口水,仗有的是让你打。”
   乡政府扩大会上,崔干事讲了红薯节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历史意义、现实意义。为解决集资、赞助问题要县乡统筹、东西互助、内外交流、上下结合、松紧适度、人人有责、个个有份。牛乡长就具体工作进行了布置:红薯要挑十寸左右的,十块一包,由苗庄、牛市庄、桃庄负责;红薯粉丝由粉丝厂负责;红薯干要尽快打好小包装,由马店、赵庄负责。两万元钱由乡镇企业负责;奖品五十分由牛乡长亲自落实。牛乡长说:“同志们啊,时间紧,任务重,咱科山乡历来是腿肚上绑大锣——走到哪响到哪;这回,也是王八过门槛——全看这一翻了。要千方百计——不过也用不了那么多计,有点儿计就够使了——保证准时、按点、全部、定量的完成这次任务。”
   崔干事接着说:“刚才牛乡长讲的也是老太太踩鸡屎——比较全面了,只是我有一条重要的补充告诉大家。县里已决定:这刨红薯的任务也分给我们乡了。”牛乡长问:“这刨红薯也算任务?”崔干事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刨红薯,带有表演的形式,人家领导和外边来的人,要来咱这看看红薯是怎样刨出来的。”牛乡长说:“这还用看吗,咋不看看饭是怎样吃进去的呢?”崔干事说:“不是好些城里人没见过吗,别小看这事,这可是地里绣花的活儿。”副乡长田旺说:“别说的这么邪乎,找几个庄稼把式不就得了。”崔干事说:“要不怎么说你没见过世面呢。去年我和陈县长去参加人家葡萄采摘节,摘葡萄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个个水灵灵的,长得跟葡萄似的,哎呀,人在画中,画在眼前,真是出神入化,美不胜收啊。”田旺说:“人家长得跟葡萄似的水灵,咱就得找跟红薯一样的丰满的。”崔干事说:“那还行?人长得跟红薯似的大头、大脸盘子、大屁股蛋子,不是丢咱科山乡的人吗?”牛乡长说:“要说跟红薯般配就长得这模样。”崔干事说:“啥叫美呀,可着全乡选,还选不出几个像模像样的来?”田旺说:“那动静可大了,不成了全乡选美了吗?”牛乡长说:“选美就选美吧,小崔你有眼光,这事我看你牵头得了。乡妇联主任兰如配合你行吧?”田旺抢着说:“我也算一个,省的咱乡的仙桃都叫他一人啃了。”
   转眼,科山乡为红薯节准备的物品,源源送进了乡政府。这边一垛红薯,挑的均匀适度,十块一包,包上贴上了“绿色食品、降压减肥、优质红薯”的字样;那边一垛粉丝,写着“采用优质红薯制作,爽滑适口,老少皆宜”;红薯干也都用了包装箱。可奖品,牛乡长直接负责的项目,还没着落。崔干事对牛乡长说:“牛乡长,咱乡可真有出众的。你看,你看,那个长得多俊呢!”牛乡长说:“快挑人吧,不过有句话说在头里,这人嘛,一个也不能少,一个也不能多。”田旺说:“崔干事,别臭美了,兰如叫你过去。来了这么多人,抓紧时间一个一个选吧。”崔干事把烟头一扔,对牛乡长说:“牛乡长,我还有个新想法,在表演开始前,演一段最通俗、最有趣味的节目。”田旺问:“啥节目?”崔干事神秘的说:“演出前是不能泄露的。对牛乡长也就不保密了。告诉你吧,三句半。”田旺一咧嘴:“哎呦,卖了儿子招女婿,瞎折腾。快点儿吧,那边还等着呢。”崔干事把一叠纸交给牛乡长,说:“这是我创作的台词,你给我把把关。”说着起身走到门口,又转身对牛乡长说:“我们可要开始了,你那奖品咋落实的?要快呀。”牛乡长笑笑:“别着急,别催命行不?选你的美去吧。”牛乡长展开稿纸看崔干事写的台词:“红薯大来红薯甜,降压活血又养颜,关键一点最重要,通便!”牛乡长笑了:“通便?不如改成大便。”接着往下看:“书记亲自做示范,县长引种到田间,多种红薯来致富,赚钱!”牛乡长说:“看看,这小子多会拍。咱们乡种红薯的传统,有个四、五十年了。”田旺说:“庄稼把式有的是,还用书记、县长操心,咱教他们还差不多。给他改喽。”牛乡长说:“算啦,人家上下左右都照顾到了,咱也别兔子拉犁——不讲套数。来,接着看……”
   崔干事他们选了二十个大姑娘、小媳妇,并开始对她们进行培训。崔干事讲:劳动创造了美,你们不仅人美,刨红薯的动作也要美。第二天,便拉着这伙娘子军到红薯地里进行实地演练。苗庄的姑娘香梅是个高中毕业生,连续参加了几年高考没考上,一直在家闲着。人长得细皮嫩肉,杏眼桃腮,身穿一件粉红色紧身衬衫,显出凹凸优美的线条,站在人群中亭亭玉立,特别令人注目。香梅干农活可是二把刀,她用镢头总是不得要领,不是刨深了,拔弄不动,就是刨浅了,把红薯刨得稀烂,心疼得地的主人于老铁直喊叫。香梅是活泼人,刨坏了红薯并不在意,听到的是她一串串的笑声。崔干事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儿。
   连续演练了两天,大家都顺利过了关。崔干事向她们讲了具体注意事项,怎样穿着打扮,就解散回去待命了,只是留下香梅,给她单独辅导。太阳偏西了,崔干事说:“别练了,我送你回去吧!”香梅说:“没事俺再练一会儿。”崔干事上前夺她的镢头,碰到香梅的手,香梅“唉哟”一声,崔干事一看,娇嫩的手上已经打起了血泡,不觉爱怜之心油然而生,马上掏出手帕为她包好。俩人沐浴着夕阳一起往回走。崔干事说:“你就甘心在地里混一辈子?”香梅说:“当然不啦,可也没合适事做,先呆呆看吧。”崔干事说:“我会帮你,在县里找个合适的工作。不过,人家用人单位问起来是不是亲属关系呀,那就难了。”香梅说:“那还不容易,你不会说是我表哥吗?”崔干事说:“对呀,以后我们就兄妹相称。”想没叫了声:“哥!”就这一声“哥”,差点儿把崔干事叫晕过去,愣了半晌才说:“妹,你真像一股风,紧紧地把我拥抱。”香梅说:“现在可是秋天,你也不怕感冒喽。”
   牛乡长把田旺叫到办公室,说:“武汉羊癫疯较好的医院眼看红薯节就要到了,这奖品弄啥呀?开动脑筋,帮我想想辙。”田旺说:“要说难也不难,咱先了解一下,这奖品是奖谁,奖的什么事?”牛乡长说:“哎,就是奖给为咱县做出过贡献的人呗,叫啥荣誉奖。”田旺说:“这县里也是,给包红薯带包粉丝就得了,非发啥奖品。我看这是县里想让咱多花点儿钱,出点儿血,又不好意思说,只好说要奖品。”牛乡长说:“这能瞒得了我吗,可咱哪来的钱呢。乡里开支这么紧张,上半年闹海狸鼠的事,补偿到现在还没兑现呢。现在咱是鸭子吞下根铁筷子,回不过脖来了。”田旺说:“县里也有偏有向,对邻乡,就是王屯乡这次就摊了四个大气球、100面彩旗;刘庄乡只出个大鼓队,衣裳县里还补了几千块钱。看咱这又是红薯、粉丝、红薯干、现金、奖品,还要出人表演。”牛乡长说:“咱不是全县的旗帜吗,县里的左膀右臂,比这些就扯远了。这奖品……”田旺说:“给个镜框子不就得了,奖杯咱又买不起。”牛乡长说:“镜框嘛,县里嫌分量太轻。”田旺说:“分量轻,唉,这奖品是不是红包的意思?你说一个人给个24K金的纪念币,县长一定不会嫌。”牛乡长说:“是啊,把你卖了钱也不够啊。”田旺说:“要实惠、体面、包装讲究……唉,乡长,找个糊纸盒的,外面贴上锦缎,用小绸子一缠,里面放上……”牛乡长说:“哎,上道了,我说既然是红薯节,干脆放块红薯,不,放块烤红薯得了。”田旺说:“那还行,你想,人家捧着锦盒回去,小心轻放打开一看,啊,是块烤红薯,这不是捉弄人吗?你这乡长也别当了,闹不好县长也得跟着倒霉,全县人民都得骂咱们。”
   正说着,崔干事进来了:“怎么着老牛,奖品有着落了吗?明天我要跟陈县长汇报啦。”又对田旺说:“小田,告诉食堂加俩菜,把雅间给我收拾一下,我有客人。”牛乡长问:“谁来了?”崔干事说:“没准,抓紧布置一下红薯节表演的事儿嘛。”田旺说:“你可别假公济私啊,哎,搞上啦?”崔干事说:“就咱这,一个个长得萝卜、咸菜、菜帮子似的,有我看上眼的吗?太没档次了。”说着出去了。牛乡长说:“这个小崔整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让我眼晕,又赶上嘴碎,整天唧唧歪歪的,唐僧似的,念的我一点情绪都没了。你看他那头梳的像牛舔的似的。”田旺说:“我先去安排饭,奖品的事回头再议吧。”
   乡政府小食堂雅间里,崔干事对香梅说:“我们是兄妹,好像在哪……在哪见过你,噢,在梦里,秋水伊人的河边。”香梅说:“你别把我说得那么好,其实我很懒。”崔干事说:“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你的一切我都觉得那么温馨、那么美。说实在的,我可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你像似一抹春天的绿色,擦亮了我生锈的眼睛。”香梅说:“别说了,天不早了,回去晚了爹娘不放心了。”崔干事说:“等一下,我还有一句话今天太激动了还没说完。我这人心眼小,有话不说出来,晚上睡不着觉。”香梅说:“那你就快说吧。”崔干事说:“妹,如果革命需要你爬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啃树皮,你能行吗?”香梅说:“能行,我从小就特想当英雄。”崔干事又说:“如果组织上安排我们扮做夫妻,打入敌人内部,你能行吗?”香梅说:“打入敌人内部?都和平年代了,哪有……”崔干事说:“有啊,比如打着企业家名誉的特务,蜕化变质的腐败分子……”香梅说:“能行,去破案?哎,那可够惊险刺激的了。对了,你不是政府办的嘛,这事归你管吗?”崔干事说:“保卫国家安全,是我们每个公民神圣的职责。如果敌人对我们监控严格,咱俩又不能暴露,为革命我们假戏真做,你能行吗?”香梅说:“真有这事,那就行呗!”崔干事张开双臂来抱香梅,说:“好同志,好妹妹,我们……”香梅用手一推,说:“你神经病啊,莫名其妙!”这时田旺进来,对崔干事说:“小崔,我跟你一块去,同生死,共患难,战饥饿,斗严寒,寻鲜桃,找美女,乡政府永远与你同在。”
   听说崔干事病了,几天没到乡里来。兰如找牛乡长汇报了娘子军休整待命的情况,接下来说:“尽搞形式主义,刨红薯也得组织演练,毁了于老铁二亩红薯地,人家说要咱赔点儿损失。”牛乡长说:“赔损失?这于老铁是老党员了,为革命做点儿牺牲还要啥条件。红薯能有啥损失,庄稼不收年年种,给他解释解释。”兰如说:“崔干事还把乡里选人的事,写了篇乡村选美的报道,弄得满城风雨的。培训过的妇女,有的要求退出,不参加什么刨红薯表演了长期服用癫痫奥卡西平的危害。”牛乡长说:“这个小崔,选人就选人,到处嚷嚷什么呀,瞎胡闹!”兰如说:“别的乡还笑话咱们,赵庄乡的黄乡长说,科山美,人更美,袋鼠的胳膊大象的腿,狗熊的脑袋野兔的嘴,母猪的耳朵八字眉,叉着胳膊撇着腿,哭着闹着要选美。其实不过是刨红薯,搞不清姓氏和名谁。”牛乡长乐了:“黄乡长编的,还挺有水平。哎,叫小田过来,奖品后天该送了。”田旺过来,牛乡长问:“有啥新招儿,快快道来。”田旺说:“这没钱办事就好比无米之炊呀。”牛乡长说:“无米之炊,无米也要做饭吃,咱干的就是这活儿。”田旺说:“你就别逼我了,我回去再琢磨琢磨,明天交卷,如何?”牛乡长说:“如可行,那我可给这催命鬼崔干事打电话了。”田旺说:“军中无戏言,明天交不了卷,提头来见你。”牛乡长说:“好,关键的时候到了,全看你的了。”
   第二天,牛乡长门前整齐的摆着五十个小坛子。牛乡长问田旺:“这不是腌咸菜吗?”田旺说:“利用我乡腌菜厂的坛子,用红纸剪成四方形、菱形贴上,大写奖字,用金粉写的,再用红绸布扎口,怎么样,外观还可以吧?”牛乡长说:“可以,就是坛子大了点儿,这里面的内容是什么?”田旺说:“金粉。”牛乡长说:“金粉?老天爷,你没抢银行吧?”田旺说:“这金粉也是产自咱乡,夏播秋收,形似金棒,粒如金豆,剥去下皮,清洗碾轧,才收得今日的金粉。”牛乡长说:“别绕圈子了,告诉大伙儿是啥,可得既让领导满意又让来宾高兴,说吧。”大伙儿说:“说呀!”田旺假惺惺地看看四周说:“棒子面。”大伙一阵惊喜,全乐了。牛乡长嘀咕:“行吗?别……”田旺说:“没问题,可现在要保密,不能外传。另外,你得给点儿奖励,晚会的票弄几张,咱也去看看明星。”牛乡长说:“行啊,这不县里通知叫各方动员企业、学校什么的认购呢。这也是有指标的,你负责张罗一下,多卖点儿票,有提成啊。”田旺说:“算了吧,我已经挑了重担子,陕西癫痫能不能治愈把这轻的留给年轻的同志挑吧!”牛乡长看着眼前的物品叹了一口气说:“难道搞个啥节,明星一出现,经济就会发达了吗,老百姓就拥护你吗?有这几十万,为老百姓做点儿实事好不好,你办好事也别光折腾老百姓。好了,咱这根针说了也没用。”田旺说:“报告乡长,按照县里的要求,我乡赞助红薯节的红薯、红薯干、粉丝、奖品全部备齐,请您指示。”牛乡长说:“指示啥呀?装车拉走。另外通知大姑娘、小媳妇换好衣裳,明天到乡里集合,准备上岗了。”
  

共 550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