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生】邻人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剧本
破坏: 阅读:1902伊春癫痫病要怎么医治ont>发表时间:2016-11-14 13:08:25


   邻家姚大伯家最近热闹了起来,据说是女儿要出嫁。婚嫁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最喜庆、隆重的一件事,家人从上到下、从前到后忙着、张罗着。日子未到,大伯家门前已经挂起了大红灯笼,贴上了大大的“囍”字,这是宣喜。早早放一个礼花,通知四方天神,有女出嫁,请求庇佑;告知各路妖魔,最近本家有喜事,请暂且回避。
   在乡下,最热闹的事,除了过年,就是婚嫁。过年是所有人的狂欢,而婚嫁是两大家族的喜悦,也是整个村庄的喜事。乡下的婚嫁虽然没有城市华丽,可是热闹程度绝对盖过城市。
   庄稼之人不得闲,面朝黄土背朝天。大伯家里人做了一辈子地地道道农民,住着几间旧平房,日子就像是正屋的厅子,空空洞洞。如今这个季节,麦子绿了田,在麦子生长时,农人可以偷个懒。也有人外出务工,为过年准备些零用钱,还要再给儿女备个学费,而姚伯家一大家子人,都在家里忙活着。
   农人的喊声,是自带的高音喇叭,屋前一呼,全村人都会听到,喊谁谁到。我在睡梦中,被喊声终断过好几次。屋前陆陆续续有一些脚步声,还有闲谈声,我知道那些人都是来染喜的,想染染姚大伯家的喜庆,让自家也多几件喜事。
   嫁女儿,娘家其实并不需要准备太多,几床大花被,还有一套箱桌。近些年多了一条风俗,那就是有条件的家庭会送男方家里一部车。早些年,女儿出嫁时,怕女儿在男方家里委屈,会给女儿塞一些钱,不至于让女儿在男方家里受气。当然,钱是越多越好。越多的话,在男方家里说话越有地位。农家人会说,谁谁家说话气粗得很,其实说的是财多。
   近些天,阳光普照,天气很喜人,农人在村子里各处走走转转,总会有意无意地来到姚伯家门口。
   大娘在院子里铺了一张宽凉席,上面摊晒着棉花。近些年,大娘家一直种植着棉花。这些棉花,先是送走了大女儿,马上就要送走小女儿。对于豫西人来说,只有谁家需用到棉花,才会去种植,尤其是谁家孩子到了结婚年龄的前几年,会种很多棉花,以备婚嫁时使用。
   娘家富不富,看看棉被数;娘家准备棉被用的棉被,都要经过匠人专门弹制,要大、厚、多,生怕女儿在男方家里受冻。其实男方家里也会准备几床大花被,花被越多,新人越幸福。
   姚伯家请了村东头的李师傅为他家打被子,李师傅弹的棉花又松又软,做成的大花被非常暖和。李师傅是一位老弹花匠,和大儿子住在村东头,享受着每一天的第一缕阳光。近些年已经没再见过李师傅弹棉花了,他的弦弓上应该有一层灰尘了吧?
   早些年,李师傅弹棉花的技术让无数人敬佩,每天他家门口来来往往无数双脚,有时候还要排个号。即便是排号,还有好多人抱着、背着、扛着棉花,来到李师傅家打棉被。
   打棉被,棉花被,打完棉被女儿就出嫁;姚伯家送李师傅了两斤酒、两只烧鸡,说了无数好话,费用另算,官话套话都说尽了,李师傅才答应把放在屋棚上的弦弓拿下来。
   这些年,镇子上多了几台大型机器,人们先是把棉花拿到作坊里去籽,再把棉花拿到打被子厂房,棉花放在这一头,那一头就出来一床棉被。简单省事多了,还不用排号,到了就做,做好就抱走,套上被罩就可以盖。人们抱着棉花去镇上的人越来越多,找李师傅弹棉花的越来越少了。李师傅家里有一间弹棉花的屋子,如今改成了仓库,家里人放一些粮食。
   姚伯说,虽然李师傅近些年没再弹过棉花,可是技术、手法、动作完全不亚于当年。在一声声“嘭、嘭、嘭”声响中,李师傅还哼着小曲,打着弦。姚伯和李师傅在屋子里唠着嗑,谈着谈着,李师傅就开始唱了起来。“弹棉花啊弹棉花,弹到姚家闺女要出嫁。弹棉花啊弹棉花,来年姚家添个胖娃娃。弹棉花啊弹棉花,……”。姚伯和李师傅,在屋子里,哈哈大笑。难得,其实乡亲们都知道,这些年,李师傅很少爽朗地笑过,他爱蹲在门前,晒着太阳,抽着烟。
   李师傅会弹,爱谈。早些年,只要有人走进李师傅弹棉花的屋子里,就不会感到闲得慌,而如今这个村子,要属李师傅最孤独,大概是由于活儿少了吧!不能说少了,而是基本上没了,关系要好的,挪不开情面,会开弓。可是,这些年,人都是追着时代在跑,打个被子都想前一刻抱着棉花,下一刻就抱着被子。而李师傅,渐渐地被人遗忘了,被时代遗忘了。
   在乡下,女儿出嫁时,娘家人要准备一套箱桌,也就是一套家具。男方为这对新人准备一个新房,女方为这对新人布置一套新家具。这套家具包括了电视机、洗衣机、冰箱、茶几、柜子、箱子等等一应俱全。女孩出嫁,带着她的一切,带着属于她的家,完完全全嫁给男方。男方一间空房,住进女方的一切,占满男方的心。双方组成新的家庭,融入新的生活。
   女方家不需要大规模操办,准备好大花被、嫁妆、箱桌,最重要的就是把新娘子打扮漂亮。婚期越来越近时,姚伯家人的脚步越来越急促了,有时半夜我还能听到他家里的脚步声和对话声。然而,匆忙慌乱之中,姚伯的脚步慢下来了,甚至是和家人步伐脱了节。
   在结婚当天,吵闹声、唢呐声吵得人心不安宁,年轻人脑子里充满着“抢亲”的念头,这叫闹喜。越闹越喜,喜上加喜,这也是农村的习俗,谁不想让自家的喜事更加喜庆呢?那就闹吧!人生难得有一回。
   当天,操办了这么久,走里串外、忙前忙后的姚伯,突然间停下来脚步,甚至是坐在自家门檐下晒起来太阳。一直吧嗒吧嗒着烟,不说话。而大娘则是在屋内千叮咛万嘱咐,给女儿交代着一遍又一遍的礼数。
   当我准备上前向姚伯打招呼时,父亲拉住了我,且轻声给我说,别去打扰他,他难受。当时,我有些吃惊,明明是大喜的日子,为什么姚伯会伤心呢?我远远地望着姚伯,看到他目光注视着前方,眼中嵌满了就要喷涌而出的眼泪,我才意识到,如此美好的日子,也是会有人独自落泪的。姚伯闺女要出嫁了,心头肉、小棉袄就要出嫁了,他肯定舍不得呀!即使是同村的,随时可以见到,可还是舍不得啊!
   让我忽然间想到,前些年姐姐出嫁时,当对着摄影机镜头时,当父亲嘱咐姐姐要好好生活时,他也流泪了。在我心中无比伟大、坚强的父亲竟然流泪了,是啊!都舍不得啊!
   姚伯在吸烟与吐烟时,目光一直呆滞、黯淡无光。就在那一瞬间,我察觉到,此时此刻姚伯的眼神和李师傅平时的眼神是一致的。姚伯的眼神里有李师长春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加正规傅的孤独,还有他的千万缕不舍与心寒。

共 2423 字 1 页 首页1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09258&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