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微笑吧,我的爱人!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雪落慵懒的坐在床上,她的心像被人掏空了一般,总感觉没有着落,看了看床上的苹果手机,她的表情变得更加痛苦,因为她总觉得那个标识是在预示什么,不然为何好好的一个苹果会被人咬掉了一口?
   手机响动一声,来了一条信息,雪落的手压在手机上,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不敢看那条信息,更不相信他会欺骗他。
   内心纠结了好久,她终于鼓足勇气,拿起了手机,大拇指向右轻轻滑动,那条信息的确是他发过来的。
   “雪落,我爱你,我会叫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多么温馨的爱语,如果是昨天,她看到这些,一定会欢呼雀跃得像个蝴蝶,甚至会感动得流泪,但是今天她却没有欢呼雀跃,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很傻,不然为何会轻信他那么多的谎话?
   雪落没有回复信息,随手将手机丢在床上,她的头很痛,因为她在思考着整件事情,企图把关于他所有的事给串联起来。
   雪落轻轻合上双眼,许多关于遥寒的记忆便如潮水般纷至沓来……
   一年前的一个春天,雪落正在桃园静静地看着桃花,那些桃花也像她的心情一般在空中兀自飘零。
   “难道这就是人生?为何会有花开花谢,为何花样年华也会悄然而去?”雪落的心中因此而抑郁,她想不通太多的事,尽管她拥有很高的学历,她知道自己的心理出现了问题,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医好它。
   “多漂亮的杏树?多漂亮的杏花?”一个背包男孩一边兴奋地惊叹,一边拿出照相机开始拍摄。
   雪落心中闪过一丝好奇,她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不分桃树和杏树,抬眼看了看那个照相的人。
   “你在做什么?这么讨厌,把相机给我!”雪落像是意识到什么,站起身来,去抢那人的相机。
   “我只是在这里拍照,更何况……你别抢我的相机啊!”两个人撕扯了半天。
   “你为什么要把我照进去?”
   “美女,我只是在照这些美丽的杏花,更何况,你也很美。”
   雪落的目光不经意间扫扫了一下屏幕,相机屏幕里除了那些飘然而落的桃花,还有一个靓颖,她幽怨的坐在那里,长发已经挡住了她的容颜,不过即使如此,也叫人联想起那身影的靓丽,雪落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你这么漂亮,不如我照几张照片送给你,你放心,照片给你之后,我会当着你的面把它全部删除。”
   雪落没有说话,因为她正在看那些桃花,此时的桃花正如雪落一般。
   那是第一次见面,她只是知道他不是很坏,因为他把照片给她的时候,真的当着她的面删除了相机里的所有的照片,尽管他分不清杏花和桃花,但他的照相水平确实很高,她淡淡的哀怨和忧伤,他拿捏得很准,她很喜欢那些照片。
   后来她的脑海里竟然有一个影像,而那个影像里总闪烁着他的开朗,她记得是他第一次把自己逗的开怀大笑。
   那个叫她开怀大笑的男孩儿叫遥寒,她不知道遥寒来自哪里,她没有问过,他也从未说过,她只是感觉到他是上天派来逗她开心的。
   相处了几个月,她延安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她的脸上也有了久违的笑容。
   但是昨天,她分明看见遥寒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她立刻拿起手机打过去,但是他却说他很忙,说完他就挂断了。
   雪落拿起手机,又一次看了看那条信息,她想起了那些桃花,花开花谢,她想起了美丽的容颜也会悄然而去,她想到了爱情,想着想着她哭了……
   哭声中,电话响了起来,雪落的心情很烦,但她还是接听了,她要把这件事跟他说清楚。
   “我的小宝贝!如果你有时间,一个小时后我们老地方见。”雪落刚要质问一些事,可惜电话已经挂断了,雪落拨过去,发现对方的电话已经关机。
   “为什么这样做?想叫我难看么?我一定要叫她看到我的微笑。”雪落深深呼出一口气息,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走到衣柜旁,她将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挑选了良久。
   一辆出租车停到了广场边缘,这个广场便是他们相识的地方,哪里有无数的桃花,尽管此时桃花早已落尽,但是雪落不会忘记那些曾经武汉治愈小儿癫痫的日子。
   雪落下了出租车,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雪落确认昨天跟遥寒在一起的就是她,而今天自己所要面对的可能也是她,雪落第一次带着微笑朝前走路,第一次自信的去望着一个人。
   ……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那个漂亮的女孩看到雪落时,居然动情地歌唱,歌声是那样的委婉、轻灵。
   雪落望着前方,她害怕看到那一幕,如果自己心中的那个人此时唱着这首歌走出来,她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流泪。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歌声继续响起,幸亏在人群中走出来的不是遥寒。
   雪落没有驻足,她拖着长裙缓缓朝着人群走去,她看见无数的人都在那里舞蹈,所有人此刻也都在微笑地看着她,她似乎意识到什么,因为她看见了孩子的微笑,看见了中年人的蹦蹦跳跳,她看见了老年人携着手慢慢的舞蹈。
   “难道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雪落走路时不再自信,她有些眩晕。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这个声音是那般熟悉,雪落惊奇的看着人群,只见一个男孩儿捧着鲜花走到她的面前。
   “雪落,嫁给我吧。”那个男孩儿正是遥寒,此刻他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单膝跪在雪落的面前。
   “可是……”雪落愣在当场,她本来做好了各种准备,却没有想到故事会这样发展,在确定了眼前的男孩是在对自己说这些话时,雪落眼中的泪水终于如决堤一般。
   “没有可是,我这几天一直跟舞蹈老师研究跟你求婚的方式,我们已经编排了半个多月了,我一直说自己很忙,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只是叫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无论未来怎样,我对你都会不离不弃。”
   “遥寒,谢谢你!”雪落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鲜花,她的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下,那一刻,雪落的眼神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雪落闻了闻鲜花,她看见了孩子们在笑、青年人在笑、老年人在笑。
   她发现自己也在笑,她似乎懂得了花开花落花亦老的真谛,她似乎懂得了花朵的美丽,其实是敢于承受那份不怕飘零的感伤,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懂得了这些之后,雪落伴着微笑,开始在人群中欢乐的舞蹈……
   “你是这世上最美的蝴蝶,你微笑吧,我的爱人!我要叫你这一生都像现在这样美丽。”遥寒看着开心的雪癫痫是有那些引起的落,眼神中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共 236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