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告别灰姑娘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他给三水发了两条短信。距上一次的短信过去了两个月。可没有回音。这是他最讨厌看到的结果。三水代表的是一个行将死去的故事。大学校园里的爱情。一个沉默的男生爱上一个并不出众女孩,他自以为看到了她全部的美。可女孩拒绝了他。几乎是没有理由的,这不难理解,爱情通常是没有理由的,当主角无比幼稚。他被三水吸引要更久远,大二的一节英语课上,他发现自己喜欢静静看着三水。看着她做根本就没有意义的事情:和女伴聊天,不知为什么发笑。
   他最开始并没有注意三水,这也说明她的平凡。大学刚开始他正沉浸在对莎的幻想里,他和她的爱情,单相思历史上的一个。大一寒假莎穿了件红色的风衣,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那个冬天下了很厚的雪,就在莎出现的那刻,他喜欢上了她。随后有无数条在莎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短信,还有写在格子纸上的信。莎对他的进攻有些无聊,就像找错了人。他感到莎足够残酷,对他的满腔热情置之不理。他傻子般的伤心,刻意忘却,关掉手机两个月。写出了一部和莎没有一点关系的长篇小说。小说写完,三水就出现了。
   三水穿着七分牛仔裤在学校乒乓球中心打乒乓球,一个男同学的球滚到她那里。停了几秒钟,她才拾起来,很讨厌地丢过去。他觉得三水很酷。夏天的一节游泳课,体育老师宣布散场前,三水看着他,他们中间隔了一条拥挤的校道。他不明白三水为什么看他。那时他们太陌生了,虽然是同班同学,可从没说过一句话。
   当莎在他脑子里渐渐远去,三水就鲜明起来。大二暑假放假回家,他们一起去火车站。坐公交前,三水急着去买卫生巾,对另一个男生说:怕火车上不够用。他在候车室里找到一个座位,喊三水过来坐。有一个流浪汉,在三水弯腰系鞋带的时候碰了她,是揩油。三水很气愤,他站在三水身边,差不多要打抱不平。开学后,他和三水渐渐熟悉起来。
   他的想象比现实走得要远,他喜欢三水,想和她恋爱,当他和三水说第一句话时,他差不多就这么想。他很想告诉三水那三个字,可不知如何开口。他又陷入对莎时有的那种困境。一模一样。他有很多网友,他开始给一个叫禾叶的女孩说他的故事,先是和三水的,后来是和莎的。他告诉她很多事情,把还不能和三水说的都告诉了禾叶。
   禾叶那时读高三,她是个聪颖的女孩,总是上网到零点后,成绩还是全年级前十。他和禾叶越来越熟。禾叶给他说她遇到的有趣的事。禾叶是个异常成熟的女孩。他把三水的照片发过去,她说:真美,她的胸是D罩杯的吧。他说不知道。禾叶又说自己粗腿,又说妈妈都说她丑。还说她和女生一起去厕所,一个给一个看门,说这证明关系铁。他觉得禾叶很有趣,他喜欢控制禾叶的电脑页面,或者被禾叶控制。他开始给禾叶说私密话题,禾叶很好奇的样子,他越来越过分,发泄现实里不能对三水发泄的欲望。他说:我看看你的照片。禾叶说:没有。他说:等你高考完了,我去找你。禾叶说:要来就来咯。
   彦也是他的网友。他们开始聊天时,彦还在大学,比他高一级。有一句每一句地聊了很多天,也许得有几个月。他和彦的聊天不可避免的滑向性。他说:你做过爱吧。彦说:干你什么事儿?他说:高潮时什么感觉?彦说:没什么感觉。他有了她的号码,一次她说她来他的学校了。他说他去找她。他在学校附件一家兰州面馆里找到她。她和她的女同学在一起。他们走着去学校,走到操场,刻板地聊天。她说:你的话不是很多吗?他说:在现实里我的话一点都不多。他们又往回走,快到校门口了,她说:seeyou。他说:再见。
   禾叶对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她可能真不喜欢你。他说:那我喜欢你吧。她说:我不喜欢你,没几个人会喜欢你的。
   他和三水的对话越来越多,他对三水的喜欢越来越深。大四刚开学,他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她拒绝了,说: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要做的是什么。
   他和禾叶失去了联系,禾叶忙于高考。他沉浸在对三水幻想的爱情里,他做了很多事。和三水一起吃饭,陪她走去上二专的路,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礼物。毕业马上就来临了。一天晚上,他把三水喊出来,他说:咱们谈谈吧。他们走进一家奶茶店,说了些话,可等于什么也没说。三水回宿舍时,说:很多优秀的人,没什么要选你?他说:那你等着看吧。
   冬天最后一个寒假放假,他送三水到火车站,他想抱一下三水,被三水推来了。后来他放弃了这种拥抱,当他和三水离开奶茶店,走在漆黑的楼道里,他一点低俗的想法都没有。倒是三水幽默了一下,当他们选那条路时,他说:走外边。三水说:去外边?想干什么?他马上就明白了,说:晕。他和三水吃饭,散步,还有那些零碎的在一起的时光,他一点都没有低俗的想法。这是他的现实,可他的幻想太复杂了,网络是一种呈现形式。
   室友F跟很多女网友打情骂俏,有一次,那边一个女的掀起了上衣。隔壁宿舍的H,经常来他宿舍里玩,经常无意说看了那种片子,自未了多少次。H还趁F不在,打开电脑,把几十部蓝电影乱看一通。N是H的舍友,有女朋友,一次竟在他们面前不自主的做那种动作,他说:练习练习。那时已是傍晚,她的女朋友就要喊他吃饭了。他对面的宿舍,Z男生刻了九张蓝电影。N和Z不和,一次Z不在,N大放他的蓝碟,以来揭示F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他也觉得自己是个伪君子,现实里一副样子,网络上又是另外一副样子。他在现实里很纯情,在网络上他足够低俗。毕业最后的聚餐,他喝得烂醉,有位女同学问他:你是不是很压抑,这四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天喝醉,他抱了一个女生,仅有的一点清醒让他知道被抱的是七月子。
   他对七月子没有喜欢的感觉。有次在网上他问:为什么女的要和比自己大两岁的男的结婚?七月子说:女生十二岁就初潮了,比男生早成熟两年。他听说过七月子一些事情,Z说的,Z和七月子有矛盾,故意诽谤她。
   他毕业一年了,经常去一个小吃店吃饭,小吃店里有三个女孩。他对其中最瘦的女孩有喜欢的感觉,可那个女孩不理他,他又试着去喜欢更小的一个姑娘。或许不算喜欢。他幻想着可以和女孩发生什么故事,也许不是因为爱情。他在碰见的女孩面前从来都是打着爱情的旗号。在现实里他喜欢莎,三水,如此纯情。可在网上他碰见女孩,总是无法避免地滑向性。甚至在小吃店碰见的女孩那里,也是性。他开始不是如此,整个大学,他变成一个低俗的人。一个总觉得没人喜欢,总觉得自己最相信爱情,其实最不相信爱情的就是他。他在莎还有三水那里遭到拒绝,变的在精神里郑州军海脑病医院靠谱滥情,最后成为一个伪君子。
   他在网上与一个个女孩相遇,最后又跟她们告别。他在现实里无法坚守,他说的那句:等着看吧。可他不堪一击。就像对三水,不回短信,他都想着绝交。也应该要绝交的,这故事不会大团圆。他又在这绝交里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
   他有七月子的电话,时常会发些短信给她,说些没有意义的事。他跟很多女网友都有话没话说着,似乎因为他太寂寞。他又加上了很多学院里的女孩,有一个是在外国留学的,他窥视她们,希望自己猎艳成功。
   他打算跟所有的姑娘告别,即便他和这些姑娘里的任何一个一点事情都没发生。他不再自怨自艾下去,还要忘掉以前的不愉快。初一他喜欢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女孩,初三时一个叫静的女孩。高中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叫秀,第二个叫美。大学时莎,三水,还有青。这些喜欢都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基本都是单相思。连三水都不例外。至于网络上的,不能算作喜欢,只是聊友,有一个除外,是禾叶。他打算跟这些姑娘告别,跟他遇见的看起来很美的姑娘。
   他打算隐姓埋名。用心工作,与一个姑娘相遇,平平淡淡,实实在在的生活。他打算不再上网,开始一种健康的生活。他想彻底和阴暗说再见。
   他二十四岁,一切并不晚。把所有的故事都画上句号。
   告别灰姑娘。
   2010年10月22日20:23:59
   2014年10月30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