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年味其实就是回家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茶艺

回 不 回 家

需 要 什 么 宏 大 的 理 由 吗

“真不知道过年回家干嘛!一年才见一次面的亲戚,还得当众听我的年度述职报告,除了攀比浮夸、吃喝打牌、催婚催娃,真不知道大老远跑回去过这个年还有什么意思!”

一个小姐妹最近抢票抢得不太顺利,恼羞成怒。

是啊,我也觉得现在的年越过越没意思。

因为从事自由职业,不用再跟上班族抢票,不用再意图多请几天假跟老板斗智斗勇,只需要提起行李,说走就走。

几天前我就回家了。

每天目睹着家人的生活就是做做饭、逗逗娃、拖拖地,饭后腿脚好的再溜达溜达,而我就在一旁抱着电脑写写欠稿。起初也彼此新鲜上几天,他们做上几桌丰盛的菜,我吃上几顿各种馅的饺子。

之后,日子一如既往。

不会因为你回来,这个家就每天张灯结彩;不会因为多了你一个人,一家人的日子就天天嗨到云霄。

小姐妹哈哈大笑,操着浓烈的东北大碴子口音问我,“那你觉得无聊不”

无聊啊。

但你要知道,我们在家感到有多无聊,我们不在家时父母就会有多无聊。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盼年,老去的八零后、九零后一直在忙着寻找每一件事情的意义,因为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在大城市生根,回到家乡又跟一切格格不入,所以每次要回家过年时,要么害怕,要么尴尬。

甚至坐在沙发上什么事儿都不做超过三天,心里就无法心安理得。

于是索性认为自己回不回家也就那样了。

但一个家到底有没有年味,跟慢慢淡去的新年传统无关,跟春晚无关,跟茶几上的瓜子糖果无关,跟贴对联的浆糊无关,跟有没有买新衣服无关。

只有你回家了,一个家才有年味。

就这么简单。

我们曾经对过年也饱含过期待。

那个时候我们一年只买一次新衣服,这之前我们会踩着凳子翘着脚反复去摸它,想象着出去拜年的那一天将如何像个小公举一样声震人间;那个时候我们还真心期盼着串门与走远房亲戚,因为心里想着跟四大爷家的小哥哥、小姐姐在雪窝子里炸上半天炮仗。

而如今,我们对过年最大的感激,只是7天假期。

后来,我们不再需要一年才买一次新衣裳,而江苏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一年都懒得出去逛一次商场,我们再也体会不到一件衣服能带给我们的巨大满足。

而且还得想着法子躲着那些催婚催娃的亲戚。

有一年回老家,去一个舅妈家取我家那串委托她代为保管的钥匙半年没见,只是开门拿钥匙的几秒钟,她竟然不遗余力地上来就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回去气急败坏地跟我妈抱怨,哪有拿个钥匙的工夫就要被催婚的。

我妈大笑,平时又见不上你,谁也不知道你在忙啥,你说你舅妈除了这个她还能问你啥

我答不上来,但却恍然。

很多像我一样常年四处闯荡、四六不着的年轻人,顶讨厌被人问东问西,不得不迎战的时候,要么臭着一张关你屁事的脸,要么就是一句冷冰冰的敷衍。

但老家的亲人,与我们交集甚少,几年离索,终得相见,他们找不到妥帖的话题,他们不懂你最近为啥喜欢了康德和萨特,他们家也没有那种可以换你一世迷离的三生烟火。

他们能关心我们的方式,也只能是问我们一些这样的婚嫁大事,如此而已。

家人多数并无恶意,只是我们越来越浮躁,越来越不耐烦。

也记不清是哪一期《奇葩说》里,马薇薇说过一个观点。

近义词辨析亲人与亲戚:平时操心你生活费的是亲人,结婚关心你礼金的是亲戚;生病来照顾的是亲人,死了来送奠仪的是亲戚;怕你过得不开心的是亲人,嫌你活得没价值的是亲戚。学会对亲人说谢谢,学会对亲戚说呵呵。

观点有点反鸡汤,但却很现实。

越是关系疏远的人,越是松原市癫痫病治疗的专业医院会用绝对标准去衡量你的一生。

小时候,很多大人就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给家里争脸昂。

你问咋就争脸了捏大人往你萌萌哒小脸蛋上一掐,就是你得衣锦还乡呀。

你猛得倒吸一口鼻涕,呀,一下吸嘴里去了,还挺咸,你又问,怎么叫衣锦还乡呢

大人说,当大官,赚大钱,娶个花儿一样好看的新媳妇昂。

就是这样的乡亲,让很多年轻人越来越害怕回家,让越来越多的归乡少年一到家就宅起来不敢出门。

但事实上,很多去一线城市打拼,去外边的世界拼尽全力去博个一线生机的人,他们中很多人回到家乡的方式并不是衣锦还乡,而是两手空空。

没有赚到首付,没有当上大官,没有花枝招展的媳妇,只有一个惶恐的少年,他们血脉中融入了大城市的文化,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在大城市有个家。

他们尝试回家,却有点害怕,因为怕乡亲们会背地里笑话。

看,你整天想着出去野,你以为去大城市有什么好,还不是跟村头那家的二狗子似的,混半天还不是得回村里上班、生娃!

那些笑呵呵地带着各种反逼婚攻略的,其实都还是孩子,只有那些两手空空满脸落寞的皮笑肉不笑,才算是老了。

但那些我们以为总也过不去的坎儿,那些我们以为回家没什么意思的想法,不是因为年味变淡,也不是因为街坊邻居让你神烦。

而是因为我们给自己的一生承载了太单一的成功路径,以至于默认了世俗用金钱去衡量我们价值观的唯一标准。

暴富和腾达固然是好,但让家能成为一个家的,只是儿女和爸妈。

一个父亲离世,即将离京的小姐妹曾坐在我对面泄气的说:“哎,怎么办,没赚到什么钱,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废柴呀。”

我问她:“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她说:“没赚到钱也得先回家过年啊,我不在家我妈不正经吃饭,我回去了,起码吃饭这事儿上我妈就不瞎对付了。”

所以,回不回家需要什么很宏大的理由吗

过年能有什么意思呢

只不过是陪着父母看看电视,聊聊天,包饺子的时候上一手。他们出去遛弯儿的时候像个二货一样杵在一边,任由其他阿姨说一句“啊哟,你儿子长这么高了呐……”

这些亲戚多说一句多见河北省看儿童羊角风医院一面又怎么样呢

见与不见,都不会让我们跟常年不联系的人变治疗癫痫病的新方法都有什么得更熟。

但回不回家,会让我们的父母感受到无论多难是否会觉得养儿苦。

有人说,不用说回家了,就是通个电话都不知道跟家里聊什么,无非是东邻家的小子跟你一边大人家都当姥爷了,无非是老妈今天排队抢到了双黄的鸡蛋呐,无非是家里的老母狗性欲不佳,今年来月经也没生下一男半女的狗娃哎……

所以,我们跟家人之间相处的意义是什么

《麦田守望者》中有这样一段话,塞林格借主角讲了出来: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所以,你觉得一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是坚持一下自己喜欢的,陪伴一下该陪伴的,然后去做一个信马由缰的少年狂奔在没有意义的草原。

有人问我:“轨呀,今年过年有啥打算呢”

我说:“没啥打算,我过年回家,只是想陪家人虚度一下时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