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给生命以启迪的树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树木,无言,但时时在演绎着生命的歌。有时候感动人的不一定是人为的事迹,树木也在给我们上课,一堂充满生命力量的感悟课。怀才抱器突然想起特别的所见,记下这些闪着生命之光的树的故事。    一   我早年教过的一个学生,人呼“龙总”,我也这样称呼。这些年,始终没有断了往来,有时候去他的办公室坐一会,也没有什么事,闲话而已。   常去常不在,倒是和办公室的一位女士小王有了交流,或许就是龙总的安排,免得我打扰他。   我问,龙总怎么样?评价人这是很敏感的,况且她也知道我和龙总的师生关系,肯定不好有什么微词。可偏偏意外,她眉头一皱,说,龙总好是好,可就是有些行为很古怪。   她不等我追问,便弯下腰,差不多抱住一个硕大的花盆开始移动。那个陶瓷大花盆,是高个子,足有半米的样子,酱色的釉子,泼了彩一般,被射进屋里的阳光照耀着,有些刺眼,釉彩挂不住了,似乎往下流淌。我想去帮她一把,她早就移到了见日的窗下了。   哎,每天要干这个无聊的事!她叹气,仿佛是她的价值被贬低了很多,我笑笑。龙总上高中那阵是班长,吩咐人习惯了,也喜欢给人找点事做,习惯没有改而已。我想,那她就放在窗下这个固定的位置不就行了?小王继续解释我的疑惑。龙总说,晚上要在屋角睡觉,白天晒太阳。这不是折腾人么!   是啊,可能当了领导都喜欢有事没事就折腾人。我无言。   这是一株普通的发财树,我不怎么喜欢。办企业的老总办公室几乎都要弄一棵,可能是因树名吉利。笔直的树干有些假,没有树的性格,就是一截枯死的木桩,毫无生命之趣。我所见的发财树,顶部的叶子鲜绿,这样看起来还不颓废心情,而龙总的这株可只是在顶端露出三四片无精打采的嫩芽,实在让我同情起来。   小王看我给发财树抛去藐视的目光,心中好像马上来了委屈,脸色黯然下来。为抚养这棵发财树,小王是备受折磨,好在龙总买了一个托盆,把花盆放置在上面,下面有几个滑轮,在地板上移动才不费事。这些力气活还不是最难的,关键是小王把好原本端端的一盆树弄死了。小王的黯然神色差点就要流泪了。   勤奋不等于频繁。小王到办公室,发现这里只有发财树是一个活物,随手浇水就成了她的习惯,以为绿色来自水分,每日上班就赶快挹水勤浇。可没有一个月,叶子就开始蔫了,卷曲的叶子有的开始脱落,那些日子,龙总去外地出差,要购进一批保洁设备。   小王为难地汇报了“树情”,当场表示自己出资给龙总去花市买一盆来。龙总说,买多少棵也没有用,他要的就是这一棵。小王以为发财树有着特别的故事,不敢作声。小王以为这样的物象是很坏的兆头,这不是断了财路么?   小王是做行政人事工作,每日的工人出工,她都要精心安排,多安排一个劳动力就浪费了资源,少了就干不完活。可这几年小王调度有方,深得龙总的信任,没有想到,江河里扬帆她挺立船头,却在阴沟里翻了个纸叠的小船。   小王想把渐渐枯死的发财树拔掉,可遭到了龙总的训斥。那天她委屈之后笑了。龙总说,哪个清洁工身体不行了,干不动了,可以调整一下岗位,你都辞退了行吗?在我龙总的办公室养不活一棵发财树,别人听了不笑话死我!      二   那天,她坐在龙总办公桌面壁而思一个小时。   花是浇死的,人是被气死的。龙总说,周瑜不是被气死的么?这真是一个新颖的悖论,原来花浇水过多,水分会导致花根吸氧的能力渐渐弱化,最终缺氧。小王说,怪不得工资一个月发一回,不然也让人受不了。龙总恨小王直来直去,还转弯抹角。   有时候,我们想想过度医疗,看似是给寿命加重呵护的砝码,可身体是否可以消受得起那些沉重的呵护。过犹不及,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所谓养花十年功,浇死分分钟,正是这个道理吧。   龙总问小王,工人出工,你什么时候训话?小王想,这与养花有何干系。早晨上工吩咐工作,哪有半途再招呼回来的。龙总说,90%的花也是这样,早晨浇水就行了,小王下班前也浇水,花就是被浇死被气死的。小王哑言。   小王说自己头脑简单,也跟龙总悟到不少“鸡汤”,有时候在上下级关系里感觉不是躲避与隐瞒,而是可以得到生命的启迪。自从这棵发财树枯死,龙总买来了一大袋子乳酸奶,规定每日搬花到窗前。龙总说,阳光可以让树复活。小王很不解,暗自笑龙总总是头脑另类,还发热。小王开玩笑说,龙总是怕花钱雇佣工人,一分钱不花的阳光有的是。   现在,小王说到养树经,还颇有一套。她说,爱花的人爱树的人,不是经常浇水,是用心。那些乳酸奶是酸性的,发财树喜酸。她还说,越是刻意去做,往往事与愿违。不过最大的收获,小王减肥成功了,之前140多斤,现在120斤的样子。我嘲弄她是被龙总折磨得亚历山大才瘦了。她倒是很感激,来了俏皮话:花是爱死的,鱼是喂死的,人是撑死的。不过,我想想还是颇有几分道理。   果然,那棵发财树,居然在这样搬来搬去的折腾下,阳光给了它第二次生命,吐出了嫩叶。这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再版,却灿烂来得不容易。小王说,就像龙总有预见一样。尤其是小王从对发财树的感悟,去参悟自己的工作,似乎有了灵感。她说,公司那些清洁工,都是临时聘来的,常常是干一两个月就跑了,若是不给他们一点阳光,还真的是招人很难。不过他们公司现在不愁招工难。   我不知她是在表白自己的功劳,还是在说发财树给她以生命启发。小王站在阳光斜射进屋的窗前,很不自然地时不时将手指放到太阳光上晃一晃,脸上是毫无智慧的幸福,她居然享受到了别样的幸福。我也认为,她对自己的工作和生命有了深刻的思考,所以才这样得意。      三   今冬,我受邀去给一个环保企业做企业文化参谋,非常任,就是参谋一次。是要为他们的企业文化找点不足,看看能不能添加点什么,是无偿劳动。老板是典型的老粗,我问他索要文化册子,他说没有。但他说,他的环保企业都说是朝阳产业,可很难做。他只想要一种精神,可以鼓舞自己,也可以鼓舞他的职工,在严寒里坚守,在不景气里探索。我笑道,精神这个东西,好像不是问人要的。但他还是坚持着。他不舍得放弃自己的产业,尽管盈利逐步下滑,可还是想坚持做下去。我说,你这是不舍得几个钱,连我给你做参谋都是无偿的,他笑了,也是转移他的窘迫尴尬,领着我在他的产业园转悠。   其实,我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产业园的办公大楼前连快牌子也没有,但门前一片银杏树,足有六七十株的样子,尽管是隆冬,可显得很裕如富厚,有些特别,特别得让人觉得这里的季节有些反常。   天气已经是数九了,冷风在树隙间穿梭,发出了犀利的声响。在我的脑海,银杏经秋就染黄,翩翩黄蝶巡舞的景色早就遁去,况且这里树下都是斑驳的还未融尽的残雪,地面上的叶子一片也没有,起先我惊讶老板的卫生管理做到了家,或许就是他怕败落的叶子会给人带来颓废甚至不祥的感觉,随时有落叶随时清扫。   举首看,金黄不杂的颜色擎满了枝丫,苍白而有时昏暗的天空被这些金灿灿的黄叶染得很淋漓。惹得那些流云也借着冷冷的日光穿行在嫩黄的叶子之间,时而跳跃在叶片上,时而下沉,似乎要亲吻这些可爱的黄,也想以染自己的单纯,仿佛云流到此处都成了轻盈的小精灵,变得顽皮起来。   这里的黄似乎是想统一天空,黄得透彻心肺,黄得不管不顾,黄得淋漓尽致,是毫无顾忌的灿黄,连看的人的心都是暖黄的色彩了。   老板告诉我,这些树是他几年前花了大价钱从东北买回来的高寒银杏树,名字叫“金叶银杏”。他说,这些是他的秋叶文化的精髓,他不喜欢那些文字太煽情的东西,就喜欢能够给人一点精神感染的东西,特别是这些树木。   我被眼前装点苍白而严酷冬色的金叶银杏的绝美风姿感动了,也是她的特别颜色的美感染透了我的神思。濡濡的黄,似乎是膏脂着意搽过数遍,仰面看,叶面的黄润被日光射透,我想寒冷也是一份洗礼,若是在繁荣的夏季,这些审美特色一定不会轻易让我捕捉到的。   在我的视觉里,黄色的银杏叶,总是渲染着一番凄楚的境界,飘落于树下,心情好了,那是一层铺金的地毯,是一幅散落的画。心绪不好,那就是嘲弄,让人不能不接受时序的安排,闭目就是颓废。可在这里,做足了反常的功夫,擎在半空,留住了暖色,从地缘来说,不过是寒冷给了这个品种以面对冷峻的勇气而不凋落,但却给了人以特别的感念。   在秋的日子里,红枫使秋色变成了热烈,就像小小挫折后的理想,还是那样倔强地挂在我们的梦中。而冬天里的萧条,扫落了粉红,化为了尘埃,只能留在我们的想象里。能够抵御冷峻的冬的,是这些银杏,每一片金黄的叶子不靠合适的温度而活着,因为阳光里有足够吸纳的温暖,哪怕只是些微的暖意,就暖得让人想在这里的冬天眯上眼睛打盹。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状态啊!我们常常感慨,身边的温度那么低迷,抄手御寒,拒绝目视,失去了对身边事物的任何兴趣,而这里却是一番暖春之色,仿佛赛过迎春花惹眼。   温室里的春色,我总是感觉与“假”字傍上了,这里的颜色是银杏从她的骨髓里吐出来的,是蓄含着令人产生丰富想象的精神意蕴。我想,老板不应该是在渲染吧。      四   我历来认为,色彩是一门生命的学问。叶子的垂落,以黄色终结她一季的生命,融入尘埃,以褐色告别生命,但也是生命的孕育,只是我们不能发现她质变的过程,往往只看见凄怆,看见她消弭。挖掘是人的天性,改变是人的理想,所以,我相信满院子的灿黄就是主人的天性和理想。黄色一旦和红色相融,就是橙色,每个人走过这片树林,心是红色的,匀匀地搅拌,成为一种难得的橙色至暖。蓝天和黄色融合,则成为绿色,于是,一旦春日到来,这里又是一片蓬勃的绿的海洋。我从来没有这样深刻地读懂色彩,那天我似乎懂得了,色彩是我们生活里的特殊语言,是肢体语言之外更为高级的色彩语言,不发声,可我们仿佛听到了她所传达的声音:酷寒里我们依然温暖前行,苍茫之中我们擎着希望。色彩不仅使物体生辉,色彩还富有生动的文化内涵。莫非这位老板的企业文化就写在银杏树上,而不是印制精美而毫无生命力的纸质画册。我更相信,他是在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让这份美沉淀在他的企业文化里。   老板告诉我,这些金叶银杏的黄叶一直可以坚持到春天,当新的叶子萌发,便把这些染黄了一个冬天的叶子顶掉,完成了“青黄相接”的过程。中间,她就是不把枯枝袒露给冬天,更不给他的企业半点萧瑟的挫败感。他喜欢的就是这个氛围,每个过年,他都在树下分年货,他说,他想让百十号职工感受企业的温暖,我明白,那黄色就是温暖的符号,此时他无需讲话,只静静地看着一群人在银杏树下搬运。我想起金庸的一句话:“女人的美,是一种氛围。”他的眼光不是去看女人的眉目红唇,而是注重一个女人所创造的可给人带来的美的氛围,细枝末节,都退居其次了。我不知这位老板是否也喜欢金庸,但他的确悟到了美的意义。   生命是一个周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盛到衰,这些都是岁月行进的节奏与步伐,我们不可阻挡,华美总是会从我们的身边逝去,看了这样可以让最质感最活力的岁月再长留一段时间,在树下的人,感受到用有温度的暖色来投入他的工作,和企业一同在冬季里蓬勃。或许,这也是这位老板所追求的。   美丽的颜色会赋予枯枝以生命,美丽的颜色更会感染人,从热爱自然始,情绪也因暖色而变得内敛而充满了向上的力量。我这样想。   原来,老板也需要文字。他说,听说我会写什么赋,要我写一篇《金叶银杏赋》。我说你怎么喜欢这样的东西?这样说,我也怕伤害了他,先做了点头。因为赋是有点“阳春白雪”,不是“下里巴人”,当然我没有了藐视这位对美有着最深透理解的人。   他说,感觉赋那种铿锵的节奏很适合这种树木,当然他也是为企业新颖的文化精神寻觅一个载体。   我常常想,冲破风雨的阻隔,前面一定是阳光明媚,甚或还有惊人眼目的彩虹。其实,这位老板的理解较我更进一步,用最美而不凋败的颜色装扮着寒冬,暖暖的阳光始终驻足在他的领地,成为一道别有韵味的永恒景色。      五   如果说这位老板是借着不衰的银杏树来启迪着自己,激发着他的职工,多少还有一点小气,那么让我感到用心对待生命的一片壮阔之景,我不能不为之狂赋了。   今年夏季酷热的时候,我去了山东东营市,主要时间是在乘车巡游方圆几百里的黄河入海口的盐碱滩,在那里我感受到了葱绿的生命来之不易。或许有人会问,繁荣的夏日,何处不是葱茏!错了,我有过对比。   三十多年前,我曾经踏足过那片荒凉的土地,能够感动我的是那些油井上的磕头机,在不停地抽取能源。几乎不见一丝绿意的地方,只有星星点点的衰草在调戏着这片盐碱地,似乎是一个被岁月折磨成早有故去的尸骸,爬满了一些杂草,是安慰,还是嘲弄,我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我也不愿意去给盐碱地做一个让我凄怆的注脚。 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黑龙江癫痫好的医院哈尔滨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家荆州哪所医院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