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传统国学

  1996年  "娃儿啊,不哭啦,你哭的是不是这样啊,你看看外公“  外公皱着弯弯的眉毛,抓着拳头模仿我在眼角来回蹭动,“唔...唔...“看着外公 可爱的样子,噗嗤一声,我笑的鼻涕 眼泪都融合在了一起。抹去鼻涕眼泪的片刻,外公颤颤巍巍的把一包干脆面塞到我怀里。  这是外公最爱的面,他把它装在大大的旧皮箱放在最高最旧的柜顶。每次拿?a href='http://www.meiwen1314.com/zhuanti/jiazuowen.html' target='_blank'> 家阉么蟮木ⅰ?/div>  存在我小时候的 记忆不多,清晰记得的是 外婆外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次我都躲在某棵老 树下,看着炎炎夏日,佝偻的一对背影, 等待夕阳西下,伴随着乡间的炊烟袅袅,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们身后沿着悠悠曲径回家。  外公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可惜出生在平穷的的 乡村,没有多余的闲钱买他喜爱的乐器,在拼命干农活还吃不饱的年代,外公没有资本学习,好在学了些字,多多少少可以够生活用。外公喜好二胡,但是乡村僻壤,哪里有二胡,外公就从别人那里借到二胡,从选木材,削竹子,扎胡玄,一点一滴慢慢啄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二胡。此后外公一有空就静下来研究二胡,拉着不太准的音,反复磨合着玄,一研究就是个没完。几十年干农活过来的外婆不懂外公对音乐的追求,她觉得都七老八十了,还玩这些不实用的东西,种田种菜养猪养鸡才是填饱肚子,才是生活不可缺少的。这是他们两一直吵不完的矛盾,总会被我不小心看到外公固执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忧伤。  “娃儿啊,来跟外公拉二胡去~~”趁着着外婆出门,外公带着我去了新屋,那里有间他似乎可以与世隔绝,陶醉在自己音乐世界里的房间。外公知道一来拉二胡,外婆就会不高兴,所以他都是自己 一个人拉一个人听。所以每次外公去拉二胡,我都会跟上他,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听他拉,不专业的二胡响不出多好听的 声音,我也听不懂,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伴,给外公唯一的欣慰。“哆啦咪,1.2.3 do......"外公拉我在唱,不完美的旋律似乎可以因我们灿烂的笑容而弥补的美妙。  我佩服外公的不只是他对音乐对二胡的执着,还有他那双粗糙巧手,扁担,竹篮二胡,他都能弄出来,每次他开始编竹筐我都会坐在旁边看,藏蓝黑的西裤西服,高兴时候配的黑色礼帽,编织竹筐也能像拉二胡那么艺术。粗糙的双手打着 岁月流动的节拍,竹筐留下了沧桑的岁月痕迹.  后来,我被接回到城市,离开了外公外婆,学习占据了我的大部分 时间,每年过年才能回去看看他们,不变的是曾经外公亲手盖的屋子,改变的是屋檐下来回飞舞的燕子;不变的是炊烟袅袅,改变的是日复一日的夕阳。  2015 9月我出了车祸,外公外婆听说之后立刻打电话找我,躺在医院准备手术治疗的我,疼的不是伤口,疼的是心。我的疼痛远远不及你们在农作时受的伤,不及你们的艰辛,一辈子辛辛苦苦的你们没有喊累没有喊疼,却来关心享受在温室里的我。受伤没哭的我,在这时候变得无法 坚强,眼泪止不住的滑落。  2015 年尾听说外公生病了,我拜托舅舅给我发和外公视频,网络不好,只收的到小视频,视频里匆匆扫过外公,弱弱的外公躺在病床上像个无助的小孩,外婆边盖被子边说“没事的,吃的下,就没事了”舅舅是医生,看到视频里大家都在照顾,在 学校的我稍稍放心了。  2015 12月,我在学校接到了个电话,这是我这被子最不想接到的电话。外公走了......  “外公,你知道吗?我学了绘画,我可以给你写生头像了,肯定能帮你画好,画的 年轻帅气。  外公,你知道吗?我学了摄影,我可以给你照很多很多好看的照片,带上你的二胡,穿上你的西装,配上你的礼帽。  外公,你知道吗?我学了跳舞,等我回去我跳给你看,你一定会 喜欢  外公,外公,我听您拉二胡,咱们一起拉好不好?您记不记得您只教了我前面,后面还没教完呢......”  当我赶回去看到冰柜旁的亲人已经哭没了声音,我的视线停留在了那冰柜,瞬间,我嚎啕大哭,内心像被针扎了一样,我多想敲开冰柜,摇醒正在“熟睡”的您。  接着我猛的翻箱倒柜,泪水模糊了眼睛,我快看不清我要找的胡玄在哪里,我拼命的找,翻着外公用过的所有柜子,因为外婆说您走之前找不到新买的胡玄......  我不知道我用了对久,似乎耽误一秒就耽误了一世纪,终于我找到了,激动地抓住胡玄,挣扎的靠近外公,把胡玄放到他身边。  以后的以后我只能在记忆里与外公相见。  人走茶凉,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陕西看羊癫疯挂哪个科癫痫滨需要做什么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