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我的西安我的城_1

来源:西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诗句
破坏: 阅读:2583发表时间:2018-10-05 22:04:55

我的西安,我的城
  
  
   秦岭脚下,渭河之滨,坐落着一座四四方方的城。所谓,周之镐京,秦之咸阳,隋之大兴,唐之长安,民国之西京,今之西安。他是周秦汉唐十三朝的古都,它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中国人文历史的一张名片。八水环绕,万国来朝,雁去燕来,云卷云舒,我生于兹长于兹,是城墙根下大杂院里跑大的西安人。
   我生活在这座城里。我的家就在这城的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叫自由巷。抬头能看到古城墙。
   自由巷,你听听这名字,多时尚。巷在中山门,出门是解放路。不用说,这些,都是革命划过这个城市的遗痕。其实,这里曾是唐时的永兴坊,魏征的府邸就曾在这里。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太子建成而收魏征,倚为重臣。后,贞观十六年,魏征死,唐太宗李世民亲临吊唁,痛哭失声,并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这是一个一千四百多年前的故事。
   “钟鼓楼,钟鼓楼,半截戳在天里头”,这是平民嘴里的西安城;汉陵残照,唐垣明月,春雨古槐,秋风渭 水,这是文人笔下的长安城。
   古长安,我在书中读过。老西安是个什么样子?我没有记忆,在我老爸的话里是:“那时电线杆子栽在马路中间,人从钟楼底下过呢……”
   钟楼,城的中心,如今,车流环绕通行,夜里,流光溢彩,万紫千红。早了,我小时,我的印象是,城门外是大车店,出城不远就是麦田,沟沟壑壑的,大人们说是有狼,“哐当当,哐当当——”,大木轮的马车载着乡里人从城门洞子里进城,红漆剥落的大城门,厚重得……上有着数不清的锈铜的大泡钉。门洞里青石铺的路面留着深深的车辙,遗着马粪。乡下人进城,他们叫“逛西安省”。至今,我过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幽武汉癫痫病最好医院是哪个幽凉凉得和我的童年时的感觉仍是一样的,在城门洞里,我,不由得还要去粗粗地吼上一嗓子:“哦——”,听那嗡嗡声。现在,我的三岁的外孙麦稻也学我去喊……城门洞还在,那高大的门扇却不再了。
   西安已经变了。城圈子里都成了一块城中城了,寸土寸金,人拥车流,繁华嘈杂得“白居不易”啊。市政府北迁,火车站北移……过去说,看一个城的大小,火车站到城中心的距离该是这个城的半径,现在,北起泾渭河畔,南到秦岭北麓,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着彩妆,眼看它绿满城,一个全新的现代的城——国际化大都市在建。据说,国际大都市全国规划了三个,一个是北京,一个是上海,再就是西安了。如今,这城新的,出门,我都找不到了北,我这个老西安人却要问路……说起来怕人笑话,那日,就在市中心的大差市十字我竟迷了路。似乎,我在梦幻里穿越……
   三千三百年前,周人来了。“文王在沣河西岸建立丰京,武王在沣河东岸建立镐京……”。西安,出安定门,也就是现在的西城门,往西,有一条路叫丰镐路。
   两千二百年前,秦人从这里出发了,金戈铁马,横扫六国。“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阿房宫,在西安城北。“阿房”,音“兀邦”,关中土话“那边”。问:“王的新宫在哪儿?”你一指,说:“阿房。”
   城的东面,有个叫灞上的地方,“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如果,如果听了亚父范增的,如果那樊哙不带剑拥盾闯入军门,如果项王的鸿门宴得逞?汉?!所幸,历史没有如果。
   韩愈的“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他写给他侄孙韩湘子的,写在城的南边。
   那年……白居易十六岁,从江南到长安,带了诗文谒见当时的大名士顾况。顾况看了名字,开玩笑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但当翻开诗卷,读到诗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两句时,不禁连声赞赏说:“有才如此,居亦何难!”幸哉,先有白居易后有了《长恨歌》: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写尽了皇家的生离死别,恩怨情仇。不说爱与情,只说李隆基李三郎夺了儿子寿王李瑁的王妃,杨玉环成了皇的女人……公爹娶了儿媳妇,便也留给了后来的西安人争说“脏唐臭汉”饭后茶余的长吁短叹。无论怎样,环肥燕瘦,杨贵妃,却因《长恨歌》的一句“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变成了千百年来世人追思臆想的对象,甚至超越了历史的属性,化身为美的象征。
   西安,周秦汉唐以来经历过多少战乱,燃起过多少次烽火。西安城,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还记得站在骊山烽火台的那个女子吗?褒姒一笑戏诸侯,结果,历史上第一次“狼来了”,西戎攻破镐京,杀了周幽王,也掳走了褒姒,西周灭亡。镐京毁了,周平王被迫西迁洛阳。秦亡,项羽一把大火,大火三个月不灭,把秦朝苦心经营的帝王城烧成了一堆焦炭。东汉末年,西凉军李傕、郭汜兵犯长安,“关中地区二三年无复人迹”。唐,“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禄山率领十五万大军挥军南下,潼关失守,京城震动,唐玄宗仓皇出逃四川,长安城又一次被焚。再,黄巢起义攻陷长安,“杀人满街,血流成河,巢不能禁”,千年古都彻底得成了一片废墟……仅说近代,“二虎”守西安。在1926年,北洋军阀刘振华率十万镇嵩军围攻西安城,当时杨虎城和李虎臣两万兵马坚守城池,军民一心浴血奋战,直至冯玉祥率兵解围。6月初,城外小麦成熟,刘镇华为了断绝城里的粮源,焚毁了西安郊区十万多亩就要收获的麦子,一时间,“白天浓烟蔽日,入夜火光烛天。”八个月,城里战死饿死了四万多人。如今,西安革命公园里左右两冢和那方刻碑上的“生也千古,死也千古;功满三秦,怨满三秦”碑文,前一句写西安人民,后一句写杨虎城。也昭告天下:古长安,如今的西安,屡毁屡建,不屈不挠,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历史的尘埃落定。灰烬中,唯有不灭的是那些人名地名。
   我会常常在长安的地名里寻找西安。“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蛤蟆陵,多怪的一个地名,白居易写在《琵琶行》里。南门外宽敞处,董仲舒死后葬于此,汉武帝路过下马表示尊重,其实应叫“下马陵”,现在是曲江芙蓉园。“下”在陕西人口里音“哈”,“哈(下)马”,久而久之被讹传为“蛤蟆”。“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还是《琵琶行》。五陵原,却是唐长安城富豪们聚居的地方,多有官二代富二代,时称纨绔子弟,杜甫的《秋兴八首》就有诗曰:“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灞柳风雪、草堂烟雾、雁塔晨钟、曲江流饮、咸阳古渡……遗迹碑刻,墨痕纸头,记载着西安城的过去是多么的“曾阔过”。西安有个未央区,《诗经》“夜如何其?夜未央。”你看,如今,蓝关桥头雪仍在,未央区的长乐宫里依旧夜未央……
   我也常常会在西安的地名里寻找着古长安的身影。记忆里,我的长安城,沉淀在一个个古老的地名上:“书院门”“习武园”,“麦笕街”“骡马市”,“古迹岭”“柏树林”,“景龙池”“甜水井”,“双仁府”“七贤庄”,“长乐村”“安仁坊”,“韩森寨”“太白路”,“大皮院”“桥梓口”,“火烧壁”“白鹭湾”,“丈八沟”“辇止坡”,“鸡市拐”“洒金桥”,“西五台”“城隍庙”,“八仙庵”“慈恩寺”……也包括,我的巷子。自由巷已经被拆迁了多年了。
   但那窄窄的巷子里女人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从巷子口传来清脆的“梆梆邦”的声音,依旧回荡在耳间……那是卖“梆梆肉”的老汉,背着圆腰桶游走在巷口,手间敲着紫红色檀木梆子,他并不吆喝。我们馋,知道那桶里是油亮焦黄的熏猪肠、猪肝、猪肚……这一切,似乎并未远去。梆梆肉,是下酒的好菜哦!
   李白嗜酒。杜甫说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醉酒可是在西市?如今那里已重建当年盛唐的规制,楼台亭阁,雕梁画栋,飞檐叠势,廊桥飞虹……想当年李白长吟:“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垂袅风。披香殿前花始红,流芳发色绣户中……”。到了宋,惹得辛弃疾“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了。
   亲近我的西安城,我却更喜欢韩愈的那首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二月,春寒料峭,长安街上细小的春雨润滑如酥,近看没有绿色,远看草色青青……我深呼吸,我嗅到了唐时长安城早春的气息,陶醉于兹。
   昨日的长安,今天的西安,隔着千年相守着相望着,相互沁染着彼此……“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汉时张良重新设计建造了长安城。唐时的长安,城中有一百一十个里坊。方方一座城,城中多丽人……历史走到了明的西安,明朝西安府辖商、同、华、耀、乾、邠,六州三十一县,百里秦川,皇天后土,浩荡西风,朱元璋曾有过迁都西安的打算,却因太子朱标来西安做考察筹备时却病死在西安而作罢……如今的西安城的规制是明朝开国后的事,朱元璋的二儿子朱樉于洪武三年(1370年)被封秦王,洪武十一年(1378年),秦王就藩西安,外城郭,内王城,朱樉在荒废已久的唐都旧址上重建了西安城,缩小了许多,比如,唐时,兴庆宫、大雁塔、小雁塔曾是在城圈子里的。朋友,你现在在新城广场可以看到几段明秦王王宫内城墙的夯土,你可以看到明时的遗存钟楼、鼓楼、城隍庙,还有青砖砌就的巍峨的西安古城墙。一晃,六百四十年过去了……老树发芽,百废待兴。今天的西安城,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已经拓宽,沿着古城墙,护城河正在清淤、环城林带正在建着。湘子庙街的德福巷改造了,已成了茶馆酒吧咖啡店一条街,是白领们情侣们休闲消遣恋爱的好去处。洒金桥桥梓口的回坊小吃城游客们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比肩接踵。二马路拆迁了,那里阔出了个大明宫遗址公园。大雁塔北广场已有亚洲上最大的音乐喷泉。地铁正在延伸……
   “送你一个长安,一城文化,半城神仙……”,这是“2011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的官方主题曲。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秦人齐吼秦腔,端一碗粘面喜气洋洋,没撮辣子嘟嘟囔囔……”,这是老秦人的歌。虽俗,却热乎,热乎的如同一老碗刚出锅的羊肉泡馍。虽土,却实在,实在的如同生冷憎倔的陕西楞娃。
   你知道当年的唐长安城有多大吗?对,是汉长安城的2.4倍,明清北京城的1.3倍。古罗马城也只是它的五分之一。
   我的家就在这城。我的西安,我的城。
  
   备录:答读者问
  
   老笨:
   先生好文笔,将古今长安之胜表述无遗。还望先生多刊此类文章。另,现在西安城墙是明朝的,大儒董仲舒墓现位于南城墙内侧东仓门处,先生言董仲舒葬于南门外开阔处,是否可认为汉长安城的南城墙在明南城墙以北?顺问先生节日快乐!
   我的回复:
   朋友好!谢谢欣赏。关于董仲舒陵墓的问题,商务印书馆2001年修订的《辞源》称:“虾蟆陵,地名,在长安城东南,与曲江近,相传为董仲舒墓,门人过此皆下马,故称下马陵,后人音误为虾蟆陵。见唐李肇《国史补》。
   另:从事文史研究的西安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蒋纪新先生认真查究历代文献,提出:今天和平门里的下马陵,是明、清两代一群喜欢附庸风雅却又昏庸无知的官吏之所为,是“长官意志”的典型产物,是不折不扣的造假。
   祝朋友节日好!

共 4459 字 1 页 首页1
甘肃哪家治疗癫痫病 value="1" />转到